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悲傷平靜˙純白

悲傷平靜˙純白

這裡的每個人,都穿著不同的制服。

粉紅色背心的護士

白底藍領水服的實習護士

褐色背心的看護

藍色背心的維修工人

當然還有
穿白長袍的通常都是主治醫師級,而短袍的大多是菜鳥,淺綠色手術衣的大都待在2樓開刀房。

其中最一致的,卻是病人及病人的家屬臉上鬱悶的神情。

空氣很糟,有的病人只是擦澡,有的3天沒刷牙;空調吹送出來的則是讓人不敢大口呼吸的化學藥味。

因為作息不正常第四次中風進了醫院,但是也從這一天起我才發現老爸無可抵擋的魅力。

一個年近半百的人,數次的中風使他看起來甚至比實際年齡還蒼老;即使是如此,還是有來自各個不同的地方好朋友來探望他,其中有幾個是他跟老媽結婚前的情人,還有曾經被他過的乾女兒。醫院的實習護士,雖然大多已經死會,但是還是每天來找老爸聊天講話──儘管他有時愛理不理不吭聲。

「叔叔,你笑起來好可愛!」

「叔叔,我等一下餵你吃飯好不好?」

老爸其實不是很帥的那種,胖胖的有點像小丑,只是他就是有一種特殊的能力,讓女生圍在他身邊,即使是在生重病很醜的時候也一樣。

在一旁的我真是哭笑不得,時的風流債不提,現在回想起來他一生中重要的貴人似乎都是女人。

最該死的是,我很怕身為他大兒子的我體內也流有一樣的血。

「哥,我跟爸還有你不一樣,如果不是我特別去追的話,根本不會有女生注意到我的存在。」有一天睡前,我弟降跟我說。

「不過我真的不懂,像爸那種又老又胖的廢柴,怎麼還會有女生喜歡他?」

曾經,我覺得「這樣也不錯」,周旋在許多女人之間向李逍遙一樣自在。

『只要感情不要愛!』這是我國三以後的中心德目。

後來,我從吼猴身上發現這樣的人是很可悲的,像李逍遙的結局一樣可悲。
或許是老了,體力變差了,年輕時輕狂的夢想也夢不動了,這時候才瞭解人真正需要的是換帖朋友,而不是曖昧紅粉。

除了四樓的資生阿伯在浴室裡加裝一個防滑把手,老爸一生要好的男友人幾乎都沒來看他,也幫不上什麼忙──雖然他真正可以稱為「朋友」的人屈指可數。

這些紅顏女子,總有一天要嫁人,總有一天要離開,總有一天要找到自己的依靠。

然而這個時候,老爸才想起我媽,一個日夜守在他病床旁邊還被罵得慘兮兮的人。

「我從來沒有後悔嫁給你爸,只是有時候我希望他也能為家裡想想。」老媽拖著疲憊的身軀,用有氣無力的聲音說著。

「其實他很乖,不賭博也戒了酒,家事也都他在做,又燒得一手好菜。只嘆他有志不能伸,才會常發脾氣。」看著老媽沈重的黑眼圈,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

現在的我,似乎把命賣給了,這樣的不知道能負荷幾年。然而看到老爸這樣,卻又不得不加緊打拚,畢竟我不想老了也和他一樣,只靠女人過日子。

每當想到這裡的時候,回頭想想我還有不少知己好友也在為自己的,就不知不覺地舒了一口氣。

你說是吧,青蛙大人? 撲呼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