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金石餐廳與一大盤水餃

金石餐廳與一大盤水餃

十二月寒冷的街燈微微冒著白煙,不禁想起過往的曾經。

許多人都十二月,像是害怕家教學生的段考成績一樣。

十二月之所以特別,是因為冬天的,心痛與酷寒,都一併發生在12月。

距離上一次等人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是在等的時候吧?

古亭站的入口像是被石化的地龍一般,將脖子伸出地面等候會治療術的法師幫他解除異常狀態;轉角的哈根大似店員賣力地擦著玻璃桌墊,等待不怕感冒的客人上門吃貴死人不償命的冰;偶爾,街上穿著大衣+深色絲襪+馬靴的女孩,側著臉忘向街的盡頭,像是在盼望著什麼似的搓著手。

萬物都在等待,等待一種新生的契機。

望著調快的錶,時間卻慢得如猶豫處女座B型烏龜的步伐,分針好像很不情願地才邁向下一格。

雖然是市中心,這個出口人煙卻稀少得可憐,如果辦一個「台北捷運門可羅雀出口比賽」都可能會入圍的那種情形。

我正在想,是什麼樣的可能性讓她晚來,不過她不像是會遲到的人,於是我的構念裡面找不到可以解釋此現象的方法,Kelly會從土裡跳出來跟我說:「該修正你的構念系統了!!」

等待的效果是,所有的細胞都會像剛洗好的衣服一般被掛起來,週遭的風吹草動都會引起你的注意,然後像等待禮物的小朋友一般,探出頭,失望,然後再探出頭,再失望,如此反覆數次。

「不是約七點嗎?還好我有早到。」熟悉的身影以輕盈的姿態出現,好像宇宙間的懸浮粒子都瞬間沉澱了下來一樣。

原來我改時間的簡訊傳到她舊的手機了。

幸好我是安全型的人(你還真敢講),所以沒有把她的晚到(其實她根本沒有晚到,是我早到了)視為一種威脅。

許多的誤會都是由過度的造成的。

「讓我下載更新檔一下,你現在在…」一邊走往金石餐廳的路上,她一手順著問我。

「台大心理系研究愛情,順利的話明年就畢業了。我是說順利的話。」

一邊說才發現白色西裝領口其實有些髒了,卻都沒時間拿去洗衣店洗。

進門便有一個大大的火爐,只是店內的配色很玄妙,是地中海配色(藍白沙發)加上泰式(金土)擺飾與火鍋店式(黑紅)的廁所,好像要涉入很多認知資源才不會以為在三間不同的店裡。

「今天來是跟你說,我要結婚了,明年三月。」這幾個字像是滿溢的酸辣湯不小心從碗裡灑出來似的,在淺色的餐桌上鋪成一片溫暖的鵝黃扇形。我將排列成F型的刀叉湯匙自盤上取下,思索一陣又放回原先的位置。

「好快阿,感覺女生都比較快結婚。」穿著蘇格蘭背心的可愛服務生送來沙拉,極普通到無法自拔的沙拉,吃下去得瞬間,生菜像是表演完歌舞劇似的將美味的部份都收起來,嚷嚷:「收工了,收工了!」那樣的平凡法。

「怎麼會考慮到要結婚?」服務生以事先安排好的速度,在我們聊了一陣後送來了牛肉Pizza與青醬蛤義大利麵,我們就著盤子分著吃將起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