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未分類 » Kidult:海豚飯店裡的小男孩

Kidult:海豚飯店裡的小男孩

前幾天睡前我點了這款蠟燭,因為有這個融蠟燈所以不怕火沒吹熄就睡著,感謝 @skimmy_unlimited 無私分享!
.
結果當天晚上來了一個夢。那是一個過分美好的
.
夢裡是一個狹長的房間,在房間的,有一個叫做海豚飯店的地方。大概在海豚尾巴的位置,坐著一個小,急急忙忙地在遊戲室的角落玩變形金剛。
.
我覺得很好奇,既然是玩為什麼要這麼匆忙,男孩跟我說:「不趕快玩的話等一下就要被抓去寫功課了!」我才知道,小男孩跟一個像是虎姑婆一樣的住在一起,每天晚上會檢查他的作業,如果少寫一頁,會縮短15分鐘他玩遊戲的時間。他必須很快地玩好遊戲,然後趕快去寫作業,才會有更多的時間玩遊戲。
.
很矛盾對不對?做夢的時候的我(專有名詞叫做夢境自我,Dream ego)並沒有覺得很矛盾,反而覺得是很合理這一件事。夢境自我看著那個那個孩子覺得他好可憐,就蹲在他旁邊跟他說:「你放心玩沒關係,作業在哪裡我幫你寫?」
.
他把整疊比他人還要高的作業交給我,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一副好像是那種:「大哥哥你看起來這麼笨真的有辦法寫得完嗎?」的眼神,儘管如此,他把作業交給我的時候,似乎有一點點小小的信任。
.
我接過作業,發現都是一些很簡單的加減乘除,這小子真的是小看我了,可是當我真正開始計算的時候,卻發現非常的繁瑣,好像永遠也寫不完一樣——我開始可以感覺到他那種「你不用幫我了、你幫不了我了的」的感覺。
.
眼看巫婆就要來找我們了,可是還有堆積如山的作業還沒寫完,他一臉就是那個快要哭出來的表情,那時候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衝著巫婆中二地說:「你要就衝著我來吧,這些作業是我負責的!」小男孩躲在我後面抓著我的褲管,對著巫婆吐舌頭。
.
巫婆竟然變成了哆啦A夢,然後從百寶袋裡面拿出記憶吐司,還加了一句:「真拿你們沒辦法~」幫我們把作業都寫完了。最後,我們三個人居然地板上一起玩變形金剛。
.
要離開海豚飯店的時候,小男孩還跟我說:「哥哥你什麼時候再來陪我們玩好不好?」我對他點點頭,然後抱了一下他,這是我第一次在夢裡面有想哭的感覺。
.
我一開始還不太了解這個哭的感覺是從哪裡來,但後來濛濛糊糊當中好像開始有一點感覺:
-我心疼夢裡面的那個小男孩,在他仍然可以玩樂的年紀,就承擔了超過他年齡所可以承擔的那種責任
.
-我心疼夢裡面的自己,就算是在那樣的時候,也很想要解救別人
.
-我心疼夢裡面的巫婆,感覺他好像也是逼不得已,所以才會出這種作業。她心中其實也有一個很想要一起玩的小孩。
.
離開海豚飯店的路上,要經過一個非常狹長的通道,婆婆給了我一隻很奇怪的手電筒,長得像蠟燭的形狀,又有一點像是勺子,總之要小心呵護著上面的火,才不會熄滅。
.
醒來之後我終於明白,其實它在講的是我心裡面的一道光,一道好不容易才點亮的光,一道「有些時候在忙碌當中就會忘了,原來自己也是可以的」那道光。
.
然而最令我感動的是在夢的最後,婆婆牽著小男孩的手和我揮手,好像在說海豚飯店不管什麼時候都歡迎我,那一刻夢境自我落下眼淚,醒來的時候枕頭上濕濕的。
.
早上起來一如往常,打開書繼續讀,發現Louis con France 早就有開示了:我們裡有很多被我們給忽略的感覺(例如說嗅覺就是經常被忘記的一塊),當你把那個感覺點亮,接你從來沒有被照亮的內在的某一塊,也會跟著發光。
.
如果你平時是很少使用觸覺的人,不如閉上眼睛, 摸摸黏土、摸摸葉,感受它的質地和溫度;
.
如果你平時是很少使用嗅覺的人(跟我一樣)那麼,睡前點一盞蠟燭,或許不只照亮了你的夢境,也會照亮你。
.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就允許自己任性當小孩吧,反正作業是寫不完的,不如好好的放手去玩,讓生命自己給你答案。
.
你沒有更好的明天,
但你有夠好的現在。
.
「沒有當夠小孩的人,往往也沒有辦法當好一個大人。」 @ericahsu1231 說,或許情境無法允許你當小孩太久,那麼也沒關係,因為你可以給自己講蠟燭的時間,在這個時間裡,你可以伴隨著它的香氣,開啟那些你從來沒有好好玩樂過的童年。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