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安全帽與不可觸及

安全帽與不可觸及

走出師大夜市後,原本掛在後照鏡上的安全帽竟然消失不見了。那簡直就像是宿命式的消失,如同熱鍋上的水珠蒸發得無聲無息一般。

從座墊下拿出載兔子用的猴猴安全帽,勉強的騎到一家販賣「騎士用品」的店家,以前每次看到這家店的時候都會想到天堂的武器舖,想不到我今天真的淪落到進去買「頭盔」的地步。好吧,趁這次「掉裝備」的機會買點「新裝備」吧!

說起來也真是奇怪,這家店雖然我每天上學都經過,不過卻一次也沒有進去過。門口是一排很正常的哈利帽,進去一點有全罩式的安全帽也有半罩式的,都是相當久以前的安全帽,所以價格也相對的低廉起來。我一邊啃著剛剛從師大夜市口買來的,一邊不經意的走到靠近角落桌底下的一個小箱子,箱子上面貼著一張雲彩紙,寫著「冷氣安全帽」。箱子裡面則是亂七八糟地疊著幾個全罩式安全帽,我想伸手拿起來看看,卻被上面驚人的標價嚇得縮手。

終於走到剛剛廉價安全帽的旁邊,順手拿了一頂,甸甸口袋裡的錢準備去付賬,突然一隻粗壯的手抓住我的手腕。

「小,你要看的應該不是這些,請跟我來!」一個穿得像機車技工的微胖男子出現,左手指向櫃檯後一個小房間。

「這裡應該會有你要的東西。」男子將門推開之後,右手伸進像是櫃子之類的東西背後將燈打開,然而燈泡的亮度並不足以將整個房間照亮,仍然留下一些昏暗的角落。往裡面走了幾步,兩旁的鐵架上陳列著各式各樣奇怪的安全帽,有些根本不像是安全帽。有像惡魔頭盔的,有像護士帽的,還有一些戴起來一點也不安全的。不過這些奇形怪狀的安全帽似乎都有著一點共通性,這個共通性並不是指他們都長得很奇怪本身,而是有一股無法言喻的氛微籠罩著他們彼此。

應該都很貴吧,我理暗暗的想著,畢竟都是一些別的地方見不到的安全帽阿。可是都已經走進來這裡了,如果臨時打退堂鼓,那多很尷尬阿!我揀了一個最下層非常不起眼的黑色安全帽,如果是這頂應該不會很貴了吧,我想。

「想不到這年頭還會有人看上這頂安全帽,小兄弟,看在你和這頂帽有緣的份上我就給你半價優待吧。歐對了,另外這是送給你的紀念品。」我將口袋的零錢湊一湊終於湊出了500塊,幸好不是挺貴。走出店外,我一邊把玩著老闆給我的鑰匙圈。那是兩把小劍可以組合的鑰匙圈,無聊的時候玩玩還挺好玩的樣子。

跨上車,戴著那頂最平凡的奇怪安全帽,內心還想著:哎,要是那個時候能選一頂特別一點的就好了。

想著想著,騎到了西門町附近,耳邊突然有陣奇怪的聲音。

「陠嗤蚩、ㄍ一~~~~」一開始還以為是車子壞了,這個聲音又著,我將車子停靠在路邊,並確認沒有後,正想跨上機車,那聲音又出現了。

「咳…咳…喂喂喂…聽得到嗎?好!好!OK!你好,你阿小君,把我從老舊的儲藏室裡面解救出來」這時候我很確定是安全帽發出的聲音了。

「你是老闆嗎?」我覺得這應該是商店做促銷或者售後服務的方式吧。

「不,我是安全帽阿!」安全帽說。

「為什麼要跟我說話呢?應該問為什麼你會說話呢?」我索性坐在路邊,像個神經病似的自言自語起來。

「我希望小花君能更了解自己,這就是我和小花君說話的意義。」

「在怎樣也不會了解的。已經有這麼多人告訴過我。不能知道的事情一輩子也不會知道。不可觸及的事情,就像是拆解炸藥,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

「但是你不能一直阿,小花君。」

「誰又沒有逃避呢?你不也是嗎,baby?」

「總有一天你要的。而那天…希望不會太晚。」

「我不想聽!我不想聽!我不想聽!」我氣得把安全帽拆下來,丟到一邊。

或許不逃避的本身,就是一種逃避。

而有目標的人,有事情可以期待的人,滿足於小小的人,往往是幸福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