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麻糬夢2

麻糬夢2

和往常一樣,人悄悄地來到我房前,雖然眼睛是閉著的但是她的動作卻清晰地如同日本鬼片的片段一樣。

用紙糊的古老的日製拉門,縱橫木間還約略流瀉著棕梠味,她用半透明的掌擎住木緣,

倏地,拉門有如運行在磁浮列車軌道上似往我腳底的滑去,碰到牆的那一刻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簡直就像撞到海棉一樣。她的頭額微低,月光透過她的映在六疊塌塌米大的地板上,沒有影子,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甜甜的香氣蔓延開來,

像是在告知著:「我今天也來了阿!」通常這個時候,她便會開始脫左腳的襪子,但是今晚卻有一種神異的恬適感,

似乎透過這樣的感覺將脫襪子的儀式延後了。她只是跪走著,往前挪動一些,在她的膝與我的被褥之間留下一道約十公分寬的空隙,

靜靜地看著我在她肩上、頸上映出乳色的光暈,像是在太空中打翻稀釋的牛奶一般,在她身體週邊擴散開來。

我很累,意識也很模糊,影像卻相對清楚,有相當長的我呈現半昏半醒,

而麻糬人繼續跪坐在我身邊,與其說看著我睡覺,更像是在著什麼。可以感覺到時間在我的體內遊走,

像是許多秒數的分子在血液中流動,轉瞬間被吸入一股紫色的漩渦,而漩渦的底部似乎就是意識的深處。

突然,她像想到什麼似的,起身就要往拉門外的院子走去。

「今天果然忘記穿襪子了吧,傻瓜!」

正當我在心裡喃喃著,一邊覺得有趣時,她已然拖著沉重的步伐接近院子口的欖仁樹,

搖搖晃晃像是在宣告著一種無止盡的宿命,突然像是重心不穩,從腰部被月光割開一道深痕,從割縫處流出熱騰騰地內餡來。

我想上前,但身體卻動彈不得。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