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Mr.多拿滋

Mr.多拿滋

「他像是一碗喝了一半的酥皮奶油濃湯,正等待著被溫熱、被喝完。否則,他會一直不安分地從抽屜的隙縫中爬出誘人的香味來,形成一隻手,默默地轉動你中的齒輪。」--1984年˙微風廣場預定地˙Mr.多拿滋

回到房間,手裡拿著麵包婆婆給的一盒多拿滋,在質地非常良好的梳妝矮桌前小心翼翼地打開。長長的白色盒子裡面像是亂葬崗一樣橫橫豎豎躺了6個多拿滋,心想這種東西要是從天母買來的話不知道要排多久的隊呢!

「您要的隨時出爐!」看著盒子上面印的一小排紅色標語,一邊吃著多拿滋,一口氣就吃了三個。

喝完一口剛泡的法式可可茶之後,拿起第四個多拿滋,也是我最想吃的一個-「雙倍巧克力」,正要一口咬下去的同時,「雙倍巧克力」說話了:

「小花先生,我懇求你先不要把我吃掉。」從多拿滋中間的洞洞傳出來的。

「呃…如果你是其他的多拿滋也罷,不過你是我最吃的『雙倍巧克力』阿,這讓我很為難噢。」我仍拿著Mr.多拿滋不放。

「小花先生,我並不是說你不可以吃我阿,只是請你晚一點在吃。還有,這樣捏著我我好不舒服阿」我只好先將它放回盒子中。

「可以給我一個地方舒服的躺著嗎,在被吃掉之前我想有一個舒服的說話。」我從矮櫃的抽屜拿出一條像是旅館會放的白色毛巾,雖然質感不是很好,不過用來放多拿滋倒是還可以。

「謝謝你阿小花先生。我久仰你大名很久了喲!今天最主要是要來告訴小花先生一件事情,幸好小花先生還沒把我吃掉,不然恐怕就不知道這件事情了。」Mr.多拿滋像是鬆了一口氣並擦完汗似的說,在我摺得四四方方的毛巾上挪動到一個舒服的位子。

「你要說什麼就快說吧,我口水快留下來了耶!」我開始不耐煩他的廢話了。

「這是關於花栗鼠小姐的事。小花先生有興趣聽嗎?好像沒興趣的樣子,那我不說了喲。」我隨即伸手準備去拿Mr.多拿滋,他閃了一下然後地說:

「好…好…我說嘛,不要動粗、不要動粗。我想這件事情對小花先生想找到的那個『真正的什麼』可能有幫助
--我上次在Geogia那條巷子看見花栗鼠小姐耶!」

「那是寒假開始的前一天,天空灰得像是要把悲傷和寒冷的混合物都顯示給地上的人們看的那種。她穿著一件綠色高領呢毛衣,脖子上圍著純白色的圍巾,身著淺咖啡色的外套,褲子是有很多個口袋的卡奇色長褲,腳上的鞋子似乎是某一個暑假買的,不過在冬天穿夏天的鞋子真是有些奇怪,就是黑底圖案那一雙。」

其實鞋子幾乎沒有冬夏之分吧,我暗自地想著。

「不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表情歐,那種好比剛吃完5個多拿滋一般的滿足感,可是又比這樣的感覺多了一些什麼,像是要說著『我很優,我想把它傳播給你!』的驚人感覺呢!。你或許不知道花栗鼠小姐的個性吧,畢竟你才跟她見過一次面而已,她是個外熱內冷的人噢。或許她的表情跟實際上她所想的不一樣吧,不過一個人走路的時候會露出那樣的表情真是令人難以忘懷阿,相較之下旁邊其他的路人全都如同溶化了的咖啡粉一樣在背景中褪去了,因為他們臉上都是跟天空相似的表情噢!只有花栗鼠小姐一個人突顯了出來,沒錯,就是『突顯』,用這個詞一點都不為過。我那時覺得阿,或許她是想到麼開心的事情了吧,但是她臉上所表達的卻不只這些歐。那樣的感覺似乎是背後有一個強大的動力在支持著,並且的轉動歐。」像播音機一樣,從中空的洞中傳出了好長的一串聲音,Mr.多拿滋說得口渴了,稍做一個停頓。

不過由於我太想吃他了,仍然將他抓起,撕成兩半,將其中的一半往嘴裡送。

「是回憶吧,Mr.多拿滋。」我對著已經不會說話的Mr.多拿滋說。

「Mr.多拿滋,這樣的力量之所以強大,並不是因為它能將一些已經隱藏許久的什麼展現出來,而是他不蘊含消失的性質。」

「或者說回憶本身是一個『未完成』,所以他正在欲求著一些的東西與他結合,使它變成『完成』。

--在這之前,誰也殺不了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