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Podcast » 海苔熊信箱 » EP237 |【解惑】身體殘缺的我,還能有自信嗎?這麼糟的我,還能被愛嗎?

EP237 |【解惑】身體殘缺的我,還能有自信嗎?這麼糟的我,還能被愛嗎?

我是一名35歲的脊髓損傷患者。十歲就受傷的我,因為受傷後曾被遺棄過,導致我個變得很沒有安全感,我很渴望被認同,被在乎,卻覺得自己因為受傷而不被在乎不被愛,在傷友圈因為外表不夠漂亮而沒有自信,在直立人圈因為無法滿足對方的性愛而沒有自信,雖然表面活潑開朗,但內心卻空虛,想要被愛卻得不到,要了卻又像乞丐,讓我想到就無法,看了再多心理學的書,當問題時又陷入漩渦,覺得自己就像人魚,永遠只能羨慕別人,嫉妒別人,我好討厭這樣的自己……我該怎麼辦?

──人魚

受了傷之後,還能夠被愛嗎?

我們常常聽到人家說,如果你不知道要如何愛自己,那麼別人也愛不進去,但這裡有一個bug是:我當然也想要愛自己呀,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開始,怎麼辦?

很多時候,心靈的傷口來自於被遺棄。在你最需要的時候,你最重視的人並沒有用你想要被對待的方式來對待你,所以你對於世界、對的期待落空了,從此之後,你可能不再對任何人懷抱期待,甚至不再對自己懷抱期待。漸漸的,你開始不相信有人會愛你,開始不相信自己會有一段好的關係,甚至不敢奢望自己好的性生活。

其實,在關係當中的許多痛苦,都來自於沒有好好「待在你需求渴望的地方」。例如,你知道自己喜歡被在乎、被認同,但你在一段關係當中經常會「選擇看到」自己不被認同、不被在乎的地方。長久之後,你會重複活在「反正我就是不重要、反正我就是很糟糕」的負面反芻(rumination)當中,很痛苦,很焦慮,但是又不知道如何逃出來。

從正向心理學的角度來看,當現況無法改變的時候,我們可以選擇把生命的手電筒,照向「你目前可以改變的部分」或者是「你覺得還不錯的部分」。例如,脊髓損傷真的在生活上面造成很多的不便,甚至經常會有一種,比不上「正常人」的感覺;外表不出眾,也的確可能會在人際關係上面有一點吃虧;但除此之外,在你的身上或許有一些還不錯的部分,如果要跟別人介紹你的三個優點,那會是什麼呢?

比方說,你可能經常想太多、過度敏感,甚至覺得很,但另外一方面,這些特質的背面也有可能是代表你很善良、很關心他人、很有同理心。如果你在外表或者是一些外在條件上面一直看到自己的不足,就會經常待在不快樂裡面,不過倘若你可以分一點點小小的時間和力量,去照亮那些「你已經有的部分」,或許你對於自我價值的評估,就會有些不一樣。

除此之外,性生活的滿足也是很重要的一環。或許無法像直立人一樣各種不同姿勢的性愛,但據我所知,並沒有特定的性愛姿勢一定能夠保證在性愛裡面的滿意度,對於性愛來說,真正重要的是兩個人的親密感(intimacy)、投入感(involvement)與趣味感(interesting)。

  • 親密感:你和這個人彼此嗎?在兩個互相擁抱的時候,你會覺得彼此是「在一起」的嗎?有些時候性愛裡面的快樂並不單單只是來自於肉體上面的滿足,更深的是來自於心靈的安穩和自在。
  • 投入感:和這個人做愛的時候,否把焦點放在彼此的需求,而不是自己的不足上面?試著去感覺你面前這個人身體的溫度、呼吸的速度,而不是自己表現好不好,這個過程本身就可以讓兩個人的心靈更靠近。
  • 趣味感:有沒有可能嘗試不同的方式,讓原本枯燥無味的新生活,變得有趣一點?研究顯示,樂玩特質(Playfulness)比較高的人,普遍也覺得比較

分享一個小秘訣,有些時候用講故事的方式,搭配一些小玩具當作前戲是一個不錯的嘗試。比方說,你可以準備一台玩具車,「開」過對方的大腿內側、乳房、或者是其他的地方,用一種輕鬆的方式來開啟兩個人的親密旅程,當焦慮減少了,彼此之間的安穩跟信任或許也會慢慢浮現。

具體方案上,推薦前陣子我收到的一個長得像天竺鼠車車的「玩具」,不但造型可愛,光是用手指在身上遊走,過程就令人很興奮了。最有趣的是,我原本對這種可愛造型的小玩具不懷抱任何期待,但沒想到真正用起來之後只能說相見恨晚(礙於尺度,我就不贅述了,自行估狗囉)。

延伸閱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