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白熊來了

白熊來了

這幾天一直來,每次都像晚春帶有涼意的風悄悄地滲入我的腦袋。

跟月事不一樣,白熊來的方式是毫無預警的。

你不知道他這個月哪一天會來,幾點會來,會多久,何時會等等。

但身為一個人,接受白熊的來訪也是相當事情。

我們對於能控制的程度真的是相當有限,於是只能在每次白熊來訪時,準備好一些番石榴款待他。

「不好意思厚,沒有敲門就進來了。」

白熊拍拍身上堆積的一層薄雪,但門外顯然沒有下雪的跡象,有一種他從異乘著神隱少女中奇幻火車而來的感覺。畢竟這裡是阿。

「沒。這裡坐吧。」我突然想起康永與瑤搖所主持的「但是又何奈」。

我信步走到廚房拿出削成尖尖彎月形的青色番石榴,裝在的淺盤中端到客廳,

白熊卻無視於我所削的芭樂,逕自從冰箱取出整顆的芭樂,用犬般的尖齒大口啃食起來。

但是又何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