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師之路 » 給自己一個,行走的空間

給自己一個,行走的空間

這幾天天氣陰晴不定,大雨之後又是快晴,寒冷的夜接續的卻是燥熱的晨。
也是在不同的忙碌間交替,該做的事像雪球一樣滾不完,卻又做不完

我桌子前面的書已經堆積到比電腦還要高了,新的書卻不斷地湧進來。
還有好多的事情,百廢待舉,卻不知道又從哪裡開始。

師毛毛兔最近在搬家,整個人瘦了一圈
其他的心理師,有的最近感冒了,有的最近因為壓力報告相逼,非常疲累。

但不論多麼的忙,我發現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習慣是:暫停。

「我現在、在放空。等到再過去。」心理師蒼木說。
「等我三分鐘,我喝一杯咖啡。」心理師小D說。
「你的拉拉熊借我玩!」心理師小D繼續說。

心理師小P和職治師小B也會來串門子,吃吃零食桌上的餅乾、聊五分鐘言不及義的天、翻翻早上從捷運站拿來的兩份報紙,有時候我們會用接個案之間的空檔,讓自己休息一下下。

但最厲害的,還是散步。
蒼木有時候會在辦公室裡來回散步,用輕輕的步伐,感受下午的陽光。
細細地感受每一個步伐踩下去的時候、賦予的重量;慢慢地把呼吸調整到順著背脊的方向挪動,聽聽自己的腳步聲,看看窗外的葉子隨風搖曳的節奏。時間的顏色可以在這片刻地緩慢中滲入骨骼與身體,用最短的時間、治癒疲勞的你的腰痠背痛。

「你們覺得,我該先把家搬完,還是先好好休息一下?」毛毛兔問。
「當你會問這個的時候,就表示你該休息了。」我說。
「可是,事情還好多。我無法我一停下來,又有多少東西會被堆疊上去。」毛毛兔說,儘管滿臉憔悴仍掩不住她楚楚的笑容。
「我覺得妳該休息。」蒼木慢慢地說。溫柔的堅持,或許是心理師的另一項特質吧。
上次開會徐麗瑜老師提供了一個有效的方法是:如果你對方能仔細重新思考你所說的話,可以把聲音壓低放慢,然後重複地說。這樣,對方一方面感覺到你的在乎,也會再次問問自己為何如此不自己的感受。

「你不會覺得,每天被報告追趕、被醫師催債、還有幾乎接近無線無法完成的個案要治療,很疲憊嗎?」有次心理師哆啦A夢下班之前我問他,他掩著口鼻,看得出來最近天氣變化為他身體帶來不少壓力。
「會阿。」他點頭。我以為他會否認,但並沒有。
「那、那、那怎麼辦呢?」
「就接受阿,能怎麼辦。」以前想,他可能會說這樣是為了解救蒼生,自己苦一點也值得之類的。
但是真正工作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並非如此。
我們只能接受辛苦是會一直湧過來的;這些辛苦夾帶的情緒也會一直與我們共存在,我們只要把心裡面的門打開,然後感受它們和我們的共在。

當事情變得無法面對的時候、越是忙碌的時候、越需要讓自己暫停。
停下來聽聽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的呼吸、把身體交給感受、將意識開啟、或從遠一點的地方來看自己。
我們的心充盈了自我療癒的能力,只是我們常常忘記這件事情而已。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