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電影院 » 《正義的算法》即便童年很糟 你依然有資格快樂

《正義的算法》即便童年很糟 你依然有資格快樂

(本文有雷,敬請斟酌瀏覽)

台劇《》海報 Photo credit: Disney+

那天,爸爸沒有來。

幼兒園才藝表演活動前,他跟爸爸約好,一起吹陶笛,兩個人五音不全、在簡陋的頂樓加蓋租套房外,練了好多個星期,可是在真正要上台表演的那天,爸爸並沒有來。

他眼看下一個要表演的就是自己了,旁邊的小朋友都有家長陪伴,而自己旁邊那個「爸爸的位置」還是空的。他不斷轉頭巴望著教室的後門,希望下一刻爸爸就會出現,焦躁的小手不斷捏著陶笛——直到最後喊他和爸爸上台的那一刻。

他只好硬著頭皮,獨自走上講台,看著台下成雙成對的家長和他們的孩子們,握緊陶笛吹出第一個音⋯⋯

「良良,對不起啦⋯⋯」爸爸劉浪工作了一天,打贏了一場正義的官司,卻輸掉了孩子對他的相信。
「我知道你很忙。」良良嘟著嘴生悶氣。

那天夜裡,良良在椅子上睡著了,劉浪很愧疚、也很心疼,幫他蓋上了棉被,但時光卻無法倒流。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彌補了嗎?

給曾經被丟掉的你

上面這是最近 Disney+熱映影集《正義的算法》 裡面其中一集令人揪心的橋段,看這段時感觸良多。

如果你跟良良一樣,曾經有、丟掉經驗(甚至還等不到大人的道歉),那麼記憶中這個「遺棄畫面」,會一直留在你的腦海裡,讓你對任何「可能分離」的人際關係,都感到

你不太敢再相信任何人,因為連你最在意的人都可以對方和你的,那麼這世界上,還有誰可以相信呢?你可能會懷抱著這個,用藍色眼鏡去看身邊的世界:

  1. 發生好事,只是運氣好而已
  2. 別人稱讚你,是因為他們不認識真正的你
  3. 不論表現得多好,都覺得自己
  4. 不敢投入太多,因為終將
  5. 這世界本來就,善良只會被欺負

如果你也被的經驗影響了半輩子,那麼從今天起,你可以偶爾拿下這個眼鏡,這個「拿下」並不代表對過去的原諒,而是對於自己的原諒。

面對,選擇柔軟

在文首這段故事的最後,劉浪幫良良在律師事務所辦了一個「父子陶笛發表會」,一起在同事面前吹(五音不全的)陶笛。看著良良笑得很開心的臉龐,我赫然發現,遺憾是可能被彌補的。關係的重點,在於你們一起經歷過的時間。良良的原諒或許不是因為這一次的發表會,而是那些過往他和爸爸在屋頂上一起練習的回憶。如果爸爸從來都沒有和他一起練習,只在表演當天壓線出現,那麼就算是100個道歉,也無濟於事。

關係,是每一天相處的累積。
人生總有兩難和意外,如果彼此過往建立的基礎夠深,就不會被這個意外打敗。

你,是所有經歷的綜合。

那些悲傷和遺棄,並不代表你不值得過得快樂。重點是你是否允許讓那些正面的經驗,進入你的感覺裡。那些過往的傷害不會消失,但會隨著你一個又一個的允許,慢慢地被稀釋。

儘管你有過糟糕的童年,
你也不需要一否定每個正向經驗。
就算過去是悲劇,偶爾還是可以活成喜劇。

後記

這部影集是兩個「冤家」劉浪(陳柏霖 飾演)與小顏 (郭雪芙 Puff 飾演)鬥嘴的喜劇,有很多個法律案件交織而成。雖然是喜劇,但卻一次一次觸及重要的議題,例如超收的幼兒園、網路詐騙、食品安全、家事離婚⋯⋯,原本以「我從來不管什麼正義,我只在乎當事人的最佳利益!」為座右銘的劉浪,在和追求正義公平善良(卻不賺錢)的小顏相處中,慢慢地挪動了自己對世界「現實」的想法,也因為突如其來出現的小孩良良,慢慢開始願意相信善良。

經過歲月和時間的洗禮,或許已經忘記當時工作的初衷是什麼,漸漸長大成一個面目可憎的大人。在看這部片的同時,似乎也提供一種空間來反思:現在在自己眼前引領自己前進的人生價值是什麼,有什麼是你絕對不能夠失去的?

留言跟我說說!

延伸閱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