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因為週末大塞車,明明放榮譽假卻非常晚才搭上客運。

到台北轉公車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了。

剛搭上只有三個乘客的公車,刷悠遊卡時就覺得司機怪怪的,好像總是不專心地開著車。

並不是精神不好,而是若有所思的樣子。

剛過台北橋,到三和夜市口的一個紅綠燈,公車靠邊突然不動了,簡直就像是拋錨一樣。

可是引擎還轉動著,前方也還是綠燈,應該說,才剛換成綠燈。

坐在第一個座位的少婦探過頭去叫司機,他好像突然想到似地,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三組十五塊,並說很抱歉,請我們下車,他無法再開車下去了。

我一時還無法意會所謂”無法”是什麼意思,心想他可能只是開一天車累了需要休息。

可是當我下車把十五元拿起的時候,餘光看到他一手握著和他年齡極不相符的iphone做出祈禱之類的動作,臉上的表情不太清楚,但是有種好像要把台北的都匯聚起來的那種感覺。

我把十五元從他手上接過丟回零錢箱中,說句不用了謝謝,便下車走回家了。

兩個月以來一直走很遠的路(再加上我已經是一個合格的步槍兵了),這一段小路於我其實應該很短很容易的,可是一邊走一邊心裡卻悶得難受。

我應該向他至少說句加油之類的,可是一直到下車,走遠,頻頻回頭看動也不動的公車,我都沒有說出口。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到底(原住民語氣),但是我想,如果有一個人能讓另一個人持續轉動他的,那麼這個人在世界上的重量,就已經很足夠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