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師之路 » 心理師的戀愛法則II:在那條線以前

心理師的戀愛法則II:在那條線以前

「如果你的女跟你抱怨,說你工作好累,不想做了,壓力很大。你會回她什麼?」毛毛兔說。

「我可能會用你們之前教的那招。」


「那招?」多啦A夢也感興趣地湊過來聽。


「初階治療師的同理三寶阿!」我說。


「不就是:

『你一定覺得很難過吧!』


『你可以再多說一點。』


『聽起來你好像覺得很辛苦、壓力很大齁……』
這樣嗎。不然就重複他的話……。」



「好爛喔。」毛毛兔說。


「對阿,好爛喔。來,毛毛兔,給他來一課!」多啦A夢在一旁搭腔。我一度以為是要她給我一碗泡麵

「不然妳的男朋友會怎麼說?」我問。
於是,毛毛兔給了下面這個
 
(這只是基礎版的,進階版的如下)

毛毛兔:「我好累好累喔。有時候真的不想工作了,很煩。」
現任快樂:「那……要不要休息一下?」
毛毛兔:「可是今天休息,明天還有新的工作……我的個案報告已經堆積到我不想去想了。」
快樂熊:「還是……不要做好了?」
毛毛兔:「殼降我要吃什麼?吃空氣?」(撒嬌?)
快樂熊:「那不然,我養妳嘛!嗯……妳會吃很多嗎(擔心貌)?」(這什麼鬼,我聽了一直笑)
毛毛兔:「是不會啦,可是……我偶爾也會想出去玩……」
快樂熊:「那……會花很多錢嗎?不然……我們也可以去爬山。」
毛毛兔:「……那我還是認真工作好了……(認命)。」

發現了嗎?雖然這樣的對話模式不見得適用於所有人,但毛毛兔的意思是:
「只要妳在對方軟弱的時候提供恰當的支持(Support),這段關係就能維持。」

問題是,我們該提供什麼支持呢?

老實說,我不知道(被巴)。

因為每段關係的密碼都不一樣,或許你是他的小親親,他是妳的邪惡寶貝,有的人靠互相吐草來經營,有的人靠互相,有的人習慣以問候對方在幹嘛來取代道歉,有的則是用具體的行動來表達誠意,但無論如何,一項有效的關懷通常具備下面兩個要素。

(1) 同在感(Being together)[1]
不論你現在多糟、多痛、多辛苦,也不論你在哪裡,I’M ALWAYS WITH YOU!如果可以,我就去陪你;如果我們都在忙或相隔兩地,我就會把心跟耳朵都空出來,專心聽你;如果我能幫上你的忙,我就努力替你想辦法;如果我們彼此都莫能助,那我會站在妳身邊,和你一個鼻孔出氣。

(2) 願意犧牲(Willingness to sacrifice)[2]
我願意犧牲一些東西,讓你好過一些。暫時邊的事聽你說,買一些東西、唱一些歌曲哄哄你,或是把某段時間空出來陪你去散散心。這個犧牲可小可大,重要的能讓對方「感覺」到你的在乎,而不只是隨興呼呼。
 

但光是提供支持是不夠的。
還要有智慧能搞清楚,在哪條線以前是安撫,在哪條線以後是現實。畢竟,我們無法無限地犧牲或永遠的陪伴。

在這條線以前,我一直與妳同在。
在這條線以後,我也陪妳一起看見現實的艱辛。
而在跨越這條線的時候,我不會走,只會握住妳的手,輕輕地對妳說:

「一直以來,妳做得很累、很辛苦,我都清楚。雖然我無法真正感受到妳那份辛苦,但是看到妳難受我也同樣難過。如果妳累,就休息;如果妳想再拚,我也陪妳。不論決定放棄或不甘心繼續努力,我都不會離妳而去」。

這就是Carl Rogers的無條件的關懷與(Unconditional Positive Regard)。
試想,如果有個人,願意不計成敗地愛妳,
那麼,還有什麼比這樣的關懷更為幸福?

有時候,我們只是需要一個人站在我們身邊,所有的解答就會慢慢浮現。

延伸閱讀
[1]Sullivan, K. T., Pasch, L. A., Johnson, M. D., & Bradbury, T. N. (2010). Social Support, Problem Solving, and the Longitudinal Course of Newlywed Marriage. [Artic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8(4), 631-644. doi: 10.1037/a0017578
[2]VanLange, P. A. M., Rusbult, C. E., Drigotas, S. M., Arriaga, X. B., Witcher, B. S., & Cox, C. L. (1997). Willingness to sacrifice in close relationships. [Artic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2(6), 1373-1395.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