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海苔熊手寫 » 害怕不被需要?先從身邊找到與他人連結

害怕不被需要?先從身邊找到與他人連結

「頻繁換工作的人常常是難以被理解的。」—— 浪人食堂

很多勵志的書籍都跟你說,其實你有選擇(好啦我也說過),但更精確來說是,我們所擁有的是「有限的選擇」,更具體的來說就是:你的選擇,就是你擁有的社會資源的組合。

這句話聽起來很難懂,我來講一個小故事。

被童年耽誤的一生?

阿彰在12歲的時候被父親性騷擾(父親在洗澡的時候叫他過來幫他O),還發生了很多令人感到難過的事,母親知道了之後只說了一句「你不要亂講話,你爸不是那樣的人」他從那天開始對人的信任感到崩解,兩個應該是自己最親近的人,一個深深地傷害了他,一個完全不相信他。他不知道以後他還可以相信誰。他也不敢跟同學說,因為他知道就算是說出去了,也只是會被笑而已。

後來,為了逃離父親,國中畢業之後就到高雄打工,先從飲料店「快可立」開始做起,那時候珍珠奶茶、泡沫紅茶開始流行,可是那些父親對他做過的事情,在腦袋裡面常常會像幽魂一樣不知不覺地跑出來,除了晚上睡不好之外,白天還會聽到很多聲音,沒辦法專心工作,也無法集中注意力。上工的第一天,店長就拿拳頭請他「甲芭樂!」,從他頭上重重地尻下去,然後丟了一句話給她:「你怎麼那麼笨啊?你知道嗎,這裡沒有人有義務要教你!沒辦法適應的話就滾回家去!」那時候阿彰內心除了之外(害怕真的會丟了工作),還有一種很深很深的傷心——可是我沒有家可以回去了。

後來,因為還沒有成年,陸陸續續只能夠打很多黑工,幸好體力還不錯,所以粗工、臨時工、搬磚頭、水泥這種體力活,他都勉強可以做一點,可是一些需要技術、需要有人教的工作,他不敢開口也不敢問,因為內心有一個很強大的,對於男性的恐懼。別人都跟他說「你還年輕,你可以多學」,但他總是會在腦袋裡面不斷出現一些聲音包括:「你怎麼可能學得會、你就是個沒用的笨蛋!」、「沒有用啦,我生你不如生一顆屎!」、「算了吧,你這個腦袋怎麼教都教不會,你就只配幫我O!」

通常我聽到這裡,就會建議去做心理治療,把心裡面那個壓著很久沒有處理的傷口,好好拿出來看一看,但是這裡有個現實的問題——金錢。他說當時他已經滿20歲了,跟家裡面基本上都沒有聯絡,「好手好腳」根本不適用於任何的身分或補助,過去發生的那些事情,沒有證據也不可能提告。在長期都睡不好的情況下,工作也都沒有效率、更不用提那個破碎的、完全稱不上「履歷」」的東西⋯⋯之後還被詐騙,身分證拿去被當人頭,只為了那天能夠有一頓飯吃(好像拿到一兩千塊);在工作的時候被霸凌,同事在他的飲料裡面加了一些奇怪的東西,說是要讓他這個「臭耳聾 」(tshàu-hī-lâng,聽不懂人家講話的人)、什麼都學不會的笨蛋,「喝完這杯看會不會變聰明!」;流落街頭,開始接觸酒精之後,就陷入萬劫不復的循環⋯⋯

「有次去看醫生,有幫我開睡覺藥,我覺得有睡好一點,可是我跟醫生說我心裡面有一些講不出來的東西很難過,醫生說要幫我轉心理治療,我問了價錢之後、就再也沒去那間診所了。醫生人很好,但是我一個禮拜只有$600可以用,工作不穩定,我也不知道下個月的錢會在哪裡。每天都覺得自己像寄生蟲,覺得這個社會上根本不需要我。」

阿彰說,然後從塑膠袋裡面拿出他不知道用多久的特大礦泉水寶特瓶,原來為了省下喝水的錢,他每天都拿這個瓶子到捷運站裡面去裝水。歷經滄桑的臉龐,留下的不只是歲月的痕跡,還有許多不願意也不想要的回憶。

「你說這個社會上,還有誰會要我?」他說,我那時候聽了其實非常、非常難過,可是又不能夠做什麼,畢竟我只是一個過境千帆的、到圖書館演講的講師,偶然聽到他的故事1,我所能做的只是把他的故事寫下來而已。

的感覺

「你說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會要我?」

你心裡面曾經有過類似的問句嗎?這句話雖然是問句,但它背後真正的意思可能是下面兩個句子的組合:

  • 自我認同:「像我這麼糟糕的人,應該不會有人要我吧。」
  • 內在渴望:「我多麼希望我是某個人心中那個重要、被需要的人。」

謝謝你願意看到這裡,通常寫到這裡就會又老生常談的跟大家說:「所以我們要的陰影,看見內心的渴望,然後成為第一個先『要』自己的人噢!」就像是動畫 國王排名-王様ランキング 當中 的影子卡克,看見波吉如此努力和戴達戰鬥,成為第一個支持他的人一樣。你也可以當第一個支持自己的人。

在動畫《國王排名》中,影子一族卡克(左)成為支持主角波吉(右)的第一人

「誒你們這些搞心理學的,是不是都喜歡講這麼虛幻的話?生活遇到什麼困難,就要他們調整心態、然後只要他們過得很悲慘就說是跟有關。你有沒有真正站在他們的立場想過?如果你每一天都在為隔天有沒有飯吃感到、都在想著今天晚上自己睡的地方會不會被別人睡走、而且每分每秒都在想著自己沒有價值,你最需要的是什麼?」阿偉說。我發現如果是我的話,其實我只需要一個可以「包容我」的地方。我知道有個地方我可以去、有個地方不會趕我走、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站在我這邊,這樣就好了。

「靠腰,阿你是不用吃飯噢?做仙?」也對,傷心難過自我懷疑是每天的必經,但飯也好像還是要吃。

「很多事情吃飽之後就不會煩惱了。像我每次打法環死了之後,就會吃一包,結果下一場王就乖乖了,乖乖地再把我打死⋯⋯」然後我開始跟他爭辯,有些事情就算是「吃飽了」也不會好,可能只是感到更空虛而已。

「那是因為你沒有在別人的生命裡扮演重要的位置。所以你會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將隨時都可以跟這個世界斷開關係。幾年前我的時候開始做外送,每次每個單送完的時候都會想著:『好啦這一筆送完我就去O,找一部大卡車直接撞上去』,但不是找不到大卡車,就是找到大卡車的時候,下一筆訂單又進來。睡覺前看著這一張又一張的訂單,突然覺得好像人生有一點點意義。因為我的努力又養活了一個家庭。」

阿偉說了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在我認識他之前,他曾經有一段非常,三餐都要吃藥的日子。那時候他連養活自己都有困難,更不用說去做心理治療,不過靠著當時的男友們陪伴、逐水草而居的日子,勉強從經濟困窘的活過來。

成為支持波吉的卡克

回到一開始所說的選擇。我不知道阿彰後來怎麼樣了,但就我所知阿偉跟阿彰有一個很大的差別:社會支持系統。

當然,他們過去的經歷很不同,在生命谷底的那種痛苦的感覺也不一樣,但在阿彰的時候,沒有人可以陪伴他,只能夠仰賴酒精過「勉強還可以過」的日子;不過阿偉(可能因為他結實的胸肌還有人魚線),至少身邊有可以接住他的那些朋友、男友們,他才可以一邊存錢,最後能在台北付得起每個月的租金(然後在PS5還沒有漲價之前就入手,可惡!)

你跟我也是一樣,你現在的每一天其實是過往的經驗、回憶、努力、天生的資質、你身邊的朋友、支持系統,組合而成,而每天每天,你也在這些組合當中做出選擇。所以,如果你是最近過得很辛苦的人,可以試試看做這兩件事情:

  • 先把自己餵飽,心靈再空虛也還是要吃飯
  • 找到與人的連結,就算是很小的奉獻也好

而且,你也可以成為其他波吉們背後那個一直支持他的卡克,幫助許多像是阿彰一樣,缺乏社會支持網絡的人,給他們一個地方,讓他們可以好好吃飯,讓他們感覺到「還有人需要他們。」

「你覺得自己過得沒有價值,是因為你沒有在其他人的生命裡,扮演一個重要的位置。試著從一件小事情,找到自己的位置,價值就會慢慢長出來。」我在語音輸入這句話的時候,阿偉尻了我一個芭樂:「靠腰咧,甲崩了啦!」

#支持福喜小客廳

註腳

  1. 故事經當事人同意之後修改改編而成。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