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青蛙大人

青蛙大人

好久沒有游泳了啊!
今天早上好早起來跟老弟一起去三重商工的游泳池游泳,想每次都聽學生說她游泳比賽拿第幾名第幾名的,想當初我小時候也是上過泳訓班的,也在游泳池畔待了好幾個,卻只學會很醜很醜的蛙式。泡在游泳池重重的消毒水味裡,我開始望著水裡深淺不一的水藍色磁磚胡思亂想了起來……
藍色大門的男主角,游泳隊吉他社,游的又是帥氣的自由式,真的很不錯。
前幾天在照鏡子的時候發現我側面還蠻好看的,一度肖想當明星去。不過後來想一想啊,一個連自由式都不會游的人哪當得上明星啊。或許是受藍色大門吧,在我定義中帥氣的除了會玩摩托車、會修電腦寫程式、擅長樂器或籃球這幾種之外,又多了一種會游自由式。

老弟游到對面去的時候,我試著潛進水裡,畢竟上一次在游泳池潛入水中是好久以前的事了。然後像是在綠島浮潛一般緩緩地飄著,只是藍藍的磁磚沒什麼看頭,偶爾有一些毛毛的肥肥腿和一些水花,還有……一隻青蛙??

雖然戴著蛙鏡但是我還是不敢地揉揉眼睛,游泳池出現青蛙真的太扯了,更扯的是他正以帥氣的自由式向游泳池的一個角落游去。青蛙游自由式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呢?或許像是丟一顆芒果進去威士忌中一樣吧。

我游向前,當然是以醜陋的蛙式,眼前在游泳池的喀喀角出現了一套迷你海灘椅組合,雖然是在水底但是椅子、遮陽傘、桌子、跟果汁卻一樣也不缺。

青蛙先生在海灘椅上坐下,翹起二郎腿,從藍色的海灘褲後面的口袋拿出煙灰缸擺在桌上,另一手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煙斗逕自地抽了起來,吐出的水圈從水底一圈一圈的浮上來,由小變大,然後在水面消失。

看到這裡我突然想起我好久都沒換氣了,但是卻也沒有氣不足的感覺,正確的說是連「我在憋氣的感覺」都沒有。

「蹼呼呼,想不到這年頭還有人看得到我啊。想必你就是小花先生吧。」果然要適應水裡的說話方式是很的,光聽就聽得很辛苦。

「青蛙先生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呢?」我索性蹲到水裡面跟他聊。

「蹼呼呼,我可是背負著重大的使命呢。我正在阻止一些大發生歐。」

「那為什麼會在游泳池裡面呢,青蛙先生?」我還是不了解阻止大災難跟游泳池有什麼關聯,就像或許一些人也不知道所謂明星跟會游自由式有什麼關係。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有關係,可能這也是一種吧。

「蹼呼呼,我的任務呢是讓游泳的人抽筋歐!還有啊,請叫我青蛙大人。」青蛙大人拉拉他的海灘褲,又吐了幾個水圈,雙手交叉在胸前。

青蛙大人將煙斗放在煙灰缸上繼續說:
「蹼呼呼,小花先生啊,這上的災難是一定的奧,如果今天有三個人抽筋的話,明天馬達加斯加島上一個在沙漠中迷路的旅人說不定會因此而獲救也不一定…」

「蹼呼呼,之前的颱風,也是因為青蛙大人我動員全臺灣游泳池的青蛙,才得以轉向的呢!」青蛙先生,不,是青蛙大人,越說越得意了起來。

「可是這樣就有一些無辜的人抽筋了啊!誰都不想當無辜的受害者啊。」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到無知之幕。

「蹼呼呼,小花先生你還不懂嗎,雖然說因此造成不少人抽筋,不過,抽筋和颱風比起來算是很小的事情吧。」青蛙大人有些不耐煩,喝了一口桌上的果汁。又從海灘褲後面的口袋裡拿出一本青綠色的小冊子,翻了翻幾頁示意要拿給我看。我接過小冊子,小心翼翼的用食指跟拇指輕輕地翻。

「蹼呼呼,像這些都是我們這個組織的成員歐。哀,像我們從事這樣力不討好的工作,常常會造成人家的誤解啊。」名冊上青蛙大人四個字被排在第一個,頭銜是

「青蛙救助協會台灣總隊大隊長」。

但是他名字左邊的左邊一個叫「六兩青蛙」的連同他的職稱「東、南區小隊長」卻被紅筆給劃掉了。

「蹼呼呼,像這隻青蛙就是因為之前太心軟,不敢害人抽筋,導致沒能阻擋敏督利颱風啊,結果就被革職了……」
青蛙大人又從他海灘褲的後面口袋拿出手機,掀開蓋子後機機蟈蟈的講了一連串我聽不懂的話。

「蹼呼呼,小花先生,不好意思我要走了啊,有個隊員在讓人抽筋的時候出了一點狀況。」青蛙大人將手機、煙灰缸、煙斗等放進後面口袋裡,在我手上接過小冊子,轉身游到牆邊,卻又想到什麼似的回頭跟我叮嚀了一下,

「小花先生,這世界上災難的力量是一定的啊,我們青蛙的能力只能將他轉換到別的地方,不能讓他消失。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在害人呢,蹼呼呼。」說完又轉身穿過藍色的磁磚,連同迷你沙灘椅都不見了。

嗯嗯,是這樣說的,蹼呼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