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電影院 » 《創傷的智慧》觀後:從傷口看見自己

《創傷的智慧》觀後:從傷口看見自己

不是你,而是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的結果」——Gabor Maté

如果你現在的身體或心理有一些疾病,先不要怪罪你自己,先停下來,想想「你對你自己做了什麼」。你對自己做「某些事」,可能在別人的眼裡是一種,但其實你很清楚,那是你目前可以想到,唯一可以獲得解脫和呼吸的方法。

前陣子Sunny Day 推薦了我這個紀錄片,我看著看著,覺得靈魂的某一塊好像被撼動了。

紀錄片《創傷的智慧》(the Wisdom of Trauma)

紀錄片《創傷的智慧》(the Wisdom of Trauma)

跟創傷,就像是一體兩面,當你越性愛、食物、購物、自殘、酒精、藥物、還有那些你「明明知道使用越多會越厭惡自己」的東西,就代表你有一個更強大的東西正在當中——大部分的時候,我們想要逃避的,是那個厭惡的自己。

為什麼討厭自己?

怎麼會這麼討厭自己呢?為什麼那個自我厭惡,沒有辦法停下來呢?如果你小時候曾經受過一些創傷,而且那個創傷來自於本來應該要好好愛你的人,內心會出現兩種假設:

  • 是這些大人不好嗎?
  • 還是我不好呢?

大部分的人會選擇相信後面這種假設,相信這個假設有很多好處,因為如果是我不好、如果是我不乖,我可以透過各種方式「改變」自己,只要我變乖了、變好了、把自己的藏起來了,就可以被愛了。

但真正的事實往往是前者。這些大人過往他們的創傷、透過一代一代的代間傳遞,把他們童年所受的痛苦、忽視情緒的方式,傳遞給你,所以是大人的問題,而不是你的問題。

只是相信前者,會讓你對生命失去。因為你不再能夠做什麼讓那個對你來講很重要的人愛你了,你會感到很恐慌,甚至你得要開始相信,那個本來應該愛你的人或許某個程度是個壞人,這種恨、這種徬徨好難承受。

搞到最後,不論相信哪一個假設都有痛苦,於是你在這兩個假設當中擺盪,漸漸的,你開始不知道該怎麼辦,到了最後你會選擇逃離你自己的感受,以為這樣會比較好過。

因為停下來看自己,那種感覺太羞愧了、太難受了,所以會用一種方式暫時逃開,投入瘋狂工作、投入各種物質的使用,讓自己可以和身體的感受暫時斷開連結,這樣就不會感覺到痛了、這樣就不會感覺到了,這樣就不會感覺到了,這樣就不會想起小時候曾經被虐待的那些痛苦,這樣就可以暫時遺忘某一些已經被記憶給抹除的創傷⋯⋯,可是當你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你同時也把真實的自己,關在這個巨大的身體裡面的某個牢籠。

創傷在生命中的意義

有些人耳鳴,因為他的情緒關在耳朵裡面(對我就是在說我),有些人胸悶,因為他的情緒被困在胸口裡,有些人經常性的偏頭痛,那是因為某一個讓他很受傷的記憶,塞在他腦袋的某個地方。《The wisdom of trauma》紀錄片裡面談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很多很多身體的訊息,都是在告訴我們同樣一件事:你得停下來好好想想,你對你的身體,做了什麼?

可能過往在你很小的時候所受的傷,沒有人看見,甚至,他們用貶低、侮辱、、忽視等等方式,讓你覺得你不重要;然後你也學會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自己,跟自己說處理事情比較重要、處理情緒不重要;跟自己說不要管那些傷口,往前走就對了,可是在這個巨大身體當中的某一塊,你還是渴望被愛,渴望簡單地被擁抱。只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情,你卻做不到。

怎麼會這樣呢?因為你太習慣用嚴格的方式來對待自己了,這是過往你和內心的情緒和創傷隔離的一種方法,相反地,要你真誠地面對自己的感受,那會有一種巨大的恐懼,你不曉得把這個洞打開了,會不會掉到沒有底的深淵,你也不曉得,如果把這個脆弱的部分拿出來,會不會有人可以接住,與其讓自己受傷得更嚴重、承擔跌落山谷的風險,不如把自己鎖起來。

「當你願意走到地獄盡頭,就可以看見天堂。」

傷口是毒也是藥

我老闆經常跟我說:「傷口是毒也是藥」,以前我總覺得是一個口號,但當我看完這個紀錄片(大概一個半小時,由於過度努力,所以用兩倍速看),突然有一種很深很深的感動,不知道為什麼,到一半的時候覺得有點想哭⋯⋯然後從那一刻的時候我發現,原來這就是我對待自己的方式:用快轉的形式來進行我的人生,讓很多的訊息進入我的身體,所以我的耳朵可能在告訴我,或許,你該練習慢下來。

於是我把影片暫停了下來,想一想我的耳朵想要告訴我什麼。一開始不是很容易,但當我稍微給自己一點時間的寧靜,我發現還真的有一個聲音,它在跟我說:「你需要休息,我好累了。」

然後我聽著聽著有點心疼,原來我一直以來都是用這種方式來對待自己。雖然,相較於五年前我學諮商之前,我覺得這幾年我變老了,速度也慢了下來(尤其在開始錄podcast之後),可是這個慢可能還是以一個身體沒有辦法承受的速度,而我,在這麼多事件當中迷失了自己,遺失了最重要的東西。

以為荒唐到底會有捷徑1,卻不知要打開那個需要密碼的盒子,需要的只是對自己心疼。當你開始心疼自己了,允許自己哭泣了,讓一些情緒可以在特定的空間展現出來,這個盒子或許就會慢慢一點一點的開啟了(可惡寫著寫著眼眶就紅了)。

這個世界總是給那些生病的人一些更負面的標籤,好像只要吃藥、定期治療,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但這個紀錄片告訴我們,這些方法並不是不好,只是這是權宜之計,真正需要解開的是在那背後,很深很深的創傷,那個被看見的、被重視的,好想要被擁抱但是卻沒有好好被抱的,真實而脆弱的小孩。

由衷推薦這部片給大家。

讓我們一起留意自己心中那個被自己忽視的聲音(因為常常會忘記,所以要常常提醒自己、彼此提醒),像照顧剛出生的小孩一樣,細細柔柔照顧他,用擁抱代替責罵。或許過去他都沒有被看見,但現在我們都看見他了,他不會再孤單了。

你也是,你不會再孤單了。
願我們都可以在遺失的城市當中找回自己。

欲觀賞紀錄片可透過紀錄片官網贊助即可立即觀看(Donate to watch the film)

註腳

  1. 告五人《在這座城市遺失了你》歌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