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師之路 » 給那些特別的路

給那些特別的路

「可不可以,早一點幫我安排治療…我、我在這裡好痛苦!」

「我想要見醫師。不然,我真的就要活不下去了」

每天來科上、打電話來的的都是承擔各種生命變故傷慟的人,各自有自己的困難、有爬不的點、忘不記的過去。有時真的很想幫助他們,可是現在治療已經排到好久好久以後了……

我甚至擔心,會不會我一覺醒來,這些斷腸人就消失在我所存在的了?

有時在想,如果能多做一點、多關心她們一點、多辛苦一些,他們的痛苦是不是就可以早一些解脫?

「不是這樣的,小。」蒼木叉著腰捧著水杯說。
「我第一年做的時候,也是抱著普渡眾生的,想這在我有生之年能救幾個是幾個…可是,到了後來,把自己給累倒,累病了,只是提早將自己耗損而已。你知道嗎,沒有人需要為任何人的傷慟,我們可以陪伴,但是他們最終仍需要面對自己的問題。」

那天我到科上,一進辦公室,就看見小D插著下巴皺著眉的樣子。我知道他有很多報告要趕、有很多事情還沒有忙完,所以雙唇緊閉,壓力全寫在臉上。

「有沒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我說。
「沒關係,是我自己將事情壓到最後一天才做的,所以我也要有勇氣自己承擔起來。放心,我撐不下去的時候,會把葉辰抓來玩一玩。」*

我第一次聽到這種話。同梯問我說,在這裡工作會不會很辛苦?我的回答是:每個單位都有辛苦的地方,但是在這裡,大家的彈性都非常好,工作氣氛相當溫暖開心;只要有誰表情有些微異狀,大家就會把事情少分一些給他;心情低落或煩悶的時候,妳可以發現大家有100種以上的方法排解煩憂。

而且,最種要的是,大家都很清楚,自己的情緒是自己的事、自己的課題在哪裡、也願意負起責任來。
因為,那些情緒不是自己的全貌,而是負起責任那一個肩膀,才是自己的真正模樣。

「或許你會覺得,和個案,甚至是摯友、死黨劃清,讓他們自己處理情緒很不捨,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可是,你必須給他機會去成長、去面對、去承擔他人生裡重要的那些課題。因為今天他打給你、倚靠你,就表示他還沒有嘗試用自己的力量渡過這關。這個難關,下次還會繼續襲擊他,逼迫他去面對、去解決。永遠都接電話、永遠都聽抱怨、永遠都站在第一線陪他聊到凌晨三點,並不能他,而是延誤他自己站起來的時機而已。」

傍晚跑步的時候。小狗兒沒有跟來,也沒有
望著空空的靜謐的房屋,我的腳步突然輕盈了一些。

生命裡的有些地方、有些時間、有些路途,是註定要一個人走過的。

* 葉辰不是寵物,是這裡的心理師。請看前幾天的文章中有他的專欄。

p.s. 照片也都是我拍的喔!!!為維護個案隱私,個案敘述內容經模糊化處理與大幅修改。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