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稱職的第三者

稱職的第三者

稱職    Hanason

「原來我真正愛的人,是他。」
闊別了數天,我們都說好給彼此一點空間想清楚,她語帶哽咽的說出這段話。

「是什麼讓你發現這點?」

 我試圖冷靜地像念稿一般地說,畢竟這段關係從一開始就能想像結果的悲慘性。

「前天我翻翻以前的日記,想到他送我回家的溫暖街燈,看見我沒化妝時仍說我好美,吃完飯倚在他肩上…」

「這些我也能做到。」

「是阿,的確不難。看到你的時候,我會臉紅,很想抱你,但是在他的身邊,我有一種很真,很安心的感覺這樣的感覺,我在你身上讀取不到…雖然你很吸引我,每一次與你見面就像吸毒,好興奮卻又很罪惡;一度也因為對你的迷戀而沖淡了對他的思念,但是,我現在才明白,他是真正拿全部的生命來愛我的人。」

得知最終仍然輸給正牌男友時,難過是必然的。但是比難過多一層的,是感動。

感動的是,在這樣一段註定失敗的關係中,她覺悟到真正能陪她一生的人不是我,她也從這一段露水姻緣中重新思考,找回最初的感動。

「那以後不能再捏我鼻子了喔!」她說。

「嗯。」我們在南昌公園的昏暗燈光下破涕為笑,那笑聲是過去我們在街上戰戰兢兢牽手時所無法想像的美好。

原來,稱職的並非耽溺於性衝動,而是讓彼此都從錯誤的關係中解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