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沒有愛也能好好活著的世界

沒有愛也能好好活著的世界

後來我終於了解為什麼要到這樣遠的地方。

這裡的山坡傾斜的角度就像土星上面的灰塵散落的幅度一樣詭異,陽光澄澈過度的,連風也不停呼呼地吹著。

沙漠也像是聖修伯里《小王子》描述的一樣一直蔓延到很遠的地方去。

 「你始終在追求的,是一個沒有愛也能好好。」

從我腳邊竄出了一隻蠍子,發出沙沙的搖著尾巴跟我說,形狀跟星座圖像上幾乎一模一樣。 

「真的有那種地方嗎?」我問。

「有哇!這裡就是。」蠍子先生說,搖動著他的尾巴。

「可是這裡好孤寂。什麼都沒有啊!」我緊張得連聲音都在發抖,默默地蹲下來,看著蠍子先生。

「這是必須付出的代價哇。如果你不想擁有愛,就得學會擁有孤寂。」

蠍子先生說,腳底下的沙子正以一種快速崩解地姿態陷落著,我下意識地往後跳開。  

「有時候我也覺得自己的一部分,像沙子一樣崩解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這就是所謂的孤寂嗎?」我說,然後蹲下來拿出背包裡的三明治。

「真正屬於你的東西是不會崩解的;只有不屬於你的,才會隨時間消逝。」蠍子先生說,用他的兩只敖摸摸自己的頭。

我將鮪魚三明治裡的鮪魚肉片分他一些,挑出萵苣用手直接拿著啃,發出爽脆的聲音。真正鮮嫩的蔬菜即使在這樣的世界的沙漠裡面,都還能保持這樣的甘甜。蠍子先生用螯珍惜地著鮪魚塊,沾上砂礫的鮪魚像極了生麻糬。

「那我們該怎麼區分什麼是屬於自己的東西?」我問他。

「快樂而自然地呈現你自己,就能擁有的東西,就是屬於你的;嘔瀝血卻時有時無的,就不是你的哇。」蠍子先生說,用螯擦擦嘴巴。

「可是我們都嘔心瀝血去追求那些本來就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有時候原本擁有的東西,也會偷偷地離你遠去,不是嗎?」我說,將最後一口三明治送進嘴裡。

「這就是為什麼你會來到這裡吧。雖然,我不覺得,你在這邊能找到你真正想要的東西。」蠍子先生說。

「我暫時還不想離開。」我說。風繼續呼呼地吹,我想起了傷心咖啡店之歌、想起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想起了悲傷先生的指南針

當愛變得太辛苦、當人際糾纏得太繁複,或許總是在沙漠的場景裡,我們才能真正省思自己並感受孤寂。

在體驗孤寂、吃了足夠的沙粒之後,我們又會重新懷念起人的好,與愛的溫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