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2006年˙ 2月5日˙ 東尼瀧谷

2006年˙ 2月5日˙ 東尼瀧谷

我相信我說過,這世界上的就像搭環狀火車一樣,你不能期盼你愛的人一樣愛你,所以只能這份愛會有一天傳回你的肩膀上。

許多年過去了,我們之間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著感情過
許多事情變了,唯一不變的是,我們不是依賴著單方面的感情就是被單方面的感情所依賴,雖然還有一些人過著甜蜜的日子。

大家都長大了,身體裡面雖然都流著一部份相同的血,但是靈的出口早就已經朝向不同的地方;那些常出現的不常出現的偶爾出現的躲著不出現的,都像是河流裡面的十元銅幣,隨著的滾動漸漸地在改變它的質地。

妳說,漸漸失去了目標和意義;我說,我也不知道意義在哪裡。畢竟念了兩年哲學系也沒唸出個屁,就算唸懂了些什麼人家仍然覺得你是個…..嗯

不過至少我知道我不可能甘願於平淡的生活。

記得高一的上寫著:「人真是奇怪的動物,平淡久了想要熱鬧,熱鬧久了又嚮往平淡!」人就是醬,忙累了想,休息久了又會找事做──至少我是這樣。
現在的目標就是把現在過好,畢竟,能活到哪一天不知道。

看著你漸漸走上軌道,想想人生際遇真是神奇;而我們各自步向不同目標的不同道路,雖然不見得會有交集,但一路上想到你這個朋友,總有一股暖意從心底油然而生;想到我們在同一個天空下為這個世界的轉動而努力,幹起活來也覺得有人挺。

或許躲著的人,是因為生命中的無限滲透到我們以外的地方,待我們相遇之時,不知用什麼方式提起或述說,索性迴避掉這樣尷尬的可能性。
我相信這些人之中,有的在迷失,有的在蓋自己的象牙塔,但是這些卻是他們的意義和目標,或者對於目前的他們來說,這是最好的存活方式。

我也沒有過得好到哪去。嚴格的說起來,說不定以為自己方向正確的人卻正在迷路中──更何況我也不確定自己的方向是否正確。

難道回憶不重要了嗎?回憶對我來說是在重要也不過的東西,對東尼瀧谷也一樣。回憶將不只是回憶,我們藉由回憶檢視自己成長的足跡,只不過當我們重複踏上這些足跡,味道和溫度都不如往昔。

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斷地向前、向前。
──即使前面是巨大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