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胖兔子先生的長談

胖兔子先生的長談

早上
了不知道是007還是009所準備的法式吐司加鮮奶
是一種很特別的味道,或者說不算是一種特別的味道,
但是有一種從歐洲的某個田園醒過來的感覺
胖兔子先生在長沙發上坐下,我在他陷下的沙發邊找到一點空隙也跟著坐下

“小先生,”胖兔子先生緩緩的開口,嘴邊是喝了一圈白的鮮奶痕.
“真不好意思厚,我家麵包婆婆一直在忙阿!可能要一陣子在跟你談厚.”
“嗯”我點點頭.
“那麼,我可以談一些我的事情嗎?”胖兔子先生一邊摸摸肚子.
“可以阿,不過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先請教胖兔子先生.”
“就是阿,不曉得胖兔子先生是如何區分007跟009的呢?”

我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不知是009還是007的其中一位將胖兔子先生的盤子收走.
“噢,原來是這個小問題厚,其實很簡單阿,只要有就可以看得到了”
想不到胖兔子先生是性情中人阿,平常周星馳的電影看多了吧
“不知道胖兔子先生能不能說的明白一點呢?”
胖兔子先生摸了頭,將長長的耳朵了一下
“其實也沒麼拉,007是左撇子,009是右撇子,注意看就看得出來了厚”
“可是若是平時他們沒在作事情的時候呢,怎麼分辨出他們誰是誰?”
“小花先生,就跟你說要用心去看厚”
“當你仔細看的時候,就可以知道誰是左撇子,誰是右撇子厚”
胖兔子先生指著從他後方端一盤胡蘿蔔過來的一個說
“像這個就是009厚”
雖然胖兔子先生說了這麼多,我還是分不清他跟旁邊收東西的另一個差在哪


“小花先生,小花先生,我可以說我的事情了嗎?”
“嗯.好…好阿”沒想到我已經不知不覺的盯著007跟009看了很久
上的事情就是這樣,有的人看得很清楚,有的人卻永遠不知道對方是如何分辨的
“那我要說了厚,”說著點了一根胡蘿蔔煙,逕自地抽了起來
“小花先生該不會以為我打從一就在幫灰先生開車的吧?”
“那部漢堡車不是後來抽獎得到的嗎?”
“是阿,之前我是在開的厚”說著吐了一口煙圈,整間客廳都是胡蘿蔔的味道.
“可是我以前搭公車的時候都沒有看到胖兔子先生阿”
“那是因為我開的是很晚的公車厚”
“很晚的公車?”
“我都是在很晚的時候在陽明山開夜間車厚”
“也就是你們所說的幽靈公車厚”


我心裡想,幽靈公車需要開嗎?顧名思義幽靈公車應該是沒人開的吧?
“不過厚,我是待在控制室開的厚,開夜間車很悠閒,都不用跟車的厚!”
“我就是那個時候認識灰熊先生的厚”
“他是那時我們的小隊長,都是他幫我們排班的厚”
“不過也如你所見的厚,後來灰熊先生發達了厚,於是我們幾個人拿了一筆優渥的獎金,各奔東西了.只有我還跟著灰熊先生作事情厚.”
“那麼胖兔子先生為什麼要開夜間車呢?坐的人不是很少嗎?”
“這我就無從得知了厚,只知道灰熊先生是這樣吩咐的”
“雖然說偶爾也會有一兩個客人上車,不過我們幾個開車的弟兄最主要的心態是為灰熊先生辦事厚,有沒有客人上車不是重點厚,反正灰熊先生每個月還是照副我們豐厚的薪水,”說到這灰熊先生喝了一口牛奶繼續說


“其實我有時候在想厚,灰熊先生當初為什麼有財力經營這樣大的夜間公車公司呢?明明只有一點客源厚,不過不管怎麼說灰熊先生好像還是漸漸的發達了起來厚.”
我一邊注視007和009的動作,一邊漫不經心地聽胖兔子先生說.


就像所有小孩在聽自己爸爸當年的往事的時候,總是他快點結束
“不過工作雖然輕鬆,還是有一些事情要做的厚,譬如說….耶?小花先生,跟在你身邊的小姐怎麼不見了厚?”灰熊先生像是突然發現一般,眼睛從像鯨魚一樣咪咪的變得像多吃美味的荔枝一樣大.
“你說ㄚㄚ嗎?她吃完早餐之後說想去附近走走,應該一會就回來了吧!”
“厚,是這樣的厚,那我繼續說厚,剛剛說到哪裡?”胖兔子先生像一個老頭似的問著.
“說到還是有一些要做的事情,是什麼事情呢?”我裝作很有興趣的樣子,心裡想什麼時候麵包婆婆才要跟我談呢?
“就是每次有載到夜歸的客人的時候,我們都要一個一個向灰熊先生報告他們的長相和特徵厚.”
“為什麼呢?”我開始對胖兔子先生說的話有了一點興趣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