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電影院 » 為什麼當初他說我最懂他,但卻愛上另外一個她?解析《做工的人》ep.3,ep4

為什麼當初他說我最懂他,但卻愛上另外一個她?解析《做工的人》ep.3,ep4

這世界上有一種懂,叫做你曾經經過我的經過。然而,為什麼明明是當初說你很懂他的那個人,最後卻愛上了別人?其實,這可能跟有關,當一個人愛上兩個人,很可能一個是愛上彼此的同病相憐,另外一個,則是滿足了他脆弱的⋯⋯

最近我常常遇到一種類型的伴侶,我常常戲稱他們叫做「同病相憐」型——他們同樣:

  1. 在充滿的家庭裡長大
  2. 從小被嫌棄和看不起
  3. 父母的工作地位在社會非常低落
  4. 這輩子唯一的安全感就是錢
  5. 不缺錢,但是卻依然覺得空虛
  6. 心裡面有一個洞,像是永遠填不滿,透過買東西、物質上癮、甚至是許多段重複的關係,都沒有辦法讓他們覺得安寧

他們通常很這個樣子,但卻往往也會被自己這樣子的人給吸引,不因為什麼,只因為他們從對方的身上,看到了一種「懂」,這種懂是「你和我擁有一樣的經過」的懂。你了解我的眼淚,你同理我的淚水,你知道就算大雨把整個城市顛倒,也不會有人給你懷抱——因為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有些人天生就是得人疼,有些人一輩子就只能承受被的眼神。

圖片:大慕影藝

 

愛情弔詭:為何要同時愛上兩個人

針對上面的第六點,我想要多加說明一下,為什麼彼此都互相理解,但卻又會發展另外一段關係呢?對方不是很懂得自己嗎?那這樣的一種了解,應該讓兩個人的心更靠近才對啊?這裡其實有一種弔詭,就是我前面所說的:他們其實不喜歡自己這個樣子,所以在一種同病相憐的關係當中,還會想要去尋找一個可以讓自己崇拜、欣賞、地位和身分都比較高的人,透過這種「跨越階級」的滿足,而得到一種「就算是等級這麼高的人也會喜歡上我」的優越感。

圖片:大慕影藝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的人,在和自己雷同的人身上獲得了一種的安穩;但同時又被另外一個和自己差異很大的人給吸引。因為他們討厭自己,也討厭「和自己雷同」的這個伴侶,但他們又無法放手這個伴侶,因為對方是罪能夠理解他的人,和他有同樣的童年同樣的靈魂;他們同時也無法放棄那個地位比較高的伴侶,因為對方是可以增加他自信的人,雖然彼此地位不同,但卻可以因為虛榮而獲得暫時的安穩。

(以下有雷)


甘苦人真的會疼惜甘苦人嗎?

》一直到第四集,終於呈現出一個讓人傷心的秘密——有些時候甘苦人會疼惜甘苦人,有些時候甘苦人會背叛甘苦人。不因為什麼,只因為苦太久了。

圖片:大慕影藝

有些感情可以像高中生一樣純樸,因為彼此相似、有著同樣的家庭背景出生(都是甘苦人),而互相疼惜,就像故事裡面的小傑(阿祈的小孩,曾敬驊飾演)跟小玉(便利商店的店員,項婕如飾演),因為互相保護而在一起:

  • 在小玉脆弱的時候(一群學生來便利商店辱罵他是妓女的孩子),小傑跳出來用刮鬍泡來把她們趕走;在小玉無法上樓梯的時候,小傑背她上天橋,這是身體上的背負,也是心靈上的疼惜。
  • 在小傑脆弱的時候,小玉坐在旁邊,陪他講話、聽他哭,就算他什麼也沒有說,那一個輕輕的擁抱,就填補了許多無法填補的苦。

圖片:大慕影藝

 

看著他們兩個的相處,真的是一種很真實的享受。如果愛情也能夠這麼單純就好了。當時,他們在夜市裡面和小玉的媽媽遇見,在小玉自己都沒有準備,也不敢認自己的媽媽的時候,小傑就牽起她的手,衝去找她媽媽,還向阿姨問好,介紹自己——這對於小玉來說是一個很新的體驗,因為她怎麼樣也沒想到,會有一個男人,願意和妓女的女兒在一起,還願意公開認她的母親,就在夜市裡面。

他們兩個不去計較身分地位、不去在乎對方到底是誰,只是因為單純看對眼,單純喜歡每一天小確幸的相處,所以願意接納彼此原本最真實的樣子。這就是所謂的甘苦人疼惜甘苦人。

圖片:大慕影藝

然而,劇情裡面的阿全,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遇到的是「現實的愛情」。他每天去造訪檳榔攤女神,兩人度過了很多美好的曾經、在阿全沒有地方可以洗澡的時候,她用檳榔攤的水管幫他沖澡,在好多好多個寂寞的夜裡,阿全都去攤位講笑話給她聽,兩個人在檳榔攤裡面打情罵俏度過了很多回憶,但是,有一天,女神卻跟著一位開著跑車、願意送他包包的人走了。原來愛情跟麵包,最後女神還是選擇麵包。「女神」終究還是人不是神,還是要吃飯還是要維生,無法依靠著一天到晚被開罰單、有一餐沒一餐的阿全。

圖片:大慕影藝

我記得我還是學生的時候,自己打工賺錢還要付學生貸款,每個月可以花用的薪水大概只有$6000,那時候的女朋友跟我分手的理由是:「我們都是大人了,只靠愛情是不會飽的。」然後就轉身和一位大我們10多歲的,就可以做她父親的人在一起了。那時候的我很難過,但是比起分手更難過的事情是,原來我們的回憶和感情如此不堪一擊,不堪到可以輸給現實、包包、跑車或黃金。所以阿全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看到那一幕我眼淚真的是無法停止⋯⋯

「被殘酷對待的人,往往自己也會變得殘酷起來」——《做工的人》(圖片拍攝自《讀曆書店》)

檳榔攤女神就是那個殘酷的人,也是那個「背叛甘苦人的甘苦人」。不是所有戀曲都有美好結局,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夠因為愛就犧牲了麵包,有些時候女孩去追逐的並不是包包,而是內心那種無法被填滿的、空蕩蕩的城堡,他們就像是長眠的睡美人,沉睡在一個充滿荊棘而且落葉滿地的城堡裡,老舊而破碎、陰森而恐怖,等待一個別的國家的王子來把它給吻醒——而且一定要是王子才可以,如果你只是路過的小矮人或者是鐵匠、獵人,那麼大概沒辦法讓公主醒過來。

圖片:大慕影藝

你是自己的王子

聽起來很悲慘,好像只有王子才能夠救醒睡美人,窮人或者是市井小民根本沒有這張門票。這就好像有些時候,甘苦人(被詛咒的睡美人)也會背叛甘苦人,只是因為他們不想要再過以前的苦日子,因為他們一方面從和自己相似的甘苦人身上看到的自己被理解的部分,但是另外一方面又渴望能夠翻身、能夠脫離現在的痛苦,渴望從此能夠不再被歧視,所以選擇了麵包而不是愛情。因為他們曾經被殘酷的對待,所以也學會殘酷的對待別人。

但就像我說的,一個童話往往有不同的解釋,同樣是王子,很可能也會有不同的思考路徑。這個王子可以是金錢、乾爹、開著名車幫你買包包的男友,可以是外在的各種名利,但同時也可以是內心的富足。

圖片:截取自gif-anime.tumblr

「我想要像小魔女一樣飛起來,靠自己的力量飛起來,不要借助別人的力量、不要依靠其他人的幫助,就靠自己,飛起來。」一個朋友跟我說,他很喜歡魔女宅急便的動畫,而他印象最深的一個段落,就是小魔女琪琪不太會使用魔法,可是嘗試要飛起來的那個段落。「靠自己飛行,代表她不需要再等待任何人協助,代表不論是刮風或下雨,她都有辦法自己再站起來」這個朋友說,一如他的個性,堅強、有毅力、不喜歡讓別人幫忙。

有時候,認輸才是贏

但是,對我來說,這並不是內心的富足,而是對於自己的苛求。過度軟弱或者是過度佯裝堅強,其實都是一種自我的不平衡,相較於這個兩極,我們更需要的其實是「有時候允許自己軟弱,有時候讓自己可以依靠別人,有時候靠自己的力量獨立站起來」,換句話說,在睡美人的故事裡面的王子,很可能並不是一個有錢的人,而是內心那個「甘願脆弱、願意呈現出受傷」的自己——只有在那個追逐金錢、追逐名利、追逐強大的自己,聲音漸漸變得比較小了,然後那個甘願軟弱、甘願沒有用、甘願有些時候沒有那麼多錢也沒關係的自己,聲音漸漸大起來,才有可能把自我和關係慢慢拓展開來(至於為什麼會推論到這裡,就請期待最後一集)。

圖片:大慕影藝

最後,我還想說一件重要的事情。前面這四集談到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叫做「鱷魚精神」,可是咬著不放棄,最後不一定能夠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很有可能獲得的是死亡(就像劇情裡面的鱷魚⋯⋯)。試著想一下,如果劇情裡面的三個噗隆共堅持把錢匯出去,沒有警察的阻攔,沒有煞車、沒有服輸,那麼最後會不會什麼都沒有了?從這個角度來思考,或許有些時候根本是在工作或是感情上,願意表現出脆弱、願意認輸,反而是一種獲勝,當你在某個地方止血之後,你才有機會在另外一個地方,重新爬起來;當你願意跟一個人說出你內心最不堪、最難以接受的事實的時候,才有機會讓對方好好的把你抱緊。

當然,愛與傷害往往是一體兩面的。

不是所有的認輸都能夠換來擁抱,不是每一次的脆弱都能夠被別人愛滿愛好,但就像是劇情裡面的小玉和小傑彼此需要,阿全和女神互相扶持,雖然兩組甘苦人經歷了不一樣的過程,但「被愛過」的感覺是一樣的——只有當你願意把自己的內心打開,愛才會走進來。

圖片:大慕影藝

 

延伸資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