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那雙稚嫩象牙似的腿
在空中揮舞著注音符號交織的昨日
鬆鬆的七分褲管在風中抖動著
一開一合,我看見了堆沙丘時打勾勾的手
一開一合,我看見了鞦韆下圍兜兜的
承諾著長大以後還要一起玩家家酒
承諾著十年後再一起挖出他們的小玩偶
只是承諾…也只是承諾…
因為從前那隻打勾勾的小手已做了別的約定
雖然約定…永遠是約定…
永遠保存著玻璃瓶裡他們共同的兒時足跡
然而他始終沒有出現
在她腳上的靜止之前

※※※

那張深邃幽暗的眼睛
朝著馬路的,一次又一次的呼喚
倚著欄杆,垂下的瀏海在風中輕輕的拍打著粉粉的臉頰
拍呀拍的,拍出了去年夏天海螺的
拍呀拍的,拍出了今年冬天那條暖暖的棉織手套的曾經
曾經乘著海風,牽著他的手向夕陽許願
曾經捧著雪花,靠著他的肩撒向月光
只是曾經…也只是曾經…
於是她只好繼續摺著她手中的
雖然星星…永遠是星星…
永遠背負著沉重的希望使命
於是他始終沒有出現
在她手上的星星被染濕之前

※※※

那雙蒼老佈滿皺紋的手
拄著棘杖稱著腳下映出的灰色天空,緩緩的移動
走呀走的,走過那條50年代磚瓦砌成的老舊街道
走呀走的,走過了烈日當頭,那片茶水與鋤頭相會的田野
田野上羞澀地遞飯盒給那雙古銅色的手
田野旁靜靜地看著那張勤奮賣力,揮汗如雨的
只是年輕…也只是年輕…
只剩下牆上那張泛黃的相紙,痴痴地守候那段凋零的
雖然歲月…永遠是歲月…
永遠守護著那一口殘缺的城碟
結果他始終沒有出現
在棘杖倒下之前

※※※

那支縈繞著細雨的煙兒啊,我想
頂著毛毛雨,吞吐著一絲絲朦朧的惺紅
一吸一吐,吸進了秋夜楓樹下第一次的邂逅
一吸一吐,吐出了春晨街燈所懊悔的最後
最後一次妳的手環著我的胸膛與背脊上的
最後一次妳溫熱的雙唇與我顫抖的額頭接壤
最後的玻璃瓶、最後的相紙、最後一滴妳雙頰上的星星
但是星星…依舊是星星…
依舊背負著承諾歲月與那段
永恆呢?終於還是永恆吧,我想
所以妳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
只是
在煙被雨澆熄之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