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師之路 » 20210118 口試聆聽筆記:只有愛才能夠得到救贖

20210118 口試聆聽筆記:只有愛才能夠得到救贖

早上聽兩場量化,在彰師大聽量化的機會真的是不多,有三個(以偏概全)的主要

  1. 量化研究的結果,許多在實務工作上面,較有經驗的師的腦袋也都已經知道了,只是用數字來而已。
  2. 以前博一報量化,我都聽不懂為什麼同學會問我說「這些變相關聯之間,歷程是什麼」(覺得同學很煩不是寫在表格上面了嗎不會看嗎)。現在終於懂了。有些歷程是無法用數字描述的。
  3. 相較於質性研究,感覺量化距離應用更遙遠一點?因為數字裡面無法看到「一個人」,可是跟個案工作的時候,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儘管如此,量化研究還是提供非常多有趣的地方,首先,讀起來輕鬆容易懂,不用那邊繞來繞去,大概看標題就知道要談的是什麼了,變項名稱相當清晰。至於有些質性研究唸到最後還不知道在寫三小⋯⋯

再來,量化研究的結果因為很精簡,有一些非常重要的關鍵,可以用在治療的時候放在心裡面作為一把尺。例如,個案在未遂的時候常常會跟治療師說:「我那時候之所以沒死,是因為我想到一個對我來講很重要的人,我怕他們會傷心。」這句話翻成量化研究就是:關係承諾高的人,復原力也比較強[1,2]。

也就是說,如果你身邊有一些重要的人,讓你放不下,或者是你很在乎他們,那麼,你也比較不容易去自殺(比起覺得自己沒有任何人愛的人)。

最後,量化研究要找到平行可以比較和討論的研究相對容易許多。例如,在上面的結果當中,我找到另外一個研究可以放在旁邊做一個唱衰的對稱[3]:

雖然我們都知道企圖自殺者如果想到重要他人比較不容易死,可是瑞凡你知道嗎,這些日子以來這個重要他人(例如症家屬/伴侶) 本身也會很想死(ㄟ⋯⋯不是)

——雖然重要他人對於當事人來講可能是一塊浮木,但是當事人面臨急性的時候,(比起沒有壓力的時候)更容易對於這段關係做出更多負面、有害的行為,其中一種是產生的想法。(這時候覺得患者的伴侶或家屬真是辛苦)

總之,念了這麼久還沒畢業,一開始總覺得自己為什麼要再來念一個諮商,為什麼要讀質性研究(字那麼多),但後來發現,這似乎是一種相輔相成、內外兼修的概念。

城門城門雞蛋糕,但願拿到證照之後,會因此而變成有多幾把刀。

然後很喜歡林清文老師最後總結的一句話:「只有愛才能夠得到救贖,而不是禮教或約束。」

參考文獻

  1. 周秀美(2015)。高中職教師職場復原力與組織承諾之相關研究。樹德科技大學兒童與服務系碩士班學位論文。2015。1-70。
  2. Sibley, D. (2015). Exploring the theory of resilient commitment in emerging adulthood: A qualitative inquiry.
  3. Lewandowski Jr, G., Mattingly, B., & Pedreiro, A. (2014). Under Pressure: The Effects of on Positive and Negative Relationship Behaviors. The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154, 463-473. doi:10.1080/00224545.2014.933162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