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男友出租宅急便二

男友出租宅急便二

夜,被鼻塞惱得睡不著,只好起身,打開電腦。

上線之後,竟遇到久違的阿肯;
一套紳士服,搭配質地良好的皮鞋,有型的帽子和手鍊。
連在遊戲裡,他也穿著時髦。

「這麼晚還不睡?」我和他坐在村長家旁邊的大樹下,聊了起來。

「在等人呐!」

「公會裡面的嗎?」我試著問。

「不,是工作上的。要幫她過生日。」

「連網路也可以接到CASE,真有你的。」

「唉,很累耶。最近忙死了,真不懂為何十月到十二月總是那麼多人生日。」

「你已經是我聽過第10個人說這類的話了。」

我開始告訴他一些上的研究,來解釋他的

「不過,禮物的錢是你出嗎?」

「大致上是組織負責,反正他們是既得利益者。若私底下有需要的話,可以額外買給客人。」

「老實說,你有沒有過你的客人?」

「你說那些女生?以前我夥伴曾和客人動真感情,後來鬧到要辭職。你也知道,男生只要一扯到感情,就會開始用下半身思考。

「不過,曾經有個女生,讓我很動;只可惜,造化弄人……」

本來想聽他繼續說,此時一個女孩走來,約12歲體型,穿著限量的兔子裝,在大樹前停下來。

「他在沒關係嗎?」女孩問。

「不要緊,他是我。海苔,我跟你介紹一下,他是晴。」

「你好。」我禮貌性地打了個招呼。

「我跟晴要去夜唱,要一起來嗎?今天是晴生日,幾個朋友要幫他慶祝。」

(幾乎是同密語給我:組織出的錢,不用擔心)

「這麼晚?都快半夜1點了耶?」

「沒關係,人多好玩嘛。就算是報答你上次送我的盾牌好了。」

「不了,我明天還有課。改天吧!」其實頭很痛,根本不可能出門。

「嗯。那好吧。本來想趁機介紹一些女生給你認識的。」

(我偷偷密語給他:所以你以他的男朋友出席?)

(廢話,其實我超不想去的,才拉你陪我。要不是老大拜託我接,我寧可在家

回完我這句之後,立刻對晴說:
「十五分鐘後我在妳家樓下等妳。我會幫妳帶外套,不過你還是要穿暖一點ㄡ。」
「嗯,豪。」晴點點頭(說「嗯」的時候會點頭,是遊戲的設計)
「海苔,那我們走摟。真的不來?」(同時密語:真的有正妹歐)

「你們玩吧,我想睡了。」我還是覺得床鋪比較大。

「嗯,晚安。」

「掰掰」說著,晴先消失在螢幕上。

「下週找一天再好好聊聊。掰掰,祝我好運!」

「加油!晚安。」約7秒後,他也消失在螢幕上。

村長家旁的大樹下,頓時只剩下我一人,還有我的,繼續把頭晃來晃去。
對要去夜唱的人說加油,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不過,正如莎士比亞所說

態度決定行為,行為決定習慣,習慣成自然,自然成

或許這樣的生活態度跟方式,也決定他半夜還得去夜唱的命運吧。

頓時我才真正體會,原來每個人都有十分辛苦的一面,儘管表面光鮮。

還有,原來莎士比亞是認知學派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