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在颱風天裡擁抱兔子

在颱風天裡擁抱兔子

有人或許會覺得很奇怪,哪來那麼多

還有,來來去去這麼多兔子,難道我都不會覺得難過嗎?

其實是會難過的。

颱風天我一大清早就來到了研究室,從大一女走到心理系南館

幾乎是踩著風踏著雨前進。所幸,雨只是毛毛的,只濺濕了一點衣襟。

整個南館空蕩蕩的,幾乎是到掉一千元在地上都不會有人揀的程度。

自己開燈自己開冷氣,自己坐在219的中央位置,對著眼前的電腦開始工作

沒想到早上就把落後的進度補上了,

由於每天睡很少,眼皮很重趴下又睡不著。

中午又一個人走去買關東煮,颱風天,沒辦法,所有的商家都像跨完年的人一樣拉下鐵門沉睡

回到219,望著這個空泛的研究室,想想過去一年在這個空間裡發生的光景,不知為什麼竟然濡濕了滑鼠。

一切都好像昨天才發生的事情一樣。

“你難道奢望有永遠不會分開的團體嗎?”果子狸在臨行前,一邊啃食著行李的把手一邊說著。

我不敢奢望有這樣的團體,畢竟所有的人都會變成回憶。

一直以來我都有一個錯覺,那就是朋友是不會變的。殊不知這也是個不切實際的妄想。

露水在葉尖欲滴時很美,但是這種美往往只有剎那

水蒸發之後,不知道還要經過多少時間和機緣,才會降臨到同一片葉子上。

一邊這樣想著的時候,突然有一種強烈的孤寂感湧來。感覺像是胸口相當的飢餓,或胸腔的骨骼被開了一個很深的洞一樣。

研究室突然像是開始旋轉似的,許多回憶往事在我身邊一直繞阿繞的。

坐在這個位置上像是黑色的能量一直往胸口湧進的感覺,我幾乎就要成了颱風眼,我的世界就要像大黑幕一樣暗了下來。

非常強烈地想要什麼人!!心裡在吶喊著,誰都好,讓我抱一抱吧!!(不過當然是沒有說出來)

一隻黃色的兔子咕咚咕咚地走了過來,拍拍我的肩,我幾乎是反射性地就將她緊緊抱住,幾乎要讓她窒息的那種抱法。

她耳際的香氣貫穿我的鼻腔,胸口仍感受不到一絲,取而代之的,是她柔軟的乳房以一種美好的形狀在我胸腹間緩衝著一股激動。

“還有我噢,不要怕”兔子說。那種強烈的飢餓感好像有點減少了,如同逐漸在漏氣的氣球一般。

兔子細長的雙手環抱在我的腰上,我的頭繼續恰到好處地放在她豎直的雙耳間。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我才發現週遭的轉速緩緩下降了。

感覺像電影或MV的情節,鏡頭take著我們兩人,然後慢慢移開。

風變小了,雨也差不多停了。世界還是在轉,人還是在改變。

有些人與你如相交線,過了這一點就在也不見面

有些人與你如螺旋線,不斷交集前進永遠有明天

強求的關係終究不會長久,但不努力作些什麼,沒有人會為你停留

兔子躺在桌上,長長的手微微地垂下來,望著219滿是星辰的天花板微笑著。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