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所有文章 » 海苔熊手寫 » 情勒是一種轉帳 對方把自己未解的議題轉嫁到你身上

情勒是一種轉帳 對方把自己未解的議題轉嫁到你身上

我想講一個跨越兩年的故事。

「『你是不是不要我們了?我們這麼辛苦養你長大,真是慼心(tsheh-sim)!』我每次聽到這樣的話,就覺得自己是個不孝的人,然後就馬上匯錢回去,就算自己吃泡麵也無所謂。」她說。

朋友Fenny是屏東人,我們皮膚都很黑,都會互相調侃彼此抹醬油長大,只不過前幾天和她一起到咖啡廳工作,我才赫然驚覺,她那個看似陽光的皮膚和外表底下,有一個旁人都無法靠近的黑洞。

他們家從小務農,是補習班老師,爺爺奶奶爸爸都種香水檸檬,Fanny是家裡面的大姐,從小要照顧下面四個弟弟妹妹,幾乎是半個媽媽,從來沒有好好當過小孩。爸爸個性固執,媽媽常常被爸爸的脾氣給捲入情緒漩渦, Fanny除了要當媽媽情緒垃圾桶之外,還要定期變成媽媽的提款機。

「我剛上台北的那幾年,有些時候工作真的很忙,沒有時間回家;或者是生活費有點緊,那個月沒有錢可以匯回去,我媽就會立刻打Line來,講話很難聽。」從慕姿的《》暢銷以來,越來越多人認識這個現象,但真正要跨越這個障礙,卻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畢竟,我們都很害怕讓重要的人傷心,他們的情緒也的確每分每秒都勾動著我們的心情。我想了一陣子,決定先送她幾本文字溫柔的相關書籍。

「我們無法贏得所有人的喜歡與肯定,我們的存在也不是為了滿足每一個人的需要,最該重視與愛護的是自己。」——《立下》作者蘇絢慧老師說。

書送是送了,但老實說我心裡不抱任何期待,畢竟,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本來就比登天還難。沒想到發生了令我意外的事情。

一如往常,那天Fanny媽來電,要她匯錢回去。Fenny那天剛好在一個專案上被電歪,心情疲憊不堪,她沒有直接答應,而是直接在電話裡哭泣,希望可以理解她無法按照期待回家或匯錢的原因——儘管心中充滿了恐懼與罪疚,她還是做出了這個的決定。

「哇啊啊啊,妳好強,請容我尊稱妳一聲F大大!」我一邊聽一邊恭喜她,我都不敢這樣跟我媽說。

然而,不是所有的勇敢,
都可以換到合理的對待。

「勇敢有什麼用?還不是被罵爆!哈哈哈。那天我鼓起勇氣和媽媽說了我的,卻只換來她的痛罵,她竟然跟我說:『我們一輩子都在為你付出,你難道就不能回報、為這個家庭多犧牲一點?我們沒有欠你什麼,為什麼還要求我們理解你的感受?大家要互相、互相知道嗎?這個家需要你承擔,不是只顧著你自己!』,怎麼樣,我媽很crazy吧?」她說,我不敢跟她說我還聽過更瘋狂的勒索台詞(以下開放留言)。

「對不起,害了妳。我一廂情願送你那些書,卻沒有考慮到會是這樣的後果⋯⋯」我說,畢竟不是所有的伸出圓手,都會有好結果。(想想哆啦A夢和大雄)

「我不許你這樣說(她只差沒有把食指放在我的嘴巴上)!老實說聽我媽講了這句話之後,我反而鬆了一口氣。我更加確定自己這輩子大概無法改變她了,我也不要再為了她,把自己下半子賠下去。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偶然翻到蘇老師說的一句話:『照顧好自己,是對自己最大的負責』,好像突然懂了一些什麼 。我知道過往她自己也遭逢許多創傷,但那是她的課題,我很感謝她把我養大,但也因為我已經長大了,接下來的路,我要自己走。」她講話的樣子超中二,只差後面沒有出現夕陽和勇者在地上的倒影。

她的努力,或許並未換來母親的理解和,但那個堅持本身卻給了她一種,勇敢為自己說話的力量;她的心中一定充滿了罪疚和矛盾,但她仍然選擇做出了善待自己的決定。

最後我想說,我發現面對生命當中那些無法抵抗的困境的時候,中二和幽默有可能可以陪你跳過那些傷口,在平常你可以多鍛鍊這種力量,假裝自己是村莊裡的勇者,捍衛自己內在的平靜,用寶劍幫自己立下界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