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河流論(The theory of river)

河流論(The theory of river)

許多的時間,我遲疑憂懼躲藏,只為了已經消失的過去與正在消失的現在。

以河流喻之,像是捲起褲管站在時間的小溪中,望著不曾為我駐足的水流,水裡的沙子,滾動的卵石,細小而螢光的魚等,在我足踝膝際如同泥鰍般溜走。

就像大無法一輩子陪小牛去田邊的溪泥裡捉泥鰍,
身邊的人也無法永遠伴在你中。
小時候要好一起堆沙堡的朋友,
裡每天傍晚都有夕陽餘暉相伴的浪漫;
曾經喜歡或陷入熱戀的對象,
讓歲月中的和圍巾都有橙色的溫暖。

然而這些人哪去了?
這些心愛的可愛的摯愛的,
這些換帖的嘛集的相見恨晚的,在額頁中留下刻痕後就消失了。

我什麼也不能做阿!

站在河裡濡濕了褲管,眼睜睜地看著重要的人(或曾經重要的人)乘著河流的翅膀遠離我的背脊,卻也沁入了我的胸膛、心臟。

我一直是這樣以為。

然而,我終於體會能做的其實很多。

人的信任不同於河流,來得慢,去得也慢。

我們很難信任,但真正信任以後,又很難懷疑。

而在失去信任後,要再重新得到信任更加不易。

與其痴痴地惆悵逝去的河水,不如伸手入水,盡可能抓住與我現在所的一切,在一切都太遲之前。

或者把手放開,失去一切就等於得到所有。

真正的是,我今天看到一朵美麗綻放,清新脫俗的花兒,我覺得好開心。

但我不會明天再能看見這朵花,因為美本身的意義是奠基在無法擁有。

看來我得去買個魚簍。

http://blog.roodo.com/lynhsieh/archives/3593.htm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