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世界烏鴉和影印貓

世界烏鴉和影印貓

委-屋子裡面出現羊男,似乎是這一個月來的事情.
不過對於那是不是羊男本身我恐怕不是很清楚,就像是帶著蛙鏡在霧裡游泳一樣.今天我在煮義大利麵的時候,又發現了它的蹤影.該怎麼說呢,有時候會覺得那種感覺未免太鮮明了,而那鮮明到底什麼是的,又什麼地方是我的力作出來呢?

我只好無可救藥的來到灰雄先生的家.

委-請問灰雄先生在嗎?
兔-哀呀,你是誰?
委-哀呀,你是誰?
兔-你不可以模仿人家澳
委-你不可以模仿人家澳

灰-(出現)羊男對你的是什麼呢?一切阿!一切的一切!你的身體你的記憶你的軟弱你的矛盾.羊男最這些東西了.這傢伙有好多觸手,伸進你的耳洞啦.鼻孔阿.像用吸管一樣地把你吸乾.

羊-我也不想待在這裡.不過自從直子死了以後,我中的什麼就像窗外的風景一樣一點一點的錯開了.(說完推灰一下)

灰-(倒地)其實我早就知道,死並不是生的對極存在,死是本來就包含在我這個存在當中了.生命的在於作一個讓人懷念的人.請你們永遠不要忘記我.記得我曾經存在過.

兔-烏鴉告訴我,我是最強悍的15歲少年(拿出相機拍照)(羊死)
在這中真正害怕的,不是恐怖本身.恐怖確實在那裡,以各種形式出現,有時候壓倒我們的存在.

委-但最可怕的是,背對著那恐怖,閉起眼睛(閉眼轉身)
結果我們把自己內最重要的東西,讓渡給了什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