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電影院 » 《華燈初上》完結:有時你的一句話 就足以把彼此推下懸崖

《華燈初上》完結:有時你的一句話 就足以把彼此推下懸崖

有雷 但我不會講兇手是誰

不知道大家看完《》最後一季的感覺是什麼,我在這篇文章總結了三個心得,分享給大家:

  1. 好人和是相對的:那些你以為是好人的人,從某個角度來看可能是壞人,反之亦然。
  2. 攻擊與是會傳遞的:曾經中彈的人,也可能拔槍裝填當初傷害他的子彈,指向下一個他投射的對象。
  3. 破壞和保護是相依的:每個破壞和傷害背後,都有想要保護的初衷。

好人和壞人是相對的

這部片精彩的地方在於,角色的刻劃很多面,沒有完全的好人和壞人,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地方,但是黑暗到了盡頭,卻又展現出讓人覺得可愛、疼惜的部分。相對的,那些看起來道貌岸然,相貌堂堂的人,背地裡面可能在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為什麼會這樣呢?從榮格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當你在生活當中的某一個面向過度的正面、戴上某一種正義的(persona),自己的情緒、人人好,那可能產生兩種後果:

  • 你可能會陷入某種成癮、疾病或怪癖。不論是對酒精、毒品、網路、性愛上癮,或者從事一些難以啟齒的事情。必須有一個地方承接你的黑暗,才能夠「支撐」你在外表過度的光明(避免暴雷我就不舉例了)。
  • 在壓抑過頭之後,你可能會因為一句話、一件事情、一根稻草,瞬間爆發。那些長期被擠壓的能量,足以炸傷你身邊的人,包括你自己。

聽起來很,但就像前面說的,有暗的地方也有光。有些人在日常生活當中讓你恨得牙癢癢、超討厭,但當你移動位置重新看待他的人生,你會發現他不過就是想要活下去而已。甚至,他也有一些沒那麼糟糕的地方(如阿季、百合)。

攻擊與痛苦是會傳遞的

「每個傷害別人的人,背後都有一個曾經的靈魂。」

我在第二集的分析當中曾經談到,如果一個人對其他人很刻薄、挑剔、充滿攻擊和指責,那麼或許在他心裡面,也住著一個不斷自我攻擊的自己。

 

(以下大雷54321趕快跑)

 

蘇媽媽在離開前對兇手說的那句話,不只是壓倒稻草的最後一根駱駝,也是她對自己的攻擊。過往的經歷讓她覺得自己總是活在Rose的操控和影子底下,所以當她看見和自己「同病相憐」的人,也會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傷害他」。

這就是我所說的,過往傷害的子彈的重新充填。

表面上她說的那句話深深地刺傷了對方,但實際上她真正刺向的其實是自己:原來一直以來我活得這麼卑微、原來我從來無法掌控自己的人生、原來犧牲那麼多的我是如此可笑、原來我這麼討厭我自己⋯⋯從這個角度來看,或許真正把蘇推下懸崖的,是她自己。

過往她在感情、原生家庭、還有過往經驗當中所承受的傷口,累積成一個黑暗的自我,她拿這個鞭子鞭打身邊的所有人,同時也是在鞭打自己。

或許,在她的內心深處是又的,嫉妒別人能夠有真實的「好姐妹」關係、嫉妒Rose擁有她沒有擁有的一切;渴望能夠有一個真心愛自己的人、渴望能有一個溫暖的家庭,所以她覺得好不公平,也希望有人能夠「嚐嚐她所受的痛苦」,於是她把自己的角色投射到兇手身上,然後用語言摧毁對方——藉由這種方式,來獲得一種自我摧毁的快感(這句有點難,希望有人看得懂)。

破壞和保護是相依的

「每一具大炮底下,都有一個想要守護的小孩。」

前面兩點聽起來很悲哀,好像人性總是很邪惡,充滿各種暴力跟攻擊,但最近我在寫論文分析資料的時候發現了一件事情:有些人在關係當中埋藏了炸藥,是為了保護那些脆弱、害怕被摧毁的東西。這個「東西」可能是人、事情、一個荒謬的想法、甚至是內心深處很易碎,不想讓人看見的部分。

換句話說,如果有一個人在你面前爆炸,很可能是你講的某句話、做的某件事,觸發了他的一個「情緒鍵」,過往他曾經因為這顆按鈕狠狠地被傷害過,那些痛苦在他的心中還沒有過去,所以他也要讓你「過不去」。

從這個角度來看,或許那個攻擊和爆炸背後是為了守護某一個「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因為如果什麼都不做,很可能自我就會這樣崩解了。

當然,這不是要跟大家說每個人都去傷害別人(來呀互相傷害呀),而是在每一次攻擊發生的時候(不論是自己攻擊自己,或者是別人攻擊自己),去想想那背後需要被守護的東西是什麼。

或許你會發現,沒有誰比誰更好,也沒有誰比誰更糟糕。而當你願意這樣溫柔對待自己脆弱的部分的時候,你或許會發現眼中那個你很討厭的敵人,其實好像你自己。

放下槍,抱抱他,也抱抱你自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