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師之路 » 消除過去的人

消除過去的人

早上我和心理師葉辰一起去做水消。

「就只有這箱而已喔?」我問。

「耶…我看一下,好像只有這箱耶,呵呵。」不論討論什麼事情,她臉上總是洋溢著愉悅的表情,開心的程度有種讓人想捉弄一下的慾望。

「我來吧!」開玩笑,相當年我在成功嶺也是一個人搬好幾公斤的水箱,這點小東西還難不倒我。

「謝謝你,呵呵。」其實葉辰笑起來超級可愛的,是不論都會上那種笑容。不過為何這麼可愛的人會取一個如此俠氣的名字,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放這裡就好了嗎?」我將需要銷毀的資料,堆疊到其他資料箱上。每個箱子都用封箱膠封得緊緊的,還有專人看守,看來這個地方也是經過嚴密管控的阿。

「是阿,等等就會有人來收,呵呵。」回去的路上,天空晴朗的不像話。這就是北投,天氣好的時候簡直像天堂一樣。

「如果很多事情,都可以像這樣簡單地委託別人銷毀就好了。」我說,但葉辰還是一如往常地不知道在歡樂什麼,似乎沒有聽到我說的話。突然想起之前叮噹貓說的那種藥,還有蒼木的個案*。


「你為什麼這塊布?」心理師蒼木問他。

「選顏色深的布,比較不容易髒。」他說。

「為什麼?你很怕把東西弄髒嗎?」

「不是…只是,我無法空出來,好好對待我身邊的人…」他捏著布低著頭,焦慮地說著。這句話明顯跟問題不連貫,但同時也顯現出他內心的不安。

「這些日子以來,你都給自己這麼大的…一定很不好受吧。」蒼木才說完,他顫抖的手變得更為激動了。但過了一段時間,他的眼神突然澄澈了起來。

「我、我以前都不知道,或者說,我其實知道,只是不願意承認而已……」


「每個人進來這座巨塔,都有生命中一塊跨不出去的地方,正因為那裡卡住了,讓他們無法掙脫自己所設下的束縛。的任務,就是協助他們小心地去探索、去接觸、去體驗、去碰觸那些曾經他們的部分,給與支持、鼓勵、陪伴、而不是或建議。他們就像是火燒過後的肌膚一般,對任何好的壞刺激都很敏感。所以,我們得尊重這些信賴我們的人,讓他們走出過去,走入當下,走向新的人生。」

蒼木說這段話時,炯炯的目光中所散發出來的熱情讓我有種欽佩的感覺。

或許,心理師的角色就像是水消師一樣,消除刻印在他們心中,那些確確實實屬於他們本身,但又不希望被其他人看見的一部份自我吧。

「不過,更多的時候,過去是無法消除、創造和的。
相較於水消師,我們只能重新填滿個案所缺乏的部分,幫他們在大腦裡,完成過去的未竟之事。」

所以,藉由完整現在來闔上從前,或許才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

*為維護個案隱私,內容經模糊化處理與大幅修改。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