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愛情心理學 » 是誰先說我愛你?

是誰先說我愛你?

(文短出沒請注意)

「說你我嘛!」她嘟起嘴在我懷裡撒嬌,又到了一天一次的說你愛我時間。

我一邊練功打副本,一邊還得應付她的蠕動。

在我腦容量有限,又不想讓她失望的情況下,只好屈服於她的淫威之中。

「妳愛我。」我說,簡潔有力的三個字。

「厚呦,我不是叫你說我愛你啦,我是叫你說你愛我,不對,是說我愛你!!」

她說到自己都打結了,又要如何要求還在按滑鼠、放法術的我,清醒地說清楚呢?

「你愛我。」我又重複了一次。

「你很討厭耶!一點都不浪漫!剛一起的時候,也是我先說愛你的!」她說。

於是她抱著她的兔子玩偶,到角落自己玩去了。

我喝了一口桌上的重乳拿鐵,心想:真的嗎?我怎麼記得是我先說的?

[誰還記得是誰先說]

和女孩,究竟是誰先說我愛你?又是誰比較浪漫?

前幾天我收到賓州大學的Marissa A. Harrison寄來的新文章,

他讓這個看似複雜難解的問題,有了一個跌破眼鏡的答案:

雖然少女情懷總是詩,可是在一段戀愛關係裡,先開口說「我愛你」的,往往是男孩。

Marissa A. Harrison與Jennifer C. Shortall詢問172位大學生們,

“在他們的戀愛經驗中,究竟是哪一方先說「我愛你」”,

並請他們猜測,究竟是男孩先說我愛你,還是女孩先說。

結果出乎意料地發現,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女孩比較浪漫,會先墜入愛河(87.8%)、先說我愛你(75.2%),

但是結果卻是大大相反。

那也阿捏?

Harrison認為,相對於,女生開啟一段新關係、承諾愛上一個人的代價比較大,

包括時間、青春,還有往後的生活、孩子的照顧等等。

所以,雖然她們從小就對感情懷抱著一些浪漫的期待,

卻是比較慢給出確定答案的人(Harrison & Shortall, 2011)。

事實上,研究「浪漫信念」(Romantic Belief)多年的Susan Sprecher(1999)

也指出,整體來說男孩比女孩更容易一見鍾情、更常相信對方是自己生命中的唯一、

並且,更讚同「真愛能克服萬難」的想法。

[]

「說不定這只是美國大學生的想法,人這麼『必數』,

不太常講這種噁心的話吧?」

每次我跟人分享國外研究的時候,第一個面對的就是這類的問題。

的確,華人在性愛方面是比較保守(Fok, Chan, & Yuen, 2005),

可是在西方文化高度滲透的今天,也變得比以前「更浪漫」了起來。

高師大卓紋老師調查了全台灣男女老少的愛情態度,

發現雖然男女表情達愛的程度上並沒有很大的差異,

可是越開放的人,越習慣向對方說出內心喜愛的感覺(卓紋君, 2004)。

[浪漫?可以吃嗎?]

通常,性別差異的探討文章都會引發大戰。

不過,在吃雞排觀戰之前,我不禁納悶一件事情:

浪漫與否真的那麼重要嗎?

Sprecher強調,雖然在感情剛開始的時候,對愛情抱持著浪漫的看法的人,

的確比較愛身邊的人;但隨著相處時間的增加,這種浪漫的感覺反而會「遞減」,

越多的浪漫並不一定會讓感情越為長久

--而且,縱使我們都知道浪漫不能當飯吃,卻不知道,浪漫本身,也存在著一些風險。

如果你相信命中注定或一見鍾情、相信身邊的他是你生命中所追尋的另一半、

相信他的靈魂完整了你的生命,那麼你需要冒的風險是:他究竟是不是真的是這樣的人。

例如,Franiuk, Cohen, & Pomerantz (2002)的研究發現,

如果浪漫的人很幸運地遇到了靈魂(Soul Mate),他們的幸福會加乘;

但如果遇人不淑,卻會比那些不相信永恆的人更為痛苦。

期望越高摔得越疼,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星星的碎片]

「她總是說,是她先愛上我的。我們常常因為這件事情,或誰比較愛誰鬥嘴,

雖然這種爭論看起來好像沒什麼意義厚?」

65號和我坐在全家旁的咖啡座,一邊打蚊子一邊跟我說,

雖然表情很癡呆,卻又帶著一絲欠揍的幸福感。

「那你都怎麼說?」我問,一邊吃著歐瑞歐蛋糕,

做兵果然會讓人胃口大便,當然,體重亦同。

「爭到最後,通常是她贏。然後我就只好抓抓頭笑一笑。」

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欠揍的幸福表情不只一種。

柏拉圖說,我們都像是星星的碎片,一生都在追尋能完整我們的另一半。

在感情的天空裡,我們常常走得跌跌撞撞,也曾經故作堅強。

幾次跌倒之後,

我們逐漸學會在估量要在對方身上放多少的重量才不會受傷,

對愛情的看法也變得務實了起來。

或許,你變得開始不相信真愛;

或許,當你聽見下一個他說:「你點亮了我的生命」的時候,不會感動得落下淚來;

也或許,你開始明白,沒有人能真正填滿任何人殘缺的那一塊。

可是你也終究也會明白,每一個他或她,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小塊。

你不會因他而完整,卻會因為他,變得更為獨特、閃爍。

「後來,我問她,為什麼總是說她先愛我、她比較愛我…」

「終於有一天,很冷,骨頭都會痛的那種天氣。

我們兩個依偎在一起,她仰著頭跟我說: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誰比較愛誰。只是我希望是我比較愛你。

雖然,好像比較愛的比較辛苦,可是我希望比較辛苦的那個人,是我,不是你…』」[2]

[參考文獻]

可自行上網下載

[註解]

[1]本文經Marissa A. Harrison同意後撰寫,唯在性
別差異上,仍須注意個別差異。

[2]如果存在有「欠揍的幸福表情」的王國的話,我想65號可以去那裡當國王。

[3]如果你想知道自己或對方對愛情的態度,可以連絡實驗室正妹學妹
或估狗”配偶適合度心測分析“參與實驗(小小聲)。

[參考文獻]

Fok, W. Y., Chan, L. Y. S., & Yuen, P. M. (2005). Sexual behavior and activity in Chinese pregnant women. [Article]. Acta Obstetricia Et Gynecologica Scandinavica, 84(10), 934-938. doi: 10.1111/j.0001-6349.2005.00743.x
Franiuk, R., Cohen, D., & Pomerantz, E. M. (2002). Implicit theories of relationships: Implications for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and longevity. [Articl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9(4), 345-367.
Harrison, M. A., & Shortall, J. C. (2011). Women and Men in Love: Who Really Feels It and Says It First? The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151(6), 727-736. doi: 10.1080/00224545.2010.522626
Sprecher, S., & Metts, S. (1999). Romantic beliefs: Their influence on relationships and patterns of change over tim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6(6), 834-851. doi: 10.1177/0265407599166009
卓紋君. (2004). 臺灣人愛情風格之分析研究. 中華輔導學報, 16, 71-117.

[註解]
[1]本文經Marissa A. Harrison同意後撰寫,唯在性別差異上,仍須注意個別差異。
[2]如果存在有「欠揍的幸福表情」的王國的話,我想65號可以去那裡當國王。

本文引自womany.net[愛情研究室]專欄


[點此下載全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