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跨年那天.我記得小八說我弟的馬子比小毒正

我是多久沒有好好照顧我弟了呢?
或者我好像都沒盡一個該盡的責任
從小他就比我懂事比我會看大人臉色
讓我以為他根本就不需要我關心就能把事情處理好的樣子

“哥,我覺得你可以去開個什麼萬事通公司之類的”
“哥,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很廢耶!”
“哥,你猜這場是達欣會贏還是裕隆會贏?”
“哥,你可以算得出我要不要考2次基測嗎?”
“哥,我覺得小時候的你跟現在的你是2個人耶.以前那個胖子離家出走之後來了一個瘦子住到我們家,你的個也因此很多耶.”

不管發生什麼事,對我的或好或壞,責備或建議,聊天或是問題
他總是沒放棄叫我一聲”哥”
—儘管我有時很自私,有時把家事都丟給他
有時把阿公帶回來的特產什麼的都塞給他吃
亂拿他的東西
亂穿他的衣服

可是我完全是巨蟹座的相反,一直把家庭放在所有事情的最末端
“難道你的世界只有愛情,?”某個gloomy的星期一深夜媽媽這樣跟我說

我想我幾乎很少叫他”弟”大部分的都是直接叫他”凱”
然後使喚他去幫我做些什麼

“哥,要不要一起去打球?”
儘管我常常拒絕說我要,他每次去打的時候總會邀我

我學生說,愛情是空氣,親情是血液
我不相信
但是我或許會漸漸相信吧

“哥,我有時候會覺得人際的交往真的很累耶…越長大才越是知道人心險惡”
“恩.好啦不要吵了我要睡了.”

我想我畢生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曾珍惜擁有的什麼

反正所有的東西都會像一般流逝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