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兔子、口香糖與下午的捷運車廂

兔子、口香糖與下午的捷運車廂

遇見兔子是在某個寒冷的星期一,在木柵線的車廂裡。

自從開始騎車之後,搭捷運反而變成一種奢華的享受,於是在這悠閒的星期一下午就想搭一次久違的捷運,心想反正上完國文課就回家休息,坐車的時間還可以看看新買的「半生緣」,果然是個悠閒到會令人心虛的下午。

車廂裡也充滿著閒適的空氣,由於是下午兩點多,又是星期一,大部分的人都在公司或學校打瞌睡吧,動物園也休息,想想同一個時間的昨天的車廂會是多麼的擁擠呢?想著想著,隨意翻翻上的書,再望望車窗外灰暗的天空,感覺所存在的這個世界的一角需要什麼來彌補似的。

將視線拉回車廂內,這節車廂連同我共有4個人,因為是最後一節車廂,我總坐在靠車門邊有滅火器的位子,我的斜對面坐了一個中年婦女,普通到無法在普通的婦女,燙著庸俗的捲髮,穿著花的連衣裙失敗地掩飾不住突出的小腹,雙手交叉胸前,額頭45度朝下,像是沈睡的小五郎一般在打盹。

離我很遠的車廂左邊角落是一位穿著西裝筆挺的業務員,只可惜有小光頭和幾乎要被撐爆了的皮帶,手上在玩類似PDA的東西。車廂右邊也就是貼近車尾的座位上坐了一隻兔子,嘴裡正嚼著口香糖。

兔子似乎注意到我在看她,緩緩的向我走來,阿,正確的說應該是「跳」來,屁股上白色的小毛球也跟著跳動,然後到我身邊坐了下來。

「想必您就是小花先生吧?」她小心的摸摸屁股檢查看看是否有壓到她的尾巴。

「嗯。」雖然有些小驚訝但是比起一般人遇見陌生人卻叫出名字所應有的驚訝仍顯微不足道。當我想要問些什麼的時候,她從胸前吊帶褲口袋裡拿出「空氣波」口香糖,打開夾鏈袋示意要請我吃。

「不用了,謝謝。」我微笑地婉拒,大眾運輸規則裡面應該只有寫「人」不能在車廂內嚼食口香糖,沒有規定「兔子」吧,我猜。

「噢,真是可惜。我原本想跟小花先生分享我吃口香糖的心得呢!」她露出十分雀躍的表情,頭上長長的耳朵向我招手。
「嗯,沒關係啊,我聽妳說說看。」

不知道為什麼開始對這隻兔子產生興趣,她跟一般兔子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兩隻眼睛長在鼻子下面,沒有嘴巴(我懷疑她是怎麼說話的,甚至我又怎「知道」她在「嚼」口香糖呢),下巴有些像洗過衣物的毛球,兩隻手是水滴形狀的,腳也是,與其說像兔子的腳不如說像熊的腳。穿著白色的毛衣和色吊帶褲,感覺有點像聖誕節或節會放在櫥窗,搭配999朵玫瑰一起賣出的那種大型可愛艉l的玩偶。

「小花先生都是在什麼時候吃口香糖的呢?」兔子將水滴形狀的手拿來抓頭。

「不曉得耶,大概想吃的時候就吃吧。除非在不能吃的場合。」我試著提醒她車廂內不能吃,但顯然她沒有聽懂我話中的涵義。

「我通常吃完胡蘿蔔之後,都會吃口香糖噢。總覺得嘴裡有胡蘿蔔的味道講話不太好的樣子。或者有時候想吃點什麼東西,但是又很飽的時候,也會吃口香糖噢。」

「那麼現在是哪一種情況呢?」我意興闌珊的搭腔,她的話題好像有一點無趣…

「應該是後者噢。」她做出若有所思的樣子,繼續說。

「小花先生知道口香糖的後遺症嗎?」

「妳是說吃久了會肌肉酸痛嗎?」我個人的經驗是這樣的,想
當初高三唸書的時候2個月吃掉了將近20包的25粒裝「空氣
波」口香糖,後來吃到「烙ㄟˇ骸」去看了中醫推拿了好久到目前都還沒完全好。

「嗯阿。不過還有更嚴重的呢,小花先生。」雖然我從她的語氣當中聞不到一點嚴重的味道。

「吃口香糖口氣清新很舒服,但等到嚼到沒有味道的時候,連甜份都沒有,嚼起來就很乏味了啊。並且,還會不斷地吸收口水,等到最後把它吐掉時才在心裡想阿:當初要是早一點吐掉就好了!」說著說著又添了一顆口香糖到她的嘴裡。

「口香糖一開始總是不好咬的,可是咬到最後又會覺得太好咬了而失去繼續吃的興趣。吐掉之後緊接而來的是的空虛感噢,小花先生。」講到恐怖的空虛感時,兔子將她眼睛瞪得超大,像是說明她叔叔釣的魚有那麼大一條那種表情。

「那麼既然一開始就知道只有空虛感留下,為什麼還要吃呢?」我好像問了太難的,她只是一隻兔子。

「但是小花先生,有什麼東西是帶來快感後又沒有空虛感的遺留的呢?」

我頓時像是被籃球架倒下來打到頭一樣的清醒。好像都是這樣活的阿。在最困苦的時候做得最開心,輕鬆了之後就顯得乏味與倦怠了阿。

「或許吧。」我只能這樣回答。
「妳要去哪裡呢?」我轉移話題。
「動物園阿。我是兔子噢。」她像是理所當然的回答。
「那麼你呢,小花先生?」

「我要去學校。」不過我怎麼不知道動物園裡面有養兔子?兔子的存在性應該是跟狗一樣吧,算是寵物的一種,不像是動物園裡面會展覽的動物。

「我以為小花先生要去植物園呢。哈哈,不好意思講了一個冷笑話。」雖然她表情是一副裝笨的樣子,不過真的是有一種讓人受不了的可愛。

「那麼,我要下車摟小花先生。今天能遇到您真開心。有空要來動物園找我聊天噢!」我目送她直到車門關起來,她蹦蹦跳跳地跳下我視線遠處的樓梯。

然後我發現了兩件事情,一是除了我之外車上的人跟走出車廂的乘客似乎都沒發現她的樣子。二是從她下車之後我就一直覺得不對勁的地方……

我應該跟她同一站下車的……

只可惜後來我去動物園,所謂的「兔子區」也只有幾隻黑兔子

乾八八的睜著紅眼睛瞪我看,根本沒有那天我看到的那隻,眼睛長在鼻子下面的灰色兔兔。

不過,到底有什麼東西是帶來快感後又沒有空虛感的遺留的呢?

我到現在還在想這個問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