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電影院 » 「女生不能太晚回家」 談從小到大我們習以為常的「保護」

「女生不能太晚回家」 談從小到大我們習以為常的「保護」

還記得當年你跟家人的抗爭嗎?

  • 「為什麼哥哥/弟弟可以這麼晚回來,我卻不行?」
  • 「因為你是女生,晚上危險!」
  • 「厚呦!不公平!」你說,但你也只能摸摸鼻子,誰叫你是女生。

,久了以後,你可能會默默地內化了「女生就是需要被」、「女生在晚上出門的時候很危險」的,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很不錯,但實際上卻弱化了你對自己的。你開始認同女生也是弱小的、容易會被欺負的、可能會吃虧的等等。

讓我們來看看今天的故事。

古老埃及有個膽小王子被大蟒蛇嚇到昏倒,被夜之后手下的三個女僕救醒。夜之后的女兒被大祭司綁架了,她求王子說:「若你願意救她,我就把她許配給你!」

王子本不想去,看到了公主的ig照片之後立刻改變心意:「開玩笑,拯救她是我的責任!」

夜之后給了王子「魔笛」和「銀鈴」兩個道具,並且派鳥人和他同行,沒想到,王子面臨第一個考驗竟是「不能說話」⋯⋯
修蛋及咧!有沒有人問過公主的意見?

這個故事的開頭聽起來很荒謬,而且王子根本就是外貌協會,還帶了一個「鳥」人,可見的王子的意圖應該不單純(?),但如果仔細回想就會發現,這樣的狀況層出不窮。

他們說「

在你過往的人生經驗當中,有沒有類似的情形?

  1. 家人或朋友幫你安排好某件事,但其實你根本不想要。
  2. 別人口中說的「都是」,但你覺得其實他們只是為了他們自己好。
  3. 有人用「保護你」或者是「照顧你」的藉口,限制你的行動。

童話故事裡面經常出現「王子救公主」的情節,感覺好像公主永遠是被動的、等待被解救的,王子經常是主動的、可以保護別人的,但是這樣的英雄主義情節,可能從某個角度來看反而「弱化」了公主的。在這個故事當中,公主先是被一個男人抓走,然後又等待另外一個男人的解救,如果劇情真的這樣順著發展下去,那麼公主根本就沒有主導權——重點是,這個任務還是由「夜之后」給他的(就像你媽跟你說:「女生本來就應該要溫柔、本來就是該被保護的」一樣。)

換句話說,如果一個男孩跟女孩說:「這麼晚了,你一個人回家路上危險。我送你回去吧!」某種程度上我們可能會覺得這個男孩體貼,但還有一種可能是,這個體貼裡面還蘊含著「女孩無法」的價值觀。

男孩可能是好意,而且他自己可能也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畢竟他從小或許是這樣被教育長大的(女生需要男生保護),但這件事情可以從這一刻開始扭轉。在他送你回家的路上,兩個人可以討論這個主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覺得女生需要被拯救和保護?

(以下包含《童話.世界》劇透,請斟酌瀏覽)

《童話.世界》結局裡你沒有想到的事

昨天去看了 童話· 世界 Fantasy·World二刷(雷),導演在映後座談的時候說了一句話:

「這部片的結局雖然是一個悲劇,但現實世界可能比這個更殘酷。這也意味著,我們可以透過說故事,為現實世界多做一點什麼。」

當時我還有點搞不清楚那個「悲劇」到底是什麼意思,後來我到Hooters跟幾個夥伴進行了映後討論會,我才終於釐清:原來真正的悲劇並不是片中陳新和張正煦的下場1,而是張正煦拋棄了一切、自以為的贖罪行為,其實還是困在父權體制的框架下——他以為他這樣做,就算是「幫」陳新報了仇,但他所不知道的是,他從來都沒有權利,幫任何一個女孩「代言」2,不論是許詩綺或陳新。

「陳新有希望他做這件事嗎?他在行動之前為什麼沒有先問問陳新,這是不是她要的?」KP說。

回到一開始《魔笛》的故事,或許王子真正要學會的並不是如何屠龍、如何拯救公主,而是面對「想要做點什麼,但是卻不能夠說話」的那種「不做什麼」的考驗。當他相信公主有能力可以解救自己,只是在旁邊擔任陪同和合作的角色,甚至詢問自己可以提供什麼樣的協助,把主導權還給彼此,這樣的一個位置,才能讓兩人都

下次,當你受到別人幫忙,但是又覺得哪裡「怪怪的」的時候,請冷靜下來仔細思考,他這個「幫忙」,對你來講是不是一種貶低和弱化?這也不是說你不能夠接受幫忙,而是在每一次付出和接受的時候,可以想想細節裡面有沒有魔鬼。

有時對方可能是好意,但這個好意,會逐漸侵蝕你自我照顧的能力。

願我們每一次伸出的援手,都能夠建立於彼此理解和尊重。

註腳

  1. 感謝昨天一同觀影討論還有提供各種想法的夥伴,礙於才剛上映幾天所以這裡不爆雷了。當然這部片有很多其他不同的觀點,例如張正煦這樣的行為可能拯救了許多未來可能無辜受害的女孩,所以也不全然算是自私。也歡迎看過電影的大家留言提供更多種不同的觀點!
  2. 感謝好友提供此解析:「導演在 童話裡都是騙人的1:49:00左右開始到 1:51:30有說明喔」,詳見留言!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