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我想醒來?

我想醒來?

「夏天已經結束了,小君也大二啦!」

「都已經過了半學期摟!」我說,一邊把手裡的波羅麵包一口完。

青蛙先生,不,正確的說應該是青蛙大人,坐在桌子上的海灘椅上面閒適地抽著煙,偶爾將煙屁股輾在他海灘椅下面的煙灰缸裡面。雖然是這麼說,不過煙灰缸的大小幾乎和青蛙大人一樣大。

「我說小花君,轉眼間你也過了20歲啦,該有一些了。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從事我這個行業?我可是能保你吃香喝辣的歐,撲呼呼!」

說完拉拉花襯衫,從襯衫口袋裡面又拿出一根香菸,像是魔術師從帽子裡變出來一樣熟練的點上。

「哀,你說事業阿?人家說男人長大要有自己的事業,女人要嫁個好老公,果不其然,大夥兒上了大二之後,無一不去拚自己的課業和前程;女生無一不去找尋自己的春天,究竟還有誰在乎這裡呢?」我撐著下巴,悶悶不樂。

「所以我說小花君你也要一樣阿,趕快找個好事業定下來吧,你看大夥都為自己的奔波,你呢?你在幹麻阿?總不能跟我一樣整天閒閒沒事幹吧,撲呼呼!」

青蛙大人從海灘椅上跳了下來,穿起夾腳拖鞋走到我前面抬頭問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只不過,我希望自己不要向大家一樣都被星星騙了。」
我起身,準備結束這段對話,並且彎下腰來將玻璃杯裡面的吸完。

亮紅豆這個時候終於從廁所裡面走出來,匹資啪擦地給了我兩巴掌,我雙頰立刻像打翻了的番茄汁一樣泛紅了起來。

「噁心!你難道就不能一些什麼嗎?」她說,眼淚撲訴訴地掉了下來。

嗯,沒錯,或許這樣做才是對的。

青蛙大人收起海灘洋傘,揮手向我道別。

「代我向及法師問好!」之後便從空氣中開了一個洞跳進去消失了。

昏黃的燈光下只留下兩個相依偎的人影。

誰可以告訴我,

到底什麼才是真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