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師之路 » 20191024督導筆記 |看見個案的逃避與優勢

20191024督導筆記 |看見個案的逃避與優勢

這個禮拜很特別,有機會可以跟兩個督導討論,然後看見我的治療當中一直忽略的,具體來說,就是看見個案的逃避,以及個案的優勢力量。

督導F:不要讓個案輕易逃走

我發現我有個奇怪的習慣,每當個案滔滔不絕地開始講他自己的事情,我就會不好意思打斷,因為我總覺得他們是付來的,有權利決定自己要討論什麼話題。不過,往往也因為這樣,有些我很想要討論的主題卻因為個案的逃避而和他一起沒有去面對了。所以督導的建議如下:

  • 可以順著個案的意願去討論想討論的問題,但在每一次開場的時候,記得打包之前覺得重要的幾個議題,並且讓個案知道,這些你都有記在心裡,等待個案準備好的時間就可以談。

  • 有些時候可能會跟個案共手牽手逃過一些問題,目的是不想要破壞關係,拿出刀子雖然會冒一點險,但是也會讓治療有機會向前推進。這個拿捏是蠻重要的,可能還要一些時間練習,不過「打包」和「放旁邊」是一個很重要的技巧。

  • 伴侶治療是分別治療的最終目的,至於什麼時候才能夠拉到伴侶治療,要看兩個人是不是對於這個議題都有共同的認識、覺得是需要放在一起討論的主題。所以當一方還在否認這個問題的時候,第一步是先讓他接受這個問題的存在。然後兩個人都有共識想要面對同一個問題的時候,就是值得把兩個人在一起討論的時候。

其實在面對個案的逃避,同時也是在面對自己的逃避。當我發現自己其實有很多不敢看或者是不想看的議題時,我在治療當中不知不覺的也會順著個案的前進,而不去挑戰有一點冒險的話題。這樣做當然是有好處的,可是也有可能會讓治療停滯而無法前進。

督導L:看見個案的優勢能力

可能是因為我比較喜歡,所以每次當個案帶著他的議題來的時候,我的概念化通常都是牽涉到原生家庭、依附關係、早期經驗,好像用那些所發生的事情,就能夠解釋他當前的困境。不可諱言的,這個方式對於一開始的我非常有幫助,不過對於新手治療師來說,心理動力取向往往很擅長解釋、很不擅長解決,所以往往看見了,再來就會卡住了(當然對於一些經驗老到的心理分析師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往往一句話就是一針見血)

我的督導卻帶我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個案的問題,他學的是敘事治療跟後現代的取向,所以當他陪我一起看個案議題的時候,會比較看見個案的優勢和亮點。一開始我覺得這個方法很瞎,根本就是閉著眼睛不去看的傷口他也沒有跟我爭辯而是在每次每次的督導當中,向我示範這件事情

你知道嗎,我覺得你根本是個超人你現在做的工作量,等於一般人的三倍的工作可是你還經常覺得自己,難怪你會老實說,我覺得你已經比上學期進步非常多了,你不但可以接觸一些比較困難的個案,也可以慢慢貼近那些不太習慣用情緒來說話的個案。」

一開始我總是以為,這是督導為了鼓勵我說的場面話。可是後來一次、兩次之後我慢慢發現,他是很在說這些話

於是我把這個「伎倆」也拿來用在我和個案的互動上面,開始練習看見個案得好,並且很真誠地鼓勵他們。一開始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跟我的反應很像,會回答「真的嗎?」。老實說,這樣的回答我非常熟悉,因為我也會不習慣別人稱讚我,所以第一個反應就是懷疑、懷疑自己真的有那麼好嗎?

可是,我也學督導努力不懈」持續看見他們的優勢和在困境當中的努力,一段時間之後,他們接受鼓勵的回應從「真的嗎?」變成「或許吧」、「可能喔」,甚至到後來,談話到一半就會自己提起「我覺得我好像也沒有那麼糟糕嘛⋯⋯」

「當個案其實有一些能力的時候,其實你不需要過度強調他脆弱的部分。反而鼓勵他做得不錯的地方,會讓他長出力量來。」

這兩次的督導都讓我發現一件事。表面上看起來是個案的議題,但同時也是自己的議題。因為我總是難以接受別人的稱讚,所以在諮商過程當中,也會不習慣稱讚個案;因為我自己也會逃避一些議題,所以當個案想要逃避不去處理的時候,我也會跟著他一起逃避。

說穿了,陪伴的修煉其實是面對自己的修煉。而當我可以更安穩的跟自己同在,也比較能夠澄澈這塊心靈,與個案同在。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