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日落前與妳相遇:談一場透明澄澈的戀愛

日落前與妳相遇:談一場透明澄澈的戀愛

中晝,一個長髮披肩的女孩走了進來,從我桌邊的隔板探出頭來。

「嗯請問,你會想要去看這部嗎?」

我從Hofmann(1997)paper中抬起頭來,前額葉還沒shift到她的話中。

「我是說送給你。」他把兩張浪漫得可以的票遞到我面前。

「你是一間一間問嗎?」

「我和我朋友今天本來要去看的,結果他臨時有事你今天晚上會有空去看嗎?」

「好阿。謝謝妳。」雖然我還沒想好要找誰去看。

「不會。」說完她笑著轉身離開。

  

後來才發現,是她開啟我感動的一天。

 

一邊趕論文的時候,一邊對著錶。

電影是七點,但是必須提早一小時去劃位。我和她終於在5:50離開系館,幸好到的時候還有位子殘留。

真是一部浪漫得過份的電影。

正翻的女主角卡洛琳 谷愛 Caroline Guerin帥到讓你興奮的男主角奧海良偉克Aurelien Wiik,以及好像永遠都是夏天的地中海

藍色的天藍色的海藍白相間的建築,陽光像是花不完似的盡情地灑落在兩人赤裸的肩上,背上,臀上。

 

絲綢般的衣服,娥娜多姿的舞步,在白色露臺的頂樓揮舞出曼妙的音符

每一步走得都很有質感,每一幕運得都很有意境,好像時間要停留在這一刻一樣。

 

愛上一個會消失的女孩,或許是一場美麗的錯誤。

我不禁想起,是否美麗的本質就是消逝?

「那是因為她很正,才有本錢消失。」她說。

「過年的時候,香港有一個新聞來的。一個男生得了憂鬱症喔。」在系館的門口,她倚著我的肩跟我說。

「為什麼呢?」

「因為他喜歡一個女孩。每次她與男朋友分手,就來找他;等到她交了新男朋友之後,她又人間蒸發。所以這個男生很痛苦喔,他永遠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消失。」

「難怪會得憂鬱症。」我說,把腳踏車停好。

「那你會不會有一天突然消失呢?」在鎖腳踏車的時候我問她。

「會。」她回答,RT(反應時間)小於500ms(毫秒)

「為什麼?」我問她。

「我隨便說的。哈哈。」說完便轉身背起背包上樓。

但是,我不覺得她是隨便說說的。

正如同正妹才有消失的本錢,愛情之所以淒美是因為它消逝於瞬間。

「不再」所帶來的無限緬懷,是多少美麗的現在都無法攀越的障礙。

註一:圖片均取自電影簡介宣傳劇照;電影簡介與預告片連結
註二:推薦喜歡藝術片的同好去看,看玩保證讓你有心癢癢的感覺。
註三:給已經看完的夥伴~為什麼得不到的是最好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