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再見。米倉

再見。米倉

這麼多年以來,一直我的米倉要關門歇業了。

好多的訪談,好多的稿子,好多的都曾經在這裡醞釀……

這也是台北少數能讓我感到,躺下就能睡,電腦不用鎖的地方。

我獨自一個人坐在地下室的沙發上,想著米倉三代的變遷。

「從第一代潮洲米倉、第二代泰順米倉到現在的龍泉米倉,米倉已經走過了13個年頭。」店長在粉絲頁上說。其實很幸運,能陪伴一間店的起落。或許對我來說,它不只是一家店,而是一個安全堡壘(Secure Base)。

我開始參與的是泰順米倉。這是我收第一個心理學研究的地方。還記得那年饅頭學姊跟我說,年輕的時候她曾在這裡打工,曾在這裡當米蟲,我便來瞧瞧。沒想到一晃眼,就是八年。

幾個夜裡陪著不同的傷心人落淚,幾場訪談錄影的細細體會,一些朋友聚散,一些離合悲歡,好像都在這裡要畫下句點了。此去,此去經年,再也沒有機會說再見。

於是我一個人坐在樓下的沙發上面開始修。一邊修改,一邊想著這或許是我最後一次坐在這裡寫東西了。跑跑從旁邊跳上沙發,我把毛衣脫下來,在沙發上面匯成個舒服的小窩,想說或許他會在上面休息,結果他竟然爬到我的電腦上面,還理所當然的在鍵盤上面坐下。

「原來一直在找的不是快樂,而是一個懂你、願意陪你一起的人……」我打下要寄給CASE PRESS的文字,突然覺得有點悶。人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才會想著要珍惜,我對自己說,很老梗又很

我點了一瓶黑麥啤酒,想送走一點失落。但真正的失落從來不能被酒精送走,我只好繼續摸著跑跑的眉心,點滴回憶著我和米倉的過去。

「我們一直在失去噢,小花君。儘管是這樣,還是要一直走下去噢。」我想起灰蛇老弟的話。

「為什麼非要如此孤絕不可呢?」我問自己。

「孤絕從來都是你自己定義的噢!一直失去卻仍一直走下去,這才是啊!」灰蛇老弟說。

謝謝米倉讓我明白,所有的離開,都帶著許多記憶中的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