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所有文章 » 海苔熊手寫 » 今晚,ㄩ ㄇ?約炮的人們內心在想著什麼?

今晚,ㄩ ㄇ?約炮的人們內心在想著什麼?

今晚,ㄩ ㄇ?

之後會發生什麼關於無承諾性愛的美麗與愛愁?性愛有沒有辦法獨立與感情而存在?而如果是建立在性愛為基礎上面的關係,又是怎樣的一種狀態?

關於約炮的種種統計

關於約炮,或者是所謂的「無承諾性愛」(sexual hook up without commitment)一直是許多人感興趣但是又有點禁忌的話題。要了解這個主題,第一件事可能要先知道它的盛行率(prevalence),以及在約炮時我們會做什麼。一項研究顯示,在北美大學生中,有60%至80%的人有約炮的經驗,其中,有20%的人性愛的對象是「彼此認識但沒有關係」的角色,只有15%的性,是剛見面就上床[1] ;在約炮行為方面,98%的大學答卷者表示在約炮過程中接吻[2],其他行為(如愛撫、擁抱等等則因人而異)。在另一項研究中[3],共有81%的大學生受訪者進行了某種形式的約炮行為,其中:

  • 58%的人在腰部以上進行性接觸
  • 53%的人在腰部以下進行性接觸
  • 36%進行了口交
  • 34%的人在約炮中進行性交

那麼大家都在哪裡做這件事呢?在地點上,67%的人會選擇在聚會上(例如party),57%會在宿舍或家中,在酒吧和俱樂部的則有10%,在汽車中的人佔4%,其他場所則佔35%[4]。

在保險套的使用方面,一個研究調查了1468名大學生,這些人當中有429名在最近的約炮中進行過口O,肛O或陰O交,其中只有46.6%的人使用過保險套[5]。

約炮行為與超友誼關係

關於「沒有在一起」的那種性愛,還一個經常被討論的特殊關係叫做「超友誼關係」(friend with benefit,FWB),翻譯成大家常用的語言就是所謂的「固定炮友」或者是「可以當朋友也可以打炮的人」。在國外的研究當中,125名大學生裡面有60%的人表示在生活中的某個時刻已經有過這樣的關係[6],其中:

  • 35.8%保持了朋友狀態,但不再跟對方發生性關係
  • 28.3%的人繼續維持FWB的關係
  • 25.9%的人終止了這樣的關係
  • 9.8%的人走入了

這樣的狀況好嗎?可能很難單純用價值判斷來說,比較容易的方式是調查當事人「喜歡的程度」。如果可以選擇,你會選擇一個穩定的關係,還是所謂的「超友誼關係」或者是「炮友」呢?研究顯示,有63%的大學男性和83%的大學女性更喜歡傳統的感情關係,而不喜歡「不固定」的性關係[7]。

你可能會問,這種又結合性愛又結合友情的超友誼關係快樂嗎?一個經典研究發現在以「約炮或FWB開始的關係」中,個人的平均關係滿意度較低。但是,這跟跟當事人「最初是否想要建立穩固關係」有關,如果他一開始對這段關係是認真的(不論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來定義),找一個固定的炮友,那麼他的滿意度就和那些「不是從性愛開始」的關係一樣高[8]。

但是並不是所有的關係都可以這麼容易截然劃分的,有些時候炮友關係也可能會變成感情關係。事實上,有65%的女性和45%的男性指出,他們希望約炮對象成為固定的感情關係,其中51%的女性和42%的男性曾經試圖和對方討論進一步「從炮友到戀愛」的可能性[9]。

做完愛,然後呢?

不論是前面談到哪一種關係,似乎都涉及兩種主題,一個是性,一個是愛。儘管89%的男女性都認為「身體上性愛的歡愉」是很重要的,但54%的人表示上的滿足也很重要。

一項研究針對男女在約炮行為當中所感受到的性愛滿意度[10],還有「深陷其中」(陶醉)的狀態進行調查,結果發現:

  • 35%的人感到極度陶醉
  • 27%的人輕微陶醉
  • 27%的人保持清醒
  • 9%的人,則是他們的性愛對象極度陶醉

俗話說出來混總是要還的,約炮有正向的感受也會有負向的感受。有一個研究要求187位參與者在一次典型的約炮後說說他們的感受,其中[4]:

  • 35%的人感到後悔或失望
  • 27%的人感到不錯或高興
  • 20%的人感覺滿意
  • 11%的人有困惑的感覺
  • 9%的人感覺到自豪
  • 7%的人覺得興奮或緊張
  • 5%的人感到不舒服

簡單地說就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情境下,和不同的人做,結果也會有很大的差異。

約完之後心情更差是可能的嗎?

換句話說,還有一種可能是不約還好,約完之後心情更不好。絕大多數的研究參與者都表示,整個過程當中曾經歷過遺憾或者後悔[10]。另外一個研究者發現,這些當事人會有一些負面的感覺,包含[11]:

  • 27.1%的人感到尷尬
  • 24.7%的人感受到一些
  • 20.8%的人經歷了「不被尊重的感覺」
  • 10%的人指出維持一段穩定關係的困難

有趣的是,不舒服的感覺可能和「有沒有做愛」不一定有關係。在另一項針對加拿大200名學生的樣本中,有78%的女性和72%的男性覺得遺憾或不舒服——儘管當時他們並沒有做愛(這裡指的是口交或者是陰道交) [10]。

為什麼會這樣呢,很可能是約到的對象和他們想像的不一樣(儘管並沒有發生關係),或者是過程當中不愉快。不過好消息是,如果在做愛的過程當中兩個人都覺得舒服的話,事後後悔的程度也比較少 [10](這點也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男生後悔比較少,因為一般來說,男性達到性高潮的頻率也高於女性。以第一次約炮為例,有31%的男性和10%的女性達到了性高潮。)

等等,那我怎麼知道我是不是適合「約炮」的體質呢?一方面可能和你的價值觀有關,另一方面性別可能也佔了一部分的因素(女生通常是會被社會期待要有「矜持」的角色,這可能會增加女生的罪惡感)。

比方說,有一個經典研究詢問單身酒吧中的169名有性經歷的的男女進行調查[12],問這些研究參與者一個問題:「如果認識一個人不久,你就跟他發生性關係,你會感覺到罪惡或自責嗎?」

結果發現有32%的男性和72%的女性表示同意。表達內疚的女性比例是男性的兩倍以上。古時候經典的研究也發現。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接受有吸引力者的性邀約[13];而女性比男性會有更多的擔心[14]。

此外,其他研究在性別上面也看到了類似的結果:相較於男性,女性在約炮過程中進行了性交,身心感到困擾的機率更高[15]。

負向情緒彼此之間也會互相有相關,例如後悔跟。另一項研究調查了291位有性經驗的人,在之後感到後悔的人比沒有後悔的人有更多的憂鬱症狀[16];這個研究同樣也發現了性別的效果,女性(相較於男性)性愛伴侶的數量增加,過去這一年憂鬱的程度也會增加。

但是!相關不等於因果,也可能是因為憂鬱程度增加,所以才會想要追求更多的性愛伴侶,例如先前提過的一個研究發現,憂鬱和孤獨的人在約炮之後症狀減輕;但如果你是不憂鬱不孤獨的人,約炮後憂鬱和孤獨的感覺反而會增加[9]。

所以,ㄩ ㄇ ?

看了這麼多正反研究的結果,幫大家摘要一下:如果你是憂鬱的人、或者是你是生理男性,大概「約炮之後會覺得舒服、不覺得後悔」的機率比較高,但如果你是女性,或者是你並沒有太高的憂鬱傾向,那麼約炮之後不一定會有好的結果,還有可能會後悔。

你可能會好奇,約炮竟然有這麼多「風險」,那為什麼還會有人要約呢?這可能跟這個人的基因有關,一個認知神經科學研究結果指出,多巴胺D4受體基因(DRD4 VNTR)可能扮演一個「約炮基因」之類的角色[17]。

這個基因的多樣性與性愛活動本身可能有點關聯,儘管還沒有太明確的證據指出性伴侶的數目和這個基因多寡有關,但是一些研究顯示出,具有多巴胺受體D4基因(DRD4 VNTR)也與藥物濫用相關,包含在性愛上面比較喜歡冒險、或者是願意嘗試一夜情等等。

看了這些研究,會有一種感覺是約炮跟投資理財是一樣的,有賺有賠,有快樂也有後悔,喜歡新鮮跟自己的人可能會想嘗試,但是也可能要考量到暈船甚至是後續的情緒變化。

這篇文章當中談到的「女性約炮好像比較吃虧」的觀點,其實並不是來自於女性這個生理性別本身,而是來自於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如在性別角色論(gender role theory)當中,女性性經常會被當成是一個「性愛當中剎車」的角色——但這並不是女性必須要做的事。換句話說,當我們能夠改變對男女的觀點(比如說女生在性愛中一定要如何、男生在性愛中一定要如何),約炮之後的感受可能會也會有所不同;此外,這些研究大多都是異性戀為基礎的研究,很可能要考慮同性戀或者是其他多元性別的狀況是如何;最重要的一點是,這是國外的調查,台灣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數據,文化差異也要考量進去。

對我來說,性跟愛都是我們滿足需求與實踐人生的方式之一,如果能夠拿捏得當,或許可以取得某種平衡。但相對的,如果你很容易暈船、只是最近情緒比較不穩定,那麼或許照顧自己是最優先的選擇。

(本文原載於《太報》,但連結失效,於此備份)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