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Incredible !ndia(2) Agra鐵漢柔情

Incredible !ndia(2) Agra鐵漢柔情

每次旅遊都有三寶,跑不完的廁所,寫不完的明信片與睡不飽的覺。

早上6點就起來(其實是寫明信片寫到密迷迷糊糊睡著的),坐了5小時的車,來回共計15小時的印度古文明之旅,我們從天黑開到天亮,再開到天黑。

印度的空氣很糟,坐在前座假寐一小時,就已經覺得喉嚨沙沙的了。

車陣擁擠的高速公路上竟然還有猴子,以及像猴子的人伸手跟你討

下了高速公路後,則是典型的印度市集,幾個小孩穿著短褲,用沾滿灰塵的皮膚在沙地上玩耍,婦人坐在路邊用七彩的沙麗將頭髮蒙起來 (因為宗教的關係,有些婦人是不蒙的),一邊洗著衣服,許多遊手好閒的男士穿著花襯衫在路邊一手拿著,像是在看戲似的看著馬路邊。

印度街頭也有三寶,像煙霧般沉重的灰塵

蔓延到世界盡頭的尿騷味

以及好像都不用的男人們。

「You can take some picture here.」司機把我們在一個不知名景點丟下之後,順便把這句話也丟下

「不是說全程英文導遊,Ticket included嗎?沒有導遊就算了,連票都要自己買…」

從第一天被報錯航站,到第二天去黑市買東西被跟蹤,一直到今天又被Lamba唬弄的岑終於ㄘㄟˋ心了,拿起旅遊書就要開始念,自己當導遊起來。

在我們逛到售票口發現歪國人票價竟然比印度人還貴,一邊心疼自己花的100美金,一邊舔著傷口罵著Lamba準備走回車上,一個像是黑道大哥的身影出現在我們面前。

「Cheng Group? I am your guide today.」

他戴著墨鏡,眉宇間點一個橘色的裝飾,外藍內紅的釣魚背心,無名指與食指各戴了一枚金色戒指,儼然就像有小弟搶劫銀樓得逞,拿到贓物的黑道大哥。在印度一切還是小心為妙,我一開始還直搖頭。

「I am your guide, 11 people? I lost my cell phone so the driver cannot connect me. 」

相當流利的英文,算是少數印度人英文中我可以聽得懂的。

一番對話後我們漸漸開始建立,因為如果不是導遊,他應該不至於會自掏腰包去幫我們買票吧。

「Fallow me!」從對話開始的20分鐘內他都沒脫下墨鏡,菀在旁邊吵著想看他的眼睛。

於是我們開始今天的Agra古文明之旅,從不知名的城堡,到泰姬瑪哈陵,最後是Agra Fort,中途還看了大理石工藝館,不過東西都太貴了買不起,導遊還帶我們去他家看他帥氣的兒子並買了香氣濃郁的印度茶(其中茉莉的味道像天堂一樣)。

「Leave all your important objects in the car. This is the most safety way.
When you leave the car, there will be many hooker, vendor or bagger, don’t answer yes or no,
the best way is KEEP WALKING, do not use eye contact. In India, eye contact means you want to marry me.」

每次臨下車前我們都像上戰場的士兵,車門一開就像打仗一樣,大家死命的前進,無視身邊的

所有的購買行動都等到上車要走前,導遊再一一由Vendor手中接過物品展示,要買再舉手,真是的買法。

印象最深刻的vendor有幾位:

「兩個一百,一百兩個。」

從一位像是會吹蛇阿伯的口中說出來。天阿竟然會說中文,不過更令我們驚訝的是,他竟然認得出我們是華人,因為這幾天不論到哪裡都被問「Japan? Korean?」不要說Taiwan了,連China都很少人問。

「灣打樂、灣打樂(one dollar)」

Agra Fort附近一個小朋友伸出頭到車內來拿著兩個下雪的粗糙泰姬瑪哈陵造景鑰匙圈要賣,相當可愛的小朋友,灰灰黑黑的鼻子像是追逐星星不到,跌倒在滿是沙子的地上後又不服氣地爬起來一樣。要不是因為我剛剛已經以100Rs買了9個,一定會跟他買。

「1 for 500 Rs? 2 for 500Rs? Ok, 5 for 500Rs. Ok, how much? 5 for 100Rs?… 」

小廷一直走一直走都沒回答,泰姬瑪哈T恤的價錢已經從一件500(大約350台幣)變成五件100了。

後來小廷在上車後還是買了,他本來想換小一點的,不過導遊如此忠故他:「Take bigger one. Trust me, it will be smaller after you wash.」

在泰姬瑪哈陵的花園裡,一群印度色男想要跟我們團中的正妹拍照(不要問我哪一個,因為你也知道我們Lab只收正妹),鐵漢超威猛的一掌把他們推開(真的是練家子,還有掌風),然後罵了一句不知道什麼意思的印度話,色男們只好痞痞地又嘻嘻哈哈地離開。

「I am sorry about it. This is my country, they are our people, but some of them want to touch your hand,
your ass or somewhere of your body while photographing, I apologize for them.」

鐵漢一邊走一邊告訴我們,從這一刻起,他成為我們一行人心目中的英雄。

還好有這個鐵漢導遊,一路上他幫我們擋掉了許多hooker, vendor, bagger甚至色色男,並且,我們幾乎到哪裡都倍受禮遇,一路上許多人跟導遊握手打招呼,入場不用看票,走特殊門,到了關門還可以繼續參觀,正在納悶為什麼我們有特權時,鐵漢說話了。

「Do you know why they treat us that polite? Do you know who I am? I am the secretary of Federation of India, I am …」

他又陸續說了他是好多個理事會的會長,但是我們都沒聽過,只能假裝把嘴巴張很大,直到他拿出名片,我們才發現他就是「Incredible !ndia」的秘書長(這樣講應該懂了吧,台灣公車廣告都有)此時大家的眼睛張得更大,一邊會不會連他的襪子都比等等我們給的小費貴。

「We are just student so we can’t afford too much tip…but we appreciate your fascinating guide, powerful guard,
and the enjoyable trip with you. You are our hero!」

這句話我是握著小費想了很久才想到,不過文法還是破破的。

鐵漢感動而珍貴地把小費仔細摺好,放在左胸的口袋,然後用右手心感覺其中的溫度。

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有人把心意像珠寶一樣捧在手心的溫暖感覺。

臨行之前,導遊因為住在Agra,我們凝視英雄下車的背影,在車上向他揮手。

他沒有回頭,側過臉,望向馬路的另一邊。

「啊!好無情喔,ㄘㄟˋ心了啦!」岑敏感度很高地說。

「說不定,他只是怕回頭會落淚…」我說,默默地望著泰姬瑪哈陵的票根。

「林老師教得真好,正向思考!正向思考!」世新幾個朋友回應著。

Agra的夕陽,像是望著泰姬瑪哈陵的古印度王賈漢的眼神一樣,堅定而又帶點憂鬱,把都是灰塵的天空染成奇異的靛藍色。宜,美,宇等世新的幾位女孩倚在窗邊,讓透過泰姬瑪哈陵大理石反射過後的餘暉照耀著臉,香香甜甜地睡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