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便當盒的左下角˙松鼠˙貓空閒

便當盒的左下角˙松鼠˙貓空閒

這裡是閒。

微冷的夏夜,的尾巴,Cat got nothing to do。

我和吼猴坐在竹籐編的椅子上、看著遠方的夜景
說著貓空的故事、吼猴心不在焉。

突地,上跑下來一隻,兩隻小手抱著一個小盒,長長的牙齒正啃著便當盒的左下角。

「小君你好,今天也來貓空阿,租租?」松鼠先生還是有點陌生的樣子,躲在樹根的地方,繼續啃著便當盒。

「恩。不過倒是你,為什麼要啃便當盒的角角呢?」我ㄧ邊喝著木瑾花茶一邊說。

「小花君不知道歐,租租?你們人類不是便當吃到最後的時候都是把嘴巴就在便當盒的左下角的嗎?我想嚐嚐這裡是什麼味道阿,租租。」說著把便當盒放在頭上,像是哈姆太郎裡面的矇矇,不一會兒又覺得不太妥的樣子,將它拿下來抱在胸前。

「那是一種習慣吧。我們都用右手吃飯的阿,所以吃著吃著嘴巴就會就著便當盒的左下角了,順手,並不是那邊有什麼特別的味道啦!」

「原來是自然而然的阿,租租。可是,我現在也自然而然的想要繼續啃便當盒了耶,租租。小花君一起來啃吧,我還有一個,租租。」松鼠先生似乎想跑回樹上拿給我的樣子。

「ㄟ…那個好吃嗎?」我有點好奇。

「租租,沒什麼味道耶,租租。不過,自然而然的就習慣了優,租租。如果小花君也要的話,歡迎隨時跟我說優,租租。」松鼠先生一邊走,一邊還似乎聽得到他在啃便當盒左下角的

是阿,自然而然就習慣了呀,租租。

話說回來,這裡到底是『貓空,閒』還是『貓,空閒』阿?

管它的,自然而然地就好了,租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