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愛情心理學 » 走出焦慮依戀,變成更勇敢的人

走出焦慮依戀,變成更勇敢的人

「我真的很不喜歡這樣,但是又無法停止……我知道他工作在忙,但是就是無法可克制地想打給他。他那天跟我說,我太黏了,這樣下去他會受不了,我跟他說我知道、我會改,但是每次一個人的時候還是會覺得很害怕、很孤單,最後還是不爭氣地拿起電話傳Line。後來有幾次,我們吵到幾乎要分了,我說『如果這就是我們的愛,不要也罷!』可是我一說出來就後悔了,我幾乎不敢相信我會說出這樣的話。我好像很爛,怎麼辦?」她說,手掌抱著臉頰,撲簌簌地著。青島東路的夜,燈光昏暗著,大家都不敢睡。我聽著她的故事,熟悉卻又帶著酸辛。

她的描述聽起來是一個典型的者(雖然還必須考量其他的條件)。其實從我寫這篇開始,陸陸續續有人寫信來問我,怎麼變成一個安全依戀的人。我常常是把手一攤,因為滿多學者主張可以隨著伴侶而有些變動,這也意味著:如果你想變成安全依戀的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找一個安全的人,然後跟他在一起但前提是,要有人願意跟這樣的你在一起,而且還不會被嚇跑(如果你不懂這些依戀風格是什麼,可以看這裡)。Lauren Ware提出的另一個方法是,觀察身邊安全依戀的人(同樣可以點這裡看安全依戀者的特徵),並向他們學習。或許你會說:「我當然知道啊!但是我的原罪太深,根本學不太起來阿……每次我想說不要想那麼多、不要嫉妒、不要懷疑她,但就是沒辦法……」。

好吧,真的很難。
但套一句青鳥常說的話,根據驗證預言,如果你覺得不會改變的話,那就永遠不可能成功了。

依戀配對的弔詭

一般來說,安全依戀者佔大多數(大約60%左右),而逃避依戀者則是少數(大約20%或更少),所以理論上來說,如果你隨便跟路邊一個人在一起的話,他應該比較可能是安全依戀者。但實際上的情況是,焦慮依戀者常常跟逃避依戀者在一起。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們都知道焦慮依戀再配上逃避依戀根本是災難,但弔詭的是這兩種人經常在一起。為什麼焦慮的人不去跟安全的人在一起呢?其實是這是一個配對上的數字法則(Law of numbers)。

如果你遇過逃避依戀者,你會發現她們可能有「季節性情人」。春天才跟Alice在一起看櫻花,夏天卻發現跟他去衝浪的是Bella,秋天剛開學不久又和Charlotte拿著星巴克走在落楓遍地的棧道上,冬天跟他在北投湯屋打卡的,卻是在夜店舞池剛認識的Daisy,每段戀情都不超過三個月。因為逃避依戀的人通常戀情比較短,換季=換伴,過著「今朝與你天長地久,明日與他海角天涯」的生活,所以常處於「活會」的狀態;相反地安全依戀者的戀情通常較為穩定長久(系統預設值:死會),所以這些焦慮依戀者能遇到的、可以在一起的,往往是逃避依戀者。

單身者的因應策略

如果你是焦慮依戀者,Work Health Life的Shepell-fgi議是:不要再聽信那些把妹/兩性書了!什麼要裝神祕啦、拉高自己身價啦、欲擒故縱啦等等,因為所有不表現出真實的你的行為,的確會讓你更有吸引力,但這也意味著會吸引到逃避依戀的人,然後繼續一段悲慘或辛苦的關係。你真正該做的,是辨識出那些安全的人,然後跟他們相處,他們才是能幫助你改變的對象。

已經有另一半的人的因應策略

(A)承認並接受自己的真實關係的需要(承認自己需要陪伴,而且怕孤單)。

(B)讓你的伴侶知道你在關係很需要安全(我真的很需要安全感,尤其是你不理我或是沒聽到我說話,我會很緊張)。

(C)學會早一步辨認怎樣的人是逃避依戀者(防衛、對關係不信任、無法給予、害怕親密,不想說自己的事)

(D)學會用有效的方式溝通,而不是「抗議式」的溝通(如狂打電話、瘋狂忌妒吃醋)

(E)窗外還有藍天,學會了解還有很多其他的人、其他可能的對象(Abundance philosophy),沒有必要談個戀愛就把自己綁死在一個人身上。

已經有另一半,而且他剛好是逃避依戀者

倘若他能盡力地維繫你對親密感的需求當然很好,但如果不行,就得調整你的期待,減低你對親密感的需求。例如,你可以增加對他回訊息時間的容忍度、減少每週相處見面的次數預期、不去期待他睡前一定會打給你、多花一點時間在自己身上,而不要想他會替你做一些什麼、關你一些什麼。但這通常很難(根本神難)。所以,你可以放手。一種放手方式是,放棄你覺得一定要有一段完美關係的夢想,另一種是放棄他,乾脆找一段新的關係。當然這些都是片面處理的方式,一個人奮鬥總是比較難,比較建議還是尋求諮商的管道

「就像小說裡說的,我害怕孤獨也害怕被辜負。每次我打給他、他沒有接的時候,我就會咬指甲。結果一年多下來,我的指甲都長不長,坑坑巴巴地。可是,他後來都會回打給我,跟我說剛剛他在忙……。我其實很清楚他的工作是很難中斷的,可是還是常常忍不住……有時候想想,還好有他在,不然我可能會更。幾段感情下來,我學到一件很老哏但也很真實的事情,就是珍惜你身邊的人。很多你以為的『以後』,其實不見得真的有以後……」她說,前面的主持人將麥克風舉起來,帶大家一起唱島嶼天光

是阿,天色漸漸光,我們都可以成為,更勇敢的人。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