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社會心理學 » 繁花如何再生繁花(林以正,2007年講稿)

繁花如何再生繁花(林以正,2007年講稿)

有鑑於每次都要引用這篇文章,乾脆貼在這裡給大家參考,這是林以正老師2007年的講稿,當時風靡全場,網路爭相轉錄,即使過了多年的今天,還是一樣魅力不減,說出許多人的心聲,觸碰到許多人的內心深處。

老師說:他很久沒講愛情這個主題了,自從他兩年前接了性平會的業務後,業務不知道為什麼,蒸蒸日上,性騷擾、不當追求的一堆。又想到他以前室友,是個很溫柔的人,整天就在算數學和聽古典音樂,但這個人卻拿汽油燒了他的女友。

為什麼會這樣呢?

別人結婚我們都會祝福他們。但為什麼我們不會祝福你明天還活著,祝福你有吃早餐?好像是很不容易達成的我們會祝福。祝福你發財,祝福你能夠….

那一對戀人結婚有那麼多人的祝福,是不是代表著:「我們進入的不?」

以前我們會說「個性不合」所以分手;但現在分手,我們會問的是:他是誰?為什麼我們要進入一個關係?而不是一個人就好?

舉個韓戰的例子,北韓俘虜了美軍,沒有對他們有殘無人道的刑罰,但是美軍的死亡率高達38%,就算沒有死的戰俘回來也行屍走肉的。後來經過一千多名戰俘的訪談後發現了北韓用四種方式對待他們:

  1. 鼓勵告密:被告密的人不會受罰,告密的人有獎,於是大家卯起來告密。這沒有明顯的傷害,但卻破壞的是人與人之間的
  2. 每一天有個小團體座談,說自己最爛做過最齷齪的事。不講會被罰。
  3. 打破階級,叫戰俘不要聽他的上級。
  4. 報憂不報喜。所有來的信,好事都刪掉;一有壞事,比方家裡有人死,就馬上告訴他們

我們可以看到期間人沒有身體健康上的損傷,吃的也不錯,但這製造的是「人際間的孤立」。在你身邊每個人都是醜陋的,你失去了最重要的功能—

關係有個好處,像是安全氣囊,你平常感受不到,但在你發生事情後,比方說:很的事,撐住你不讓你墜落。

引用一段電影《來跳舞吧》(Shall we dance)的話,主角被人問到為什麼要結婚?

他說:The word is too big we’re so small and lonely. We need a person witness to our life, care about every detail as much as we do.(不好意思 記的不是很完全)
世界是如此大,我們是如此的渺小與,我們需要有一個人見證我們活過,關切我們生活的一切細節,就像是我們一樣。

所以我們要進入一個關係,在那之中被了解、被支持。那麼,進入這樣關係的代價是什麼?我們要犧牲多少?犧牲到多少?覺得不對?

這也是的拉扯。進入關係,有它的代價,那麼我們願意花多少?

可能你願意花時間坐在這,你也出不去了;這可能代價程度是──有的人願意花25萬,做小提琴送給她女友──不只要錢,而且要時間;而更大的可能是我最近去看我得癌症的同事,乖乖的吃藥,撐下來只為了他小孩,七月要考學測,不想在那之前,給小孩那麼大的衝擊,所以說愛很偉大。

那犧牲到多少,會不像自己呢?大家有看過第三者版嗎?

第三者的愛很無奈,是單向的,只有你有能力打給我,我不行打給你。他們形容自己像一個蟄伏的蜘蛛,不斷地織著一個寂寞的網,等著訊息,更重要的不是失去自我,而是開始不喜歡自己。

我們在此可以有個判準:如果你在關係中感到萎縮、哀怨、壓抑、不喜歡自己,那麼這一段關係不值得你繼續下去。歸納第一點:愛他之前先

然後有句話是:愛我不要改變我,愛我就不要要求我。

乍聽之下,感覺很ok,可是仔細想想,還是有點怪怪的。因為不會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關係都需要「妥協和溝通」,所以第一個準則要稍微修改一下:「愛自己所以愛他」。

不只是支持而已,而是因為在這關係可以成就我們。

有人問米開蘭基羅:「為什麼雕出來的像都那麼美?」

米開蘭基羅說:我沒有雕,我只是去掉雜質,他就在裡面了。

也就是說,有沒有一個人,可以把我們的雜質去掉,幫我們看到那個內心最理想的自己?

自己一個人,很難去想自己是什麼,當我躺著想自己是什麼時,通常我都會睡著,發現自己不簡單。我們需要一面鏡子,去照見那個自我,就像是我們不確定自己打扮好不好看,會照鏡子一樣,looking glass self,所以一個值得的關係,就是讓你看到那個更完善的自己,然後還有引導出來的作用。

我們有兩個自我:一個是現在的自己另一個是理想的我,就Rogers的講法,這兩個的我縮短,會減少負面情緒。

很多時候,我們有兩個我在打架,一個是我應該,我應該的我;另一個是現在的自己,而無法達到的差距,不是感覺很好。如果漸漸被拉成一樣:

一個我說:來吧!!!

另一個說:好阿!!!

這樣就很好了。

接著老師引了一段:《愛你在心口難開》(As Good as It Gets)的台詞。

男主角是個有的人,走路一定要走橫線,不走直線;女主角是服務生。

  • 男主角和他說 (這邊也記的不太熟 大概):我大概是世上唯一能看到你這個最好的女人的人。我想大家都誤會你了,我在懷疑,為什麼這些人只光著吃東西,卻沒有看到你的美好?我是那個唯一能看到你美好的那個人,也因此I feel good,我開始吃藥了(他是病人所以要吃藥 但他在認識她之前都不按時吃藥)
  • 女主角就笑說:認識我,然後要吃藥,這算是種讚美嗎?

說了那麼多 最重要的一句話來了:You make me want to be a better man.(因為你成就了我,讓我想成為更好的人。)

不過講到這似乎還是有點紙上談兵 我們怎麼知道那個人是誰呢?我怎麼一眼就看出那個人呢?於是我們再講一個理論「自我效能理論」可以讓你自我擴張的人,讓你帶出更多的潛能的人。

大學同學會時,我追求的人帶著我當初寫的情詩,我才發現我會寫情詩,現在只會寫papers了或是統計表p

還有和大家坦承一件事,我大學是三民主義研究社的,不過不是因為我憂國憂民,而是那個社團有個很漂亮的女生,更好的是每天都要開檢討會,所以我社會學的潛力都是被她開發出來的。另外我學中國結是別的女生……

所以同學們 不要怕失戀 每段都值得啦。

喔,對了插一下一個話。就是如果有人問你說 你愛不愛我?

你一定會說:愛(而且高八度)

 

但下個問題「愛我什麼」你要怎麼回答?

用條件的話,也不太好,說溫柔,其實人大不部份都不太溫柔;外表的話,也是一樣,也很容易改變,而且很容易被取代;聰明的話,也是一樣,那麼該回答什麼呢?

我聽過最好的回答是在一場婚禮上,一個女生說完男生的好之後,大家問男生,男生只說了一句話:「我沒有別的選擇!我看到她第一眼就知道是她了。」意思就是無條件的。當場大家感動得要死,我老婆哭得很慘,但我想:這是謊話嘛,怎麼會沒得選擇呢?

回來正題,如果用兩句話歸結是:我可以在你的眼中看到我更多的可能性,讓我願意努力成為更好的人。

所以我們知道了:關係中要慎選伴侶,關係中不要失去自己,而是可以讓你有自我效能的、成就理想我的。

照理說 演講到這就可以結束了……只是你們覺不覺得還少了些什麼?

「自我效能理論」,還有之前講的米開朗基羅效應都有個最大的問題:習慣化。

我們不可能每天都很嗨地「哇 我又發現了一個新的自我!」、「哇!我又發現了一個自我」。人不能每天都處在亢奮狀態,如果有對心臟會是很大的負荷,這種人在演化的過程中,很容易就被淘汰了。

所以對方能給你的刺激是有限的,久而久之你就會習慣了。人有好的東西就會習慣,那你該怎麼辦?

所以說當你被開發了一部份潛力後 你就不要這個關係了?所以要很常換男女朋友?我們學東西也不會學太久,讀個碩士也不過兩年,這樣關係有辦法持續嗎?

再來,後現代的人們有一種多元自我,那是不是每個自我都要完整開發?所以要有不同的男朋友:逛街男朋友?讀書男朋友?打球男朋友?

這樣的關係就會變得很功利,你每天都在被評價。但問題還不是功利的問題,而是所帶來的害怕與焦慮:有了要更多,沒了會很挫折。

我們的處境就像是在一個跑步機上,剛開始覺得自己有在跑步,不斷地擴張;可是跑到最後,沒感覺了,而且不進則退。對於西方來說,個人主義式的社會
只要有前兩點,就很完美了,但是我們要怎麼面對關係的這種處境。

我們不希望關係是功利的,但我們進入一段關係又不可能全無好處,否則我們幹什麼要進入這關係?這變成了一個兩難。所以這幾天我一直在想要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人際關係一定有他的好處,否則我們演化不會留下來。

你知道為什麼人類的腦要那麼大嗎?因為要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人也是很有趣的動物,我常常說為什麼斑馬不會胃潰瘍?照理講斑馬吃草,一下有老虎 會吃的很不安心才是,但反而有胃潰瘍的是我們,而不是斑馬。

因為人有一個本領:就是沒發生的事也可以在那邊煩惱半天,壓力很大。

所以我說,聽演講不要壓力那麼大,一直記筆記幹什麼呢?(這時我手停下來了)這時A型性格的人啊,很容易得心血管疾病,輕鬆點,睡一睡再起來聽也很好啊。

那回來,所以我想出了第三點:愛他才能夠愛自己。

在關係中,一開始我們當然是要讓自己變得更好的人,沒錯,但我們不能一直是,我要什麼、我要什麼、我要什麼……這樣地不斷擴張,會很危險。所以關係
在中期時要有個轉變,就是把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不再只是想:我能夠得到什麼。

在關係中,要怎麼要變得和諧,大家都知道,我講一下達賴喇嘛這本〈快樂〉,提到幾點:

慈悲、傾聽、同理、聆聽、感恩

有誰不知道的?其實不用來聽演講。只是我在想這些東西有什麼共通點,有什麼:「都是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

曾經有個心理學家做了個婚姻滿意度的測試,只要15分鐘,測量你往後10年的婚姻的滿意度,準確率高達94%。如果是你,要不要去測?

如果是我,我不敢……

他的測驗就是讓他們談對於另一半的負向情緒與正向情緒、做紀錄。剛開始是假的吵架,後來越來越真,根本不需要實驗操作。觀察的結果是吵架的本身不會破壞關係。相反地,吵架是最誠實無欺的狀況,有機會聽到真話,然後改善這段關係。

只是重點是負向連結:也就是我,我今天我罵你時,我的腎上腺素會上升,你的也會,然後你也會回我,我們的注意力就變得狹窄了。就像是我今天看到一隻蛇,我一定怕都來不及了,我根本不會注意到背景好不好看、音樂好不好聽。

還有一個例子,第一次演講是在小學的時候,那時候我很緊張,我只注意我發抖這件事,也覺得全世界的人都在注意我發抖這件事,然後就越不敢講話,然後就哭了。在這邊一樣,你生氣時,你只會注意到自己的不公平、委屈、憤怒,但卻不會注意到對方。所以你會發現大多數的吵架都沒有建設性,都只是以傷害人為目的。

我們對於負面情緒的感受能力非常強,根本不用辨識,連諷刺你你都聽的出來;相反地,我們對於表達正面情緒是有非常大的誤差的,我傳達我愛你、我快樂的感覺,對方不見得能感受到。好比要一個丈夫表達愛太太,丈夫可能去洗碗、帶小孩出去打球,我們問太太感受到什麼了嗎?太太說:蠻反常的,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問她說:你有感覺他在表示愛嗎?她說:沒有啊。

也就是說我們常常會用許多「工具性」的行為,去表達我們的愛,但被對方接受的卻很少。(註:在這邊舉個例子,好人常常就是這樣修電腦啊、幫忙做這個做這個的,可能對方都不知道)我們很少直接地讚美,有本書叫《你的桶子有多滿》很小的一本書,一下就看完了,講的就是這個,你對對方的行為是加水還是把他的水舀走?

那如何才能夠讓對方接收到你的正面訊息?其實就是你你注意力是否有在他身上嘛,只有你注意力在他身上你才能察覺他要什麼。

什麼是慈悲?就是體驗他人的苦難,我們一起承受。那心理諮詢用的技巧,說穿了,就是同理,但同理是什麼?

如果我今天來演講只是在想我怎麼表演,你會比較高興,那我還是以我的出發啊!但是我今天用的是:去想你們的困境是什麼來演講,這個心態的一轉變
就不一樣了。

就像聽別人講話一樣,你不是在想我要回應什麼,而是想他到底要說的是什麼。(註:所以沒有什麼詞不詞窮、解不解決問題的部份,重點不是你要說什麼
而是「你」在聽,你的注意力在他身上)

還有,不能只是讚美、只說好話。除了鼓勵外還要提醒,也就是比例要是「5:1」,不只說好聽的話,更要說一些刺一點、讓人會想的話。當然你6:1也不會怎麼樣。只是別忘了,除了鼓勵更要提醒。

最後舉一個我常舉的例子。為什麼常常舉呢?呃………..我也不知道 沒有原因啦!

好啦!我想到原因了,就是我常會去書店觀察現在的心理學的走向,但很奇怪的,我在書店都是看到什麼「口技大全」、「讓他/她無法抵抗的三十種絕招」、「性感帶搜密」,都是十分技巧性的,可是心理學不是這樣談的啊。

有個心理學家做了個性滿意度的測驗,就找人來做愛,把房間佈置得像臥房,隔著一個單面鏡後面擠滿研究生那樣,在他們身上接上測量儀器,測量他們的高潮,分四組,同性戀和異性戀,本身熟識(自己來報名)和本身不認識(實驗者配對)──因為有人也想來做,只是沒有伴。

大家覺得哪一組最佳?

問了那麼多年,異性戀不認識都是第一名。

可能大家覺得比較刺激,但結果並不是,結果是:同性戀熟識 > 同性戀不認識 > 異性戀熟識 > 異性不認識。

這個結果不是說同性戀會怎麼樣,這也不是你想換、你要學就可以的,而是他們「做了什麼」。我們要看的是歷程,發現他們和彼此說很多很多的話,來降低焦慮。照理說,男女生理構造不太一樣,應該要多溝通,但很奇怪的是,都不太溝通的,都屬於默默耕耘。雖然看起來很賣力,但內心的焦慮卻是很大的。

第二名的會講「Is it good」「Let’s do it」 或是 ha ha here here Come on

有總比沒說好,但是第一名的會說:那麼多人在看,真的不知道怎麼做耶。開自己玩笑、自我揭露,此時兩人的焦慮就降低了。

所以我們可以從最後面開始看:異性戀不熟識的不溝通,在行為中只看到事情、沒看到人,所以都是男性主導、用性別刻版印象行動;再往上一層是,有看到人了,但是都是想要自己表現、不想要漏氣;但是到了最上面一層的是,看到了對方。

所以,其實在談性愛,也是在談關係,那只是親密關係的一種方式。床上和床下其實是有共通之處的:就是你在這關係中你快不快樂。

就和你看他吃飯、逛街一樣。你喜歡你們在一起時候的樣子嗎?這是最重要的,即使是看似那麼生理層面的東西也有心理因素。

好啦,最後還是歸納幾個重點,要不然你們會覺得沒學到什麼,三點分享:

  • 第一,在關係能夠自我成長
  • 第二,有那個動機:想要成為更好的人
  • 第三,在關係中你會很自在

學著幫對方加水,鼓勵和提醒他,把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對方身上很難,沒錯,但重點是有沒有努力在做這個努力。

然後一段關係如果讓你覺得壓抑、萎縮、自己越來越不喜歡自己,則要重新考慮一下這份關係是否值得,謝謝大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