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師之路 » 推動世界的雜碎事件

推動世界的雜碎事件

這天,毛毛兔又倚著她熟悉的窗台,看著一樓木質鋪陳的露臺座上坐著一個穿著黃色休養服的青年,悠悠地拿著一本書,就這陽光穿過稀疏葉梢灑落的光,讀著。

「想想他們這樣的確也蠻愜意的。」她說,然後嘆口氣轉身看著她桌上堆積如山的報告。這口氣的長度深深地讓我體會到心理師沒有過勞死,一定是有非常好的調控能力。他們一樣需要、一樣需要工作、一樣需要戀愛、一樣有經濟、年齡、體力、業績等等的種種社會期待。而且,還得在不同的獨特的人之間,周旋。

「是阿,我們人生有太多蹉跎在不太重要的事情上了。」我說

「如果說是不重要的事情,為什麼我們要一直時間去做它呢?」她說

「或許…這對別人來說是重要的。或者說,至少在今天,對他們來說是重要的。」我說,說完之後連我自己都不太懂。

「你可以再多說一點!」她前傾45度說,說完我們都笑了。

「比方說,每天中午替大家送青菜豆腐湯來的庇護工場小弟弟,對我們來說,這只是一餐,可是對他來說,這是他少數可以為別人付出、和別人說出感謝、並接受我們讚美的機會。」我說,把頭從電腦螢幕前轉過來。

每天每天,他提著小塑膠籃搖頭晃腦以可愛的姿態走進來的時候,我彷彿看見陽光可以穿透窗簾般的那種耀眼。只差背後沒有升起小幫忙唱福音而已。


「原來喝個青菜豆腐湯這麼偉大,我都不知道耶。」最愛喝湯的小D從桌子裡面探出頭來,嘴巴還在咀嚼著豆腐的原味。有些人起東西的時候,全世界的聲音都會被抽走,心理師小D似乎就是這樣的人。

「可是我還是不懂啊!所以,我們一直在作的是,對別人來說”暫時”重要的事情?」她說,從窗邊走過來,這時我才注意到她不穿毛衣了。冬天遠了。

「是阿。打掃廁所的阿姨、餐廳打菜洗餐盤的阿兵哥、門診掛號的護士、一直坐在電腦面前打報告的我們、甚至在網路上寫文章分享食記的部落客,都是用別人對生活的暫時需求,在”推動”我們的生活。」

「那意義是?」小D含著筷子咬著下嘴唇,以懷疑又足以把一串人萌倒的的眼神看著我。

「我猜可能有兩種意義。一種意義是,讓我們覺得,我們是被社會需要的,就算我們作的都是瑣事、例行公事;另外一種意義是,正因為我們常常與這些不太親密的人付出,我們會更與自己獨處、與愛人共度的時光。」

來到這個煙霧裊繞的古味小鎮,遇見一些和我不太一樣的人,我才發現很多事情和,是在paper裡面找不到的。

由衷地感謝,這些推動我生命的可愛人們,以及那些永遠忙不完的小雜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