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じゃね ! 世界

じゃね ! 世界

我在台大一女舍餐廳的廁所看到了一張打掃清單。
上面寫著一排打掃的人簽名,其中有一排寫著「小梅」

「是怎樣接到這個工作的呢?」我說,一邊將眼前焗烤的起司用叉子挖起。

「忘記了。」他那一臉的表情像是不想提而不是忘記了,畢竟有誰會想掃廁所呢?

「不過總之我不是不想來這裡而來的,而是嘗試過多種工作之後才決定這工作的。」說完順了順剛離子燙完的頭髮,側著頭低下來麵。

「想必這工作一定有一些吸引你的地方吧,好比說薪水較高什麼的。」我一邊記錄著她說的話,一邊想著這樣年輕可愛得像一般地是怎樣面對這份工作呢?通常清理廁所的不都是歐巴桑嗎?

「並不是的。是我發現這樣可以避開很多事情,小花先生應該也有很多討厭的事吧?」她說,於是我想想我討厭什麼東西。

「就好像難吃的菜,還有辣得嚇人的辣椒一樣嗎?」我實在想不到別的。

「小花先生難道都沒有討厭的人或事嗎?」她筷子以一臉疑惑的表情。

「痾…正確的來說不能算沒有,雖然我一直自己能對大家都公平,或者嚐試每個人,不過後來才發現,有些人生下來某些個性就是讓人討厭的,即使想不討厭也難歐。不過……」西哩呼嚕講了一大堆,開始注意到自己有點離題,正想拉回正題時,小梅接著說

「不過還是有些你很討厭的人被大家喜歡或擁戴,或者你很喜歡的人被大家鄙棄吧?」他繼續吃著烏龍麵,夾起一塊魚板往嘴裡面送,咬了一半又將半塊泡回湯裡,看她吃東西的樣子完全不像一個打掃廁所的女工。

「或許吧。」腦海裡忽然浮現一些人影。

「事實上就是如此歐,這就是為什麼我選擇這份工作的原因。只要到簽到紙、馬桶、刷子跟鹽酸就好了,這些看起來冷冰冰或者甚至有危險的東西比起一些可怕的人類要來得多了,至少有的時候被鹽酸潑到還不會傷得那麼深。」
說完用餐巾紙擦擦嘴巴,戴起清潔用的塑膠紅白手套。

「謝謝你的招待,有空在聊吧。」她起身推著清潔工具車離開,長髮飄逸的背影很難令人聯想到她是個女工。

或許有些人就是特別喜歡傷人的心,說一些刺痛人心的話,或者說他們是以這個為樂的。

這也就是為什麼有另一些人都躲在的某些角落--儘管他們有著一些一般人沒有的能力。

這世界太窄,容不下太多好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