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甜甜圈再臨

甜甜圈再臨

她又重新出現是在一個陰天的傍晚陰天總是比晴天或來得難
因為可能某個晴天我們在或草原有愉快的回憶
也可能在的夜裡漫步走過濕潞潞的小徑
卻想不起在哪個陰天做過什麼

就像是大家記得諾貝爾跟陳進興
卻沒有多少人記得我小
極端總是比灰色地帶來得鮮明

“好久沒看到你了啊!”我用極生澀的說.
“是阿.去了”他的聲音像是從電影”明天過後”走出來的人一樣
“去哪裡旅行了呢?我要一個甜甜圈一個雙胞胎”其實我一點也不餓
“去找我掉的一只
“那麼後來有找到嗎?”我接過甜甜圈和雙胞胎說

她停了一會兒,說
“沒有,”
“我買了一雙新的,總不能因為這樣不出門吧?
“是阿,那原先的那一隻呢?”
“收起來了,雖然我不想,但是它還是被我不小心收起來了”
“為什麼?丟掉就好了啊”

這次她停了好久好久
我差點以為她跟我家的電腦一樣當機

然後她哭了(又哭….歐買嘎)

“對不起……”她說
“我辦不到……上沒有一個鞋的垃圾場……”
“這麼說的話,我懷疑世界上到底有什麼樣的垃圾場…”

“我們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心田就在不斷的縮小歐,小花君”突然想起甜甜圈說的

“為什麼一個人可以曾經如此深一個人,現在卻又如此深愛另一個人呢?”
“因為人的心會變啊,這一秒跟下一秒的妳已經不一樣了啊!”我說

雖然是這麼說,我騎走的路上仍然在想女孩問的問題
“為什麼一個人可以曾經如此深愛一個人,現在卻又如此深愛另一個人呢?”

為什麼呢?我一邊吃著甜甜圈一邊想

“因為世界上雖然沒有鞋子的垃圾場,
但是沒有人會一輩子只穿一雙鞋”手中吃剩一半的甜甜圈說

所以我的推論是
垃圾場蓋在心田上

–並且每雙鞋都只有一隻腳被遺棄在裡面

延伸閱讀