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寧靜碰觸體驗 」 202210 DAY2

「寧靜碰觸體驗 」 202210 DAY2

體驗 」DAY2

今天的開展很扯,早上參加 # 的課程時竟然大遲到!
一到教室,大家正在分享昨天的一些感覺和想法,阿努問我為什麼這麼晚來,昨天睡的很好,醒來的時候才發現今天要上課。大家笑翻!

雖然錯過了大家正在進行的事情,不過我旁邊的夥伴很好,跟我補充了剛剛大家在做什麼,有一個人記得你並且在乎你的感覺真的蠻棒的。

有一個夥伴分享了有關於死亡的恐懼,他覺得自己隔了這麼久的時間去練習,還是無法面對死亡這個議題,一邊說的時候一邊落淚。其實我們現場沒有人知道他發生什麼事情了,但很特別的是,可以從他的眼淚還有肢體動作當中,感覺到他那一份無助。

結束了一輪分享之後,阿努用一個緩慢的步調,帶我們開始今天的活動。
早上進行的第一個活動是:「說說你的渴望是什麼?你想要什麼?盡量運用你的想像力,打開你頭腦裡面的『蓋子』。」

阿努邀請我們四個人一組,圍成圓圈坐在一起,手和手之間互相緊握(我覺得這個是關鍵!),在分享的時候大家都沒有把手放開,就連笑的時候,都是前後傾倒而且手還是握著。感覺有點像是,你的夢想有一個人支持的感覺。每一組分享的氣氛不一樣。

我們這一組很歡樂,因為有兩個男生(也是唯二的兩個男生),對面的男生先說「他想要全世界的女生都跟他做愛!」說完之後立刻很害羞,但很快地,他旁邊的女生也接著說:「我也希望我可以跟很多男生發生親密關係。」(這個女孩講的比較含蓄一點),事情都發展到這個階段了,我想到《欲罷不能》裡面的橋段,我說:「我想要可以在一個很美麗的海灘,有很好的身材,不會宿醉的體質,還有和各式各樣不同的俊男美女,一起度過歡樂的幾個月!」 


中午吃飯的時候,耳聞到隔壁組別分享,大家互相擁抱起來一起哭,但好玩的是他們並不是真的分享到什麼深刻的原生家庭的創傷,而是透過肢體接觸感覺到心裡面有一塊地方,連接到的某一個部位,然後一直以來虧待了這個部位,產生了憐憫、心疼的感覺:「原來,我忽視你好久好久了,對不起,這些日子以來讓你受苦了。」

早上分享自己難以面對死亡的那個女孩,在活動結束前也跟大家談到:「我發現如果把自己困在那個悲傷的情緒裡面,就會走不出來,但我好喜歡老師早上帶的那個練習,很快的就跟大家笑在一起,重新聚焦在『我想要的事情』上面。」    

中午吃飯之前,終於忍不住去詢問我右手邊的女孩:「你是Pipi嗎?」然後她也回應我:「有啊我昨天有說。」原來我昨天都在睡覺(冏),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她說她是誰。

我觀察到,包含她在內,大家在課程當中都會不斷地摸自己的身體,可能是鎖骨、脖子、肩膀還有各個不同的部位,好像在疼惜那個地方一樣,一邊上課,一邊安撫自己的身體。
不過,我自己的感覺是,好像怎麼做都找不到一個適當的「位置」,所以腳一直覺得很不舒服,坐立難安——這件事情,阿努在課程結束之前給了我一個當頭棒喝(可以看到最後)。

課程場景

   

▍學姊的故事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覺得很幸運能夠和大家一起到附近的一間巷弄間小店 #TheShed 吃飯,看看彼此之間都沒有約好,只是不約而同在那裡遇見。一邊吃飯,一邊討論著這兩天的課程感覺。我之所以說很幸運,是因為遇到了一個上了阿努老師很多次課,還通過了很多階段訓練的同學(應該算是學姐),我抓著她一直問問題,她也很慷慨的回答。

「我覺得老師教的技巧其實蠻少的,我一開始想要模仿老師的方式去做,但後來發現根本做不出來。如果是去外面學芳療油壓之類的,是不是可以獲得更多東西?」我說。

「可能每個人對這個課程的喜愛不一樣。我也是一個很喜歡用頭腦的人,所以在課堂上也會不斷地問老師、整理,我發現這個課程如果真的要講『流程跟技法』的話的確相對貧乏,所以如果你想要追求知識性的內容,或許就像你說的去上其他的課會比較有幫助。但我覺得重點在於老師每一次的『探問』,都會讓你不得不去面對疼痛(身體)、還有疼痛後面牽連的生命議題。比方說,剛剛上課老師邀請我去做示範,他是故意的!他明明知道我對脖子的碰觸有很多抗拒,但他還是邀請我。可是跟著老師這些課堂下來,我也慢慢覺得稍微好一點點了。」她很真誠地說。

原來她小時候的個人經驗,讓她對脖子的碰觸非常害怕,即便是親密伴侶,也幾乎是一碰到就會有反射反應想推開對方。
  

開始接觸寧靜碰觸之後,一開始她也是尖叫嘶吼。「我那時候根本就像是個瘋子一樣,歇斯底里,其他人只是輕輕觸碰我一下下,我就整個抓狂!」但隨著課程的練習,在夥伴的安慰和陪伴、以及允許「什麼都不做」的情況下,慢慢每次每次跨出了一點點。

聽她分享才了解,原來她從年輕的創傷事件後,就開始踏上這條自我旅程,其實內在一直有某個部分想要治癒這一塊,但是又有非常多的恐懼。她感覺內心有一股力量,想要好起來、越過恐懼,但又很害怕,所以形成一種拉扯。在這次課堂當中,這個拉扯稍微有一些鬆開,雖然在課堂上當模特兒的時候,她還是有一些緊張,但結束之後,她覺得自己是開心的、有種來自心底的喜悅。

「我覺得最困難的地方是怎麼拿捏那個界線?怎麼知道哪裡可以碰觸,哪裡不可以碰觸?」我問了她一個這兩天很困惑我的問題。

「這裡有兩個要點,第一個是意圖。當你圖謀不軌的時候,你的意圖會從手指傳遞給對方,而當你全心全意在現場的時候,其實對方也可以感覺到你的愛,是不帶有性慾的那種愛;第二個是,你可以開口詢問對方。在課程當中,老師也會不斷地鼓勵我們,把自己的感覺和需求表達出來。」此時我才赫然驚覺,原來寧靜碰觸的「寧靜」,不是說在過程當中不可以講話,反而是要透過溝通,才知道對方現在想要什麼,去到哪裡了(如果你的手指不夠敏感的話)。

這裡的「寧靜」,指的是透過碰觸讓心靈抵達一個寧靜的地方。

可惡,還好今天有跟大家來吃咖喱飯,不然我就整個誤解這件事情的意義了,我都不敢開口詢問。

 

阿努示範的要領

▍今天的練習  

講了那麼多別人的故事,換我來講講自己了。

今天只有做一個練習就是上半身肩頸一直到胸部緣的按摩,兩個人交換做,每一個人執行一個小時。過程當中需要把手伸到鎖骨再往下一點點的位置,還有胸口的部分,跟我一組的夥伴把衣服脫下來,用毛巾蓋起來,我覺得經過昨天以後什麼大風大浪我都不怕了。一開始的時候我不太知道要如何拿捏力道,對方會跟我溝通他想要的力道,然後我不小心把人家眼皮翻起來,他也會跟我說。慢慢地,好像找到我們兩個之間的節奏,然後他就進入半睡半醒之間。從胸部的上緣、側緣、腋下、手臂,肩頸、頭部,我覺得彼此可以信任的感覺好好,過程裡面有一種感覺是:「Fusion」(想不到一個比較好的中文字來描述)

結束的時候,夥伴跟我分享:「你根本都亂來,沒有按照老師說的做。不過,整個過程當中我很舒服。」我心想可是瑞凡我也想要按照老師說得做啊,老師在示範的時候我還很認真做了筆記,一邊左顧右盼同學怎麼弄,但後來我發現知易行難,根本執行不出來,所以最後才聽從自己手指的感覺。幸好結果還算不錯。

下午換我被我的夥伴按,我沒有什麼感覺幾乎都在睡覺,覺得很舒服,有點像催眠的感受。對方的手很溫柔,到現在我的脖子上面還有他手指的溫度。結束之後他跟我分享:「我覺得給予他人碰觸的時候,好像也在幫自己碰觸。就像老師昨天說的一樣,給予之後比接收的人還要舒服。」

 

互相按摩、體驗的練習

▍療癒如何發生

結束之前有將近一個小時的討論。我蠻喜歡這樣子的課程安排,停頓、休息、討論的時間很長,實際操作的過程也很長,不會讓你有一種填鴨式的教學的感覺。

阿努講了一大段內容回饋同學們,我這裡稍微整理一下大概是這個意思:「很多人問我,療癒是如何發生的?我也想問大家(停頓很久,Pipi跟阿努比了一個愛心),沒錯,療癒產生在愛裡面,產生在『你的感覺被感覺到』,當你願意和那個感受在一起,原本被卡住的某一個門就會被打開了,然後在你心裡面的那些東西,就得以被釋放出來。我們每一次的碰觸,就是在製造這樣子的一種機會和魔法。」

Pipi和大家分享了她的「魔法」,她說,下午在被碰觸的過程當中,夥伴反應到她的鎖骨下方有一條肌肉很緊,此時她才感覺到,原來自己強迫這條肌肉已經好久好久的時間了,然後她覺得很傷心,有一股悲傷湧現出來,覺得自己竟然這麼長的時間沒有注意到自己是如何忽視身體的感覺,於是,她的夥伴跟她說:「我可以從外面幫忙你,但你也要從裡面支持你自己。

於是他們就開始了裡應外合的「魔法」,她的夥伴在外面協助她,她自己也從心裡面去感受和疼惜胸口的肌肉。很神奇的是,這條肌肉在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感覺到被釋放的感受。

Pipi和我

▍永遠「不在」的我

大家感覺有很多的體會,可是麻瓜如我,都沒什麼感覺。

所以我問了一個問題:「老師你說要用手去感受對方的肌肉鬆緊,去接觸對方的情緒。可是我的手指沒有耳朵,聽不見對方的感受,該怎麼辦?」
  

阿努問了我一個問題:「我觀察這兩天你的坐姿,你大部分的時間都不在線上(check out)。許多時候你都沒有在現場,不是在放空,就是在睡覺。你的身體太疲倦了,或者是你的大腦抗拒和自己做連結。」

我說:「對啊,我知道,但要怎麼重新找回這個連結呢?」

「你什麼時候會感覺到快樂?」阿努問我,我竟然一下子回答不出來。吃東西、做愛⋯⋯完了好像都不會。

正當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阿努說:「我覺得你今天在畫畫的時候,感覺很投入,有快樂的感受。是嗎?」天哪,老師竟然有觀察我在畫畫(其實是在做筆記,因為保護大家的隱私,現場不拍照),然後我這也才知道,原來其實我也有快樂的時候,只是我沒有發現而已。

接著,阿努帶領我從這個小小的事件開始,開始拓展到我這兩天在進行工作坊的時候,和其他人互動有沒有一些開心的片刻,最終挑戰了「我大概很難感覺到快樂」這樣子的標籤,並且邀請現場的大家,離開教室之後,讓自己時時刻刻都處在「臨在」(being present)的狀態。

最後,阿努和大家所牽手牽起來,然後說今天是他最後一天在台灣的課程,下次見面可能就是半年以後了,還要飛到西班牙旁邊的小島上面,然後大家彼此擁抱、告別,有些夥伴還哭了。
走之前,我抱了今天跟我工作的夥伴,謝謝他信任我,也謝謝他給我的療癒。

「痛苦,是沒有被活出來的喜悅」臨走前老師送給我們,也送給大家,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搜尋 #活活聚落 #寧靜碰觸 。

願我們都能活在當下,與身體同在。

和阿努擁抱的合照

和阿努擁抱的合照

活活聚落ESSENTIAL LIVING

https://www.esliving.org/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二段172巷5弄2號1樓
+886-2-2737-1395

每週二至週日(週一公休)
營業時間  11:00~20:00

info@esliving.org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