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排山倒海而來的兔子

排山倒海而來的兔子

我以為,某方面的人生已經走向了終點。如同在湖上殞落了最後一片碎片一般,靜悄悄地,無聲的消失自平行世界的夾層中。

我以為,當我理解到Uncoupling的意義,對於愛情這一塊的潮起潮落,能有一個適當的句點。

我以為,世界上的兔子只擅長悄悄地消失不擅長悄悄地出現。

世界上就是充滿了太多的我以為,宇宙和藍天才會看起來如此狹小。

「一定要來呦~」可以兔子露出門牙微笑,伸出食指叮嚀我的樣子。

或許是因為已經三週都找不著兔子,老天爺才眷顧我,讓兔子打這通電話來。

金曜日,太陽卻躲入雲中。我忍著睡眼惺忪,到小公園赴兔子之約。

「我無法忍受人家遲到唷。」兔子一邊鼓著嘴一邊說,臉頰紅通通的像是鬍鬚都要被染紅似的,身上穿的蘋果綠的連帽外套,看起來像膨脹好多倍。

不過看到我來了,似乎還是很開心的樣子。

在公園旁地信步走了一會兒,兔子伸出水滴狀的,摸摸自己頭上白色長長的耳朵,耳洞裡粉紅色的漸層像是剛開的花瓣一樣,散發出淡淡地香氣。終於,她在一棵桂樹前放慢腳步,將手掌交抱在胸前,緩緩地說:

「但是,如果是小花君的話,我想,我多多少少還是可以忍受唷。我是說多多少少唷。太常遲到的話,我就不理你了。」兔子把頭歪到一邊,假裝生氣的樣子,煞是可愛。

「已經好久沒見面了阿。」我想把話題作一個漂亮的開啟,沒想到用了相當庸俗的句子。

樹上傳來像是蟬的叫聲,究竟為何在冬天也有蟬叫我一點也不清楚,或許只是雪人躲在樹上學著蟬叫也不一定,他可能有種聖誕節已經結束了的空虛感吧。

「說起來也真的是相當久唷,上次跟小花君見面,是在寒冷冒著白霧下著細雨的冬天吧。那時小花君盯著我搖晃的毛球尾巴看唷,很驚訝我竟然知道吧。」兔子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兩隻圓手撐著下巴,抬著頭以望星星的姿勢向站著的我說。

「作為一隻兔子,這樣的敏感度也是有的唷。」看著兔子骨碌碌的眼睛,就有一種「她什麼都看穿了」的錯覺。不過,某種程度上,我認為就算被她看穿也無仿吧,畢竟是一隻兔子阿。

「這段去做了什麼呢?」我踢起地上的小石頭,它不均勻地翻滾到馬路中央,跌入修路工人剛挖好的洞中。太陽從雲的縫隙中露出臉來。

「做各種事情唷。打工,讀書,種胡蘿蔔,以及研究螞蟻唷。」說到研究螞蟻時,兔子眼神一下子像五點的街燈亮了起來。

「研究螞蟻?」

「恩唷,雖然不是什麼了不得的研究,但實際做起來卻相當有趣唷。」兔子將一雙水滴狀的腳來回地踢,相當愉快的說著。

「有時候,我會蹲在蘿蔔坑旁邊看一整個下午的螞蟻,蹲到這雙圓圓的腳都沒有知覺了,還是捨不得離開唷,小花君知道這種感覺嗎?」說著便揉揉她的膝蓋,雖然我不太清楚她的膝蓋究竟是以什麼當作分界,不過無論如何她所觸碰的是類似膝蓋一般的位置。

「我想,我可能知道。」這完全是一句謊話。

「螞蟻辛勤地工作,也勇敢的談唷。大部分的螞蟻都是以他們的母蟻后為對象,但少部分的螞蟻選擇跟一些沒沒無聞的少女蟻在一起唷。但是,通常要面臨嚴重的阿。每天從白天忙到深夜,連休息的時間都已經很少了,那些勇敢得少工蟻還會拖著沉重的步伐,到少女蟻的窗欄前,替她們送唷。你不覺得很嗎?」

「嗯。挺有趣的。」其實,我已經聽到要睡著了,只好拿出空氣波,勉強塞入嘴中,露出感興趣的表情。天空漸漸變灰,暗了下來。

「只是唷,少女蟻們是一種困難的存在唷。因為有為數不少追求他們的少工蟻,所以她們的心常常難以固定唷,或者說,她們根本沒有心也不一定。『我也想要維持長久一點的關係喔!』有一隻少女蟻在搬運裝水容器回家的路上曾經這樣跟我說。似乎她們沒有辦法達到這樣的程度的樣子,她們也相當苦惱,真的唷。」

「心是很難掌控的阿!」我像是法師開示似的,倏地說出這句話,兔子也被我突如其來的結論嚇了一跳。

「但是,她們不是掌不掌控的問題唷,說不定是她們根本沒有吶!」兔子雙手激動地槌著大腿,我一度擔心她的膝會因此被壓扁。

「小花君,你有心嗎?」兔子歪著頭,相當認真的問我這個問題。

「我不知道。不過,我想先上廁所阿。」於是我起身想走進公園骯髒的廁所,兔子坐在原先的長椅上,望著我遠去的身影。松鼠從樹上瞬間躍下,在我面前穿過步道,爬上另一棵樹,然後左顧右盼了一下。

廁所裡彌漫著比預期更難聞的氣味,唯二的小便池卻又排滿了人。突然,手機響了,那震動的幅度,像是要把我身體裡面什麼即將死寂的開關活化似的。

「要等你嗎?」那頭傳來無表情的聲音。但這聲音卻清澈的如同葉端上的水滴,一點斗大地滴入我湖心。

真要命,我想。

「嗯…你等我一下好了。我馬上好。」一鼓暖流從我心底竄升,我以最快的速度上完廁所,洗完手,便衝出廁所。沒有天會塌下來的一天,除非你閉上眼睛,心裡突然響起這樣的聲音。

當我回到石長椅前,兔子正在看椅子裂縫裡爬行的螞蟻。

「小花君,你回來了唷!」兔子抬起頭,洋溢著像是全世界的陽光都聚在她臉上的笑容。

於是我與她在公園看了一下午的螞蟻。

的是,還是沒能找到她所謂的少女蟻的心。

我也希望能有心唷。我試著學兔子的聲音說。

只是我更希望知道,兔子是不是也存在著心呢?

p.s.這裡,有兩隻兔子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