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四個寶

四個寶

堆沙堡比賽落幕了幾天以後,我泡了熱可可和四個寶坐在床上聊天。

大寶是吼猴在SOGO買的,他很溫和,待人又親切;睡衣曾經有ㄧ次被螢光筆染成綠色,卻仍然嘴巴張大笑得很開。唯一的缺點是有大頭症。
不過他的大頭症跟ㄧ般人都不ㄧ樣,不是光想不做。

「我總是覺得我的事情好多卻都做不完,就算做完了也不見得做得好耶。」大寶這樣跟我說,不過我也只搖搖頭,不知道如何是好。

畢竟大寶是個認真生活的人阿!

二寶長得扁扁的,圍著一條憂鬱的黑色圍巾,是我送吼猴的禮物。

由於長期在床底下玩的緣故,使他的個變得有點,不習慣跟人溝通。

他有好多自己的計畫,大多也能如期完成,但由於都是自己的計畫,所以常常沒有顧及別人的

「做自己就好了阿,管別人怎嚜想!」這是二寶的至理名言。

然而幼幼班許多人都受不了二寶,認為他常常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的做自己的事情不參與或幫忙班上活動,選他當康樂股長他卻不帶領大家一起參加公園的堆沙堡比賽,寧願在家看自己的圖畫書裝死擺爛。

「我覺得自己的事情重要多了,還有好多夢想等著我去達成,我要把握時間多充實自己才是。雖然,我也不知道我的方向是不是正確的…」

但是問題最大的是三寶。

他有一個可愛又有朝氣的鳳梨頭,雖然在怡客咖啡做好的時候嘴巴歪一邊,但也因此有了「歪嘴三寶」的名號使他在幼幼班的人緣很好,加上他又熱於助人,大家都覺得三寶很好

「我不知道該怎辦才好。有時候我想讓大家開心或為了顧全面子,即使是自己不情願與的事情也勉為其難的做。大家常常邀我去公園溜滑梯,練習堆沙堡;雖然我想回家玩電動,作點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又覺得我也是班上的一份子,多多少少也要幫個忙才是。只是有時候,我也二寶ㄧ樣做自己的事情喲。」

三寶鳳梨帽上的葉子枯黃了幾片,可見他最近真的是心力憔悴。

當他們這樣說的時候,我真不知道要怎樣回應才好。

這就是為什麼「在看看」、「我不確定耶」、「我臨時有事」這樣的對話會常常出

現在大學生的手機談話內容或簡訊中的原因了。

我也不懂,到底要怎樣才是對的,做自己喜歡的事不對,大家會說你孤僻;做大家期待的事也不對,因為會失去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小君你還不懂嗎,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當有些人身負重任卻擺爛的時候,你會覺得他是在「做自己」還是在裝死呢?有ㄧ得必有ㄧ失,要有所取捨;當你決定了某ㄧ種選擇之後,就不要反悔並且要承擔它所帶來的好處和不好的後果。』掛在書包上的20寶說 。(20寶是阿標送我的生日禮物,胸前寫了一個20)

沒有折衷的辦法嗎?有時候做自己,有時候委屈求全順應大家;有時和大家打成ㄧ片,有時識相地默默離開;看到某些人打招呼,某些人不打招呼….

但是這樣真的好嗎?這樣算是成熟而有個性的人嗎? 我不懂,真的不懂。

想著想著的時候,四個寶已經躺在床上張開嘴巴呼呼大睡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