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海苔熊手寫 » 愛愛中途不順心情悶 先試試這三個方法

愛愛中途不順心情悶 先試試這三個方法

「他想要,我不想,怎麼辦?」

(以下開車注意。這篇文章有點長,但如果你也遇過這個問題,那麼或許看完之後會給你一點小小的答案)

Gay 蜜與OO液的故事

前陣子疫情還沒那麼嚴重的時候,我跟阿偉還有一對情侶Melody與Jack約好到肖想很久的人和園吃汽鍋雞,像是發了瘋一樣點了超級多的菜,肚子鼓得像哆啦A夢。

吃飽喝足之後,我提議去Skimmy二店Fizz續攤,但Melody說有點累,想要先回去休息,都已經當這麼多年朋友了,我大概知道Melody嘴裡面說的那個「想先回去休息」的弦外之音,應該是兩個人晚上有個翻雲覆雨的安排之類的,所以我就跟阿偉兩個人自個去喝酒了。

我點了一杯傳說當中的「午後之死」(Death in the Afternoon),據說只要喝半杯就會醉死,但沒想到那天晚上我們兩個沒有醉死,是差點被煩死——雖然人在Fizz,但是我們卻整個晚上都在跟Melody 互傳訊息。等等,這時不是在翻雲覆雨嗎?怎麼還有空傳訊息?原來那天回去,他們似乎出了一點「技術上的問題」⋯⋯

不濕不是你的錯

「我是不是很沒用?他想要的時候我都不會濕,而且明明一開始是我想要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進到房間之後就熄火了,最後竟然還要靠潤滑液⋯⋯」另一頭的Melody傳來訊息,身為她好Gay密的阿偉把螢幕拿給我看,我心想:難道潤滑液錯了嗎?

事情是這樣的,上次Jack從我這裡「借」走了一罐潤滑液之後,夜夜笙歌,一直跟我說多好用多好用,每個月還會定期來找我想要「補貨」,然後針對不同「口味」做評價(他說他最喜歡瑪卡的,溫熱的效果特別有感)。我原本很自豪自己是他們的「月老」,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

後來Melody 、阿偉跟我開了一個線上小組會議(趁Jack臨時被call回公司加班),才發現他們對於「」這件事情,一直都有很複雜的糾結(你可以看看你或對方符合了幾個)。

  • Jack爸爸是軍人,他有點遺傳到父親那種剛烈的,希望自己一脫下褲子就可以直接硬起來,如果OO沒有立刻彈跳出來,他會覺得自己很沒用。
  • 在過程當中,如果Jack軟掉了,Melody也會覺得自己很沒用,沒有辦法激起對方的性慾,覺得是不是自己的魅力不足、才沒有辦法讓對方硬很久?
  • 如果Jack準備好了,但是Melody還沒有「準備好」,Jack會說沒關係,然後看A片打手槍,可是Melody會從他的背影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攻擊(可能是一種心理投射),然後往心裡去。

「噢~你知道你不一定要滿足他的,但是你就是沒有辦法消弭心中的那種的感覺。」我說,然後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聊著聊著就聊到「欲求不滿」這件事。

阿偉提出一個有趣的觀點,他說:「你不覺得異性戀的女生很辛苦嗎?1,慾望太少會被覺得沒有魅力,慾望太多又會被認為是淫蕩。真的很多的枷鎖耶⋯⋯」他沒說我還真的沒想到,好像女性要維持一個「剛剛好的性慾」不可以太多,也不可以太少。

那什麼是剛剛好的性慾呢?

「當女性的慾望低於男伴時,通常就會被貼上慾望過低的標籤;可是反過來,當女性的慾望高過於男伴的時候,又會被認為是貪得無厭的蕩婦⋯⋯但不論如何,女性慾望的『過高』或者是『過低』,經常都以她男性的慾望作為參照標準⋯⋯」2

這也難怪當天Melody回去之後會覺得沮喪,感覺自己好像和對方在性的慾望上面無法配合,而且自己得負擔更多的責任。表面上看起來潤滑液解決了當天的「狀況」, Jack也很開心地每次補貨(重點是潤滑液每次都忘記還我!!!),可是心裡面的摩擦並沒有因此而消失。三人會議整個開到了晚上十一點多,Jack就快要回來了,我們還是沒有討論出所謂的「方法」,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安慰Melody⋯⋯就在我開始打哈欠,準備要來做我的睡前儀式的時候,阿偉語出驚人的講出了一句話:

「妳怎麼會覺得,妳沒有濕是妳的問題呢?性愛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正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做愛目的不在濕。那一天沒有濕,就代表妳不愛他嗎?」

真是一語驚醒夢宗竹,我怎麼會沒想到呢(小當家語氣)!

其實我們如果越是努力幫Melody想辦法,反而越是坐實了「這一切都是Melody的錯」這個思考謬誤。

不是你不能滿足他

其實,文章一開始談到的「我想要他不想」,或者是「他想要我不想」在研究上稱作「」(Sexual compatibility),通常彼此的性慾差距越大,也越差(sexual desire discrepancy,以異性戀來說,不論是男生比女生多,或者是女生比男生多都是)3。所以,並不是「你不能夠滿足他的慾望」或者是「他不能滿足你的慾望」,而是「兩個人之間的慾望不一致」。光是改變這個思考的起點,自卑和自我責備就會少一點。

再來看看一些,根據2018年的回顧研究,「性欲望的維持」(maintaining sexual desire)跟下面三個條件有關4,由小(1)到大(3)變成一個同心圓:

  1. 個人因素:對性愛的期待、依附風格、壓力、對於表現的焦慮⋯⋯等等。
  2. 人際因素:伴侶對你的回應、兩個人的情緒親密度、、自我揭露、關係滿意度、在一起多久⋯⋯等等。
  3. 社會情境:對性別的刻板印象期待(例如男生應該要持久)、兩個人在這段關係當中是不是在權力上平等⋯⋯等等。

這也意味著,前面的性別刻板印象、還有對於男性和女性在性方面的「要求」雖然多多少少都會有影響,但是還是有一些可以著力的部分。例如,增加對關係的安全感、降低對於性愛的期待,減少自己對於表現的焦慮、多溝通等等,都是可行的方式。

3個可嘗試的方法

等等,講了那麼多,所以到底要怎麼辦?下面提供三個可以嘗試看看的方式:

  1. 降低性愛壓力(stress):我覺得這是一個責任分擔的概念,如果都聚焦在兩個人的表現那彼此壓力就會很大,但如果可以用玩具輔助、或者是用潤滑液,可能壓力變小了,做起來反而輕鬆許多。
  2. 減少性愛期待:我們都知道不期不待不受傷害,但關係很難沒有期待,所以其實可以做一個調整就是「降低期待」,例如不一定每一次做愛都需要插入、也不一定每一次都要「有濕才算數」,有時候光是兩個人擁抱接吻,一起相處,這個過程本身也可以很滿足。
  3. 在開始之前,先愛自己:聽起來很老哏,但很多時候我們會匆匆忙忙提槍上陣,卻忘記好好照顧自己。你可以用一些有芬芳香氣的精油、或者是幫彼此按摩,放鬆身心,前面推薦的那款小動物潤滑凝露本身就有舒服的香味(私心推薦小蒼蘭!),放一點點在手掌上搓揉開來,體驗一下不同的味道,有別於傳統黏膩的潤滑液,含玻尿酸的水性成分讓肌膚擁有清爽流暢的滋潤感,給自己一點時間,在嗅覺與觸覺愉悅的狀態下讓自己慢慢進入狀況。

性慾不對等是常態,不代表你們不愛

性愛頻率的確和關係滿意度有關,但關係滿意度也跟很多其他的東西有關,例如兩個人之間的安全感、情緒的親密等等。所以當你想要他不要,或者是他想要你不要的時候,一直聚焦(focus)在彼此「不合」的部分只會讓兩人更辛苦,然後很多負面的想法就會蜂擁而至。

俗話說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教他釣魚不如送他一瓶厲害的潤滑液(好啦這是阿偉說的),下次當你對於性愛有類似的焦慮的時候,先冷靜下來想一想,這個不對等或許不是你的問題,而是兩個人可以一同面對的契機。

好啦,去做愛吧!

 

【Play & Joy小動物系列潤滑凝露】
輸入【bear85】小動物系列可享有熊粉獨家85折優惠哦!

註腳

  1. 這並不代表異性戀男性不辛苦,也不代表同性戀或者是其他關係類型就比較好過,只是指出關於性與慾望的刻板印象期待,相關研究可以參考[3]
  2. van Anders, S. M., Herbenick, D., Brotto, L. A., Harris, E. A., & Chadwick, S. B. (2022). The heteronormativity theory of low sexual desire in women partnered with men.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51(1), 391-415.
  3. Mark, K. P. (2012). The relative impact of individual sexual desire and couple desire discrepancy on satisfaction in heterosexual couples. Sexual and Relationship Therapy, 27(2), 133-146.
  4. Mark, K. P., & Lasslo, J. A. (2018). Maintaining sexual desire in long-term relationship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conceptual model. 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55(4-5), 563-581.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